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小時吸金百萬的虛擬主播,真的永不“塌房”嗎?

2022年07月02日00:03

  中新網7月2日電 題:吸金百萬的虛擬主播,真的永不“塌房”嗎?

  中新財經 左雨晴

  近日,“虛擬主播B站直播2小時收入超百萬”登上微博熱搜,成為網友熱議的話題。隨著元宇宙的火爆,虛擬人直播、代言、帶貨逐漸成為當下流行。與真人相比,虛擬人成本更低、且“人設不倒”,成為被各路品牌、MCN機構青睞的重要原因。

  然而,虛擬人真的永不“塌房”嗎?

  首秀收入超百萬

  “汪!汪!汪汪!汪!”這是海外虛擬主播Shoto5月9日在B站的第一個視頻投稿。在視頻中,擁有紫發紫瞳的二次元男孩形象Shoto在學小狗叫。短短48秒的視頻,卻成為投稿當日B站全站排行榜第一。

  6月19日,Shoto在B站開始了自己的直播首秀。在直播受停電影響延遲期間,眾多粉絲依然等候在直播間內不停刷新。有媒體統計,在2個多小時的直播中,Shoto收到了超百萬元的粉絲打賞。

6月19日,Shoto在B站的直播首秀。 截圖自B站。
6月19日,Shoto在B站的直播首秀。 截圖自B站。

  Shoto強大的吸金能力一度成為微博熱搜話題,事實上,在新生代消費群體崛起和元宇宙概念的火爆加持下,曾為“小眾”代表的虛擬人正逐漸顯現其商業價值。

  作為已經成熟的中國虛擬歌姬IP,“洛天依”曾多次與各類品牌進行跨界聯動,合作範圍涵蓋遊戲、美妝、洗護、食品飲料等多個品類,肯德基、護舒寶、百雀羚、光明乳業、長安汽車等多個品牌。

  此外,不少品牌也孵化了自己的虛擬形象。例如麥當勞一改經典形象“麥當勞叔叔”,於2021年上線了虛擬形象“開心姐姐”;肯德基的桑德斯上校爺爺則由真人出演,變為了由CGI技術合成的“虛擬形象”。

  虛擬主播的盡頭也是帶貨

  直播的盡頭是帶貨,對於虛擬主播來說,也同樣如此。

  2020年6月,洛天依走進天貓全明星直播間,與頭部真人主播上演了一場夢幻聯動,成為首位破圈“帶貨”的虛擬歌姬。同月,虛擬偶像鼻祖“初音未來”入駐淘寶直播,並一度超越朱一龍、王一博等明星,成為天貓“6·18”明星榜榜一。

  除與知名IP合作外,一些品牌、電商平台以及MCN機構也用自身孵化的虛擬主播進行帶貨。例如在網易嚴選首頁的直播懸浮窗上,每天早上10點前、晚上12點後,都是由虛擬人進行直播。

網易伏羲開發的虛擬數字人“林幺幺”。 截圖自網易嚴選官方微博。
網易伏羲開發的虛擬數字人“林幺幺”。 截圖自網易嚴選官方微博。

  “虛擬主播可以用來填補真人主播沒有辦法出鏡的空白時間,我們通過測試發現,在同一個時段,虛擬人直播帶貨的流水能夠達到真人帶貨流水的30%,而它的成本卻是微乎其微。”網易伏羲產品經理閣語對此表示。

  虛擬主播也“塌房”

  對於品牌方來說,選擇真人明星代言,往往意味著在合作中兩者的形象休戚與共、一損俱損,而在明星“塌房”後,品牌也往往在“割席”中面臨巨大損失。與之相比,擁有固定人設的虛擬人形像似乎更加穩定,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塌房”問題。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5月31日,B站虛擬主播“柏凜Porin”所屬社團MOFU-F發佈闢謠聲明稱,此前“柏凜Porin”發佈的視頻《關於我消失了半年其實是被拐賣了這件事》,“經過警方的查證,該內容不屬實。”隨後,B站宣佈對“柏凜Porin”賬號永久封禁。

虛擬主播“柏凜Porin”因發佈虛假視頻被永久封禁。 截圖自B站。
虛擬主播“柏凜Porin”因發佈虛假視頻被永久封禁。 截圖自B站。

  同月,被視為“國內虛擬偶像天花板”的虛擬女團A-Soul,因伽樂“中之人”宣佈進入“直播休眠”,深陷勞資風波。

  此前,B站電競旗下虛擬形象“柒柒_Ranoca”被指涉嫌抄襲另一虛擬主播“格蕾緹婭Gretia”面部形象。對此,嗶哩嗶哩電競官方對VUP藝人經紀部負責人等相關人員進行了相應處罰。

  這一系列的虛擬主播“塌房”事件,向我們揭示了一件被忽略的事實:即使是形象再精緻、人設再豐滿的虛擬主播,其背後運營者也是活生生的人。而在虛擬主播開闢的藍海前,形象審核、行業監管等方面仍有空白亟需填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