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立陶宛都覺得過了?

2022年06月29日08:41

  湧上馬德里街頭的數千名抗議者,還有他們高舉著的“不要北約,不要戰爭,為了和平”橫幅,沒能阻止美國主導著它的盟友正式進入“北約峰會時間”,並將矛頭集中對準俄羅斯和中國。

  北約快反部隊擴至8倍,重點轉向全面保衛東部盟國領土免受俄羅斯“最直接的威脅”……這次峰會將要做出的一些決定,被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渲染成“一個曆史性轉折”。

  如果說北約成員國在對俄方向上意見還算大體一致的話,那麼準備將中國列為“系統性挑戰”,就連法德甚至立陶宛都對“過度關注中國”狐疑了,因為“北約國家沒有任何與中國的直接邊界”。

  一位美國問題學者一語道破,這次北約峰會把中國也作為一個主要議題,主要是美國要把遏製中國這個意圖強加給大西洋對岸的盟友。但歐洲現在的當務之急在於鞏固自身防務,應對烏克蘭危機。

  歐洲主要國家不想分散力量,它們跟美國在涉華措辭上的“分歧”,也就不足為怪。

  但華盛頓顯然是鐵了心要將北約引向亞太。

  日韓澳新等原本不應該出現在馬德里峰會的幾個亞太國家高調參會,繼續試圖把亞太和歐洲安全問題攪和在了一起。這,正中了美國下懷。

  01

  28日開始,西方主要國家領導人本週的政治議程開始轉向“北約峰會時間”。有關這場峰會的劇透,也更清晰起來。

  北約快速反應部隊的規模將擴充至將近8倍。峰會還沒登場,這樣一條信息就已釋放出針對俄羅斯的濃濃火藥味。

  北約快反部隊現役人數4萬。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27日在記者會上稱,準備將這支“處於高度戒備狀態”的部隊擴充到30萬人以上,以更好地保衛北約的東翼。

  這屆北約峰會的很多變化,都被冠以“首次”“最大”等挺唬人的詞。

  大幅擴充快反部隊等新舉措,也被稱為“冷戰以來北約集體防衛和威懾最大改革”的一部分。

  英國金融時報甚至形容,北約決定增加在俄羅斯附近的軍隊部署,將重點轉向全面保衛盟國領土,是“後冷戰的一個曆史性轉變”,因為北約當時一度削減軍事開支並從東歐撤軍。

  具體怎樣描述中國,據稱目前還沒達成一致。

  北約將在馬德里峰會上公佈的新戰略概念文件首次寫入中國,這個消息已在國際輿論中飄蕩了很久。美國官員也一直在竭力烘托遏華氛圍,透露北約戰略文件將對中國使用“強有力的措辭”。用美國國安顧問沙利文的話說,就是“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談論中國帶來的挑戰”。

  但峰會真要開了,北約內部卻又傳出“分歧”。

  一名北約外交官對路透社說,對於如何描述中國以及中俄關係,北約成員國還沒統一意見。

  美英兩國不用說了,竭力推動對華使用更強硬的措辭,以反映它們對中國軍事發展和台灣問題的所謂“擔憂”。但法德等國歐洲國家認為應該更有分寸,更加謹慎。法國總統馬克龍之前就曾警告,北約不應分散自己並在與中國的關繫上形成“偏見”。

  美歐一些主流媒體報導,北約內部正在討論一項折中方案,將中國描述為“系統性挑戰”,而避免使用“對手”一類的詞。具體而言,文件可能會在網絡安全和虛假信息、關鍵基礎設施控製和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等老生常談的幾個方面,對華污衊指責。

  在今天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彭博社記者還專門提問北約要給中國貼上“系統性挑戰”標籤的事。我外交部發言人當即回應:

  我們嚴正要求北約立即停止散播針對中方的不實之詞和挑釁言論,北約應該做的是放棄冷戰思維、零和博弈、製造敵人的做法,不要在搞亂歐洲之後,企圖再搞亂亞洲,搞亂全世界。

  北約方面不斷強調這次馬德里峰會“意義非凡”。從即將公佈的新戰略概念文件看,確實如此。

  這被認為是北約組織1949年《北大西洋公約》後最重要的工作文件。上個版本還是2010年達成的,當時沒有提到中國,俄羅斯還被稱為“合作夥伴”。

  但十年後,更新後的新版文件已明確將俄羅斯定位為對北約“安全、價值觀和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最直接的威脅”。中國,也在美國主導下成為北約需要優先應對的一個“系統性挑戰”。

  但德國媒體報導中有一個頗具諷刺性的細節:

  連這兩年在台灣問題上跳得老高的立陶宛,都對北約“過度關注中國”表達了擔憂。立陶宛和葡萄牙的外交官都說,中國跟俄羅斯的情況不同,“北約國家沒有任何與中國的直接邊界”。

