如何完善數據產權制度?專家:前提是讓數據可控,可量和可收益

2022年07月05日11:02

封面新聞記者 歐陽宏宇

近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上新通過的《關於構建數據基礎制度更好發揮數據要素作用的意見》引發行業關注。會議指出,要建立數據產權制度,推進公共數據、企業數據、個人數據分類分級確權授權使用,建立數據資源持有權、數據加工使用權、數據產品經營權等分置的產權運行機制,健全數據要素權益保護制度。

對此,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研究員盤和林分析認為,我國要素市場已逐步形成了數據交易主體、媒介、監管的市場格局,其前提是數據資產化必須具備可控,可量和可收益的特徵。其中,可控指的是數據應該具有明確的產權,可量指得是數據資產化的價值可以用貨幣衡量,而可收益則指的是數據可以帶來經濟收益或價值。

近些年,我國對數據產權制度已進行了積極的探索。此前,深圳發佈的《深證經濟特區數據條例》著力於數據要素資產配置問題,《廣州市加快打造數字經濟創新引領性城市若干措施》對數據確權先行先試。此外,北京、河南、貴州、浙江等地區也紛紛通過建立數據交易所、數據確權平台的實踐方式,對數據產權制度的建設進行了積極的探索。

但在盤和林看來,當前我國數據產權制度的建設和探索仍舊處於初級階段。應當看到的是,數據確權的意義不止於產權制度本身;更重要的是,平衡數據要素價值鏈上不同權益主體的利益關係,使各個利益主體的權益和激勵能夠相容。

“要明晰數據權益的所屬關係,關鍵在於做好數據權力分割、數據分類和數據的分級,並根據數據的類型、數據的特性,分級、有區別的精準化管理。”對此,盤和林提出兩方面建議,一方面需要加強數字信息基礎設施、開放競爭有序的數據要素市場、數據交易和管理平台建設,促進數據要素在地區、部門、行業、企業之間的流通。另一方面,需要培養多元數據要素市場主體,創新數據要素商業模式、交易模式、收益分配模式、交易定價模式,推動數據要素價值開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