  法德等歐洲大國甚至立陶宛的態度,更暴露了華盛頓將其遏製中國的意圖強加給盟友,這在北約內部都引起了狐疑和爭議。

  02

  這次的北約峰會,還有一個看點,那就是美日韓三國領導人的會晤。

  這是時隔4年9個月,這三個國家再次舉行領導人會談,而且它們的領導人都已換了一茬。

  從目前媒體爆料來看,加強三國合作以應對朝核威脅、在安保和經濟層面製衡中國,以及改善韓日關係是此次美日韓領導人會晤的三大議題。

  前兩項很好理解。

  朝核問題,是韓國的核心訴求。5月以來,美日韓三國已經陸續舉行外長級會議、朝核問題首席代表級會議、副外長級會議和防長級會議等密切溝通如何應對朝核問題的相關事宜。

  涉華議題,則是東京的主要關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已經不止一次將俄烏衝突與台灣進行聯繫,渲染“今天的烏克蘭可能就是明天的東亞”。

  而且,按照延續G7峰會論調的邏輯,岸田的確會再次強調東亞所謂“嚴峻的安保環境”,重申“在印太地區,單方面改變現狀的企圖亦在持續且加強”。恐怕誰都不會質疑,岸田此番言論針對的就是中國。

  至於韓日關係的改善,首爾和東京估計多半是看美國面子走走過場。

  畢竟尹錫悅上台以來,韓日兩國圍繞慰安婦和強製勞役等曆史議題的摩擦未見緩解。5月底,韓國海洋調查船在“獨島”(日本稱“竹島”)附近海域進行調查活動,還導致日本方面的強烈抗議。

  當然了,話也不能說滿。韓日是不是真會因為美國的積極推動而擱置曆史爭議和現實分歧,還有待觀察。

  倒是有一個挺有意思的現象,那就是首爾早早就涉華議題做出言語上的切割:“與韓國無關”。

  韓國總統室表示:“我們的關注點不在‘共同防衛’,而在經濟、氣候變化和新興技術等‘綜合性安全’的範疇”。

  問題是,韓美領導人在5月的會晤後第二次將“重視台灣海峽和南中國海的和平與穩定”寫入聯合聲明中。美日韓三國領導人預計也會談及“印太經濟框架”的具體方案。一個合理推測是,三國領導人很可能直接或間接會針對所謂“中國威脅”發聲。

  已經有韓國媒體看破了首爾的這套“口嫌體正直”:“受到邀請的尹錫悅政府抗辯說不是反俄、反中。這和那些雖然喝了酒,但堅持說自己沒有酒後駕駛的人是一樣的。”

  和韓日領導人一樣會出現在北約峰會上的亞太國家,還有澳州和新西蘭。

  澳新的關注點被爆同樣將集中在俄烏衝突和應對中國影響力增長上。這倒不令人感到意外。

  尤其是澳州,它一度在西方小圈子中處於相對失語狀態,借助美國“印太戰略”,坎培拉一下子覺得有了自己的用武之地,急切地頻繁活躍在國際舞台上。

  03

  不管是韓日,還是澳新,它們對北約的靠攏,其實早有徵兆。

  今年4月,北約召開外長會,12年來第一次修改戰略方向和行動指南,並首次重點考慮“中國因素”。這次會上,日本、韓國、澳州和新西蘭被請進北約外長會會場。

  5月5日,韓國正式加入北約網絡防禦中心。這是該機構首次將成員擴大到歐洲以外國家,意味著韓國加入了北約的網絡安全同盟體系。

  這一系列動作背後,實際上都是美國在推動。

  一位美國問題專家指出,這釋放了一個非常消極的動向,即“北約全球化”,其實質是西方同盟的全球化。

  “北約全球化”的兩個核心支柱,即是“北約亞太化”和“亞太北約化”。

  美國出於維護自身在全球利益的需要,在歐洲不斷拱火,然後再禍水東引,堅持推動北約到歐洲以外地區發揮作用,試圖建構美國主導的“亞太北約化”的安全格局。

  而越來越多的北約成員國主觀上也存在推動“北約亞太化”的內在衝動:它們認為,只有在亞太地區有存在感,才具有全球影響力。

  在美國和北約輪番忽悠,日韓澳新等國又有著自身小算盤的情況下,亞太地區極可能呈現泛化國家安全、人為製造矛盾、增加國家間不信任感等負面情境。這對任何一個地區國家的穩定與發展來說都將是災難性的。

  最新一期美國《外交政策》給出了更為悲觀的預測:“一種截然不同的冷戰正在開始”“新的戰線正在劃定,可能會延續幾代人的時間”……

  我們已經看到,美國極力推動的北約東擴,已經導致歐洲重回大分裂、大對抗的悲劇。如果“北約全球化”或者“北約亞太化”,帶來的後果,也將只會是任何一個地區國家不可承受的。

  來源:補壹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