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貿企業轉戰跨境電商B2C調查: 融資、外貿收款與彙率管理三大挑戰待解

2022年06月28日00:06

除了原材料與海運費漲價、訂單交付延後、海外獲客難度加大等經營挑戰,彙率風險同樣成為眾多外貿企業轉戰跨境電商B2C業態的新煩惱。

隨著外貿環境明顯變化,越來越多外貿企業不再局限傳統B2B業務,紛紛借道跨境電商轉戰B2C業態。

杭州路易行進出口有限公司負責人李軍龍向記者透露,以往他專注開展漁網外貿B2B業務,但在海外買家選擇就近採購,原材料漲價、海運成本驟增、彙率波動加大等因素的共振下,傳統B2B業務面臨日益嚴峻的挑戰。去年起,他嚐試通過跨境電商渠道自建品牌,拓展漁具B2C業務,一方面對衝B2B業務經營風險,另一方面則拓展新客群助力外貿業務發展。

合肥市跨境電商孵化中心總經理謝方對此感同身受。

他告訴記者,去年起,開設獨立站(面向全球個人或小微客群買家的跨境電商獨立網站)正成為當地眾多外貿企業尋求業務突圍的新路徑。這背後,是越來越多當地企業都意識到傳統B2B業務“漸行漸難”,轉而通過跨境電商等渠道轉變運營思路,從“產品出海”切換成“品牌出海”,積極尋找新市場與新客戶。

但謝方也發現,儘管跨境電商與獨立站等外貿B2C業態的興起,也給外貿企業資金周轉帶來一系列新變化——當前外貿企業涉足跨境電商與創建獨立站向B2C業態轉型,普遍存在四大挑戰,一是獨立站與跨境電商需要投入新資金運營與市場推廣,令外貿企業資金壓力增加;二是B2C業態的外貿收款結算具有高頻、小額、碎片化等特點,與B2B模式的大額低頻特點截然不同,導致很多外貿企業對資金回籠缺乏“預測性”,更需跨境支付服務平台與銀行通過科技賦能,提供更精準的融資服務;三是彙率波動對外貿企業涉足跨境電商B2C業務,依然構成較高的財務影響;四是在B2C業態下,部分外貿企業因不瞭解海外國家地區當地法律法規,容易遭遇知識產權侵權糾紛等波折。

連連國際營銷總經理鍾義向記者透露,目前他們也注意到外貿企業涉足跨境電商B2C業態所遇到的上述挑戰,正著手聯合產業鏈合作夥伴,從手續費減免、供應鏈金融、平台入駐、流量扶持等方面協助外貿企業降本增效並擴大營收。此外,他們還與銀行機構合作,為外貿企業提供最高千萬美元的授信額度,解決後者資金周轉壓力。

他向記者透露,他們調研還發現,無論是傳統外貿B2B,還是跨境電商B2C,都遭遇新的共同挑戰,包括海外客戶獲取難度加大,海運費與原料價格上漲、貨櫃緊缺、船期延遲、資金周轉壓力驟增等,因此他們正計劃將上述助力紓困措施惠及逾120萬家跨境企業,包括B2C平台賣家、獨立站賣家、傳統B2B外貿等企業。

跨境金融和風控服務公司XTransfer 創始人兼CEO鄧國標指出,如今越來越多外貿小微企業之所以遭遇資金周轉難題,一個重要原因是物流尚未全面恢復令他們交貨時期與外貿收款雙雙延後,目前他們正通過遠程辦公等做法,盡最大努力提升企業外貿收款效率。

一位股份製銀行跨境業務部人士直言,針對外貿企業在B2B、B2C業務端遭遇的一系列經營挑戰,他們正嚐試與多家跨境支付服務平台合作,借助AI智能科技與大數據分析技術,打通外貿企業貿易訂單交付、海關貨物運輸進出口等數據信息,將它們轉化成企業信用資產,方便銀行以更快速度發放低息信用貸款,滿足後者資金周轉需求。

“我們還注意到,相比融資,彙率風險同樣令眾多外貿企業頭疼。很多外貿企業反映他們無論拓展傳統外貿B2B,還是涉足跨境電商B2C業態,都不得不被動承受較高的彙率風險。”他指出。

轉戰跨境電商B2C遭遇諸多挑戰

在謝方看來,過去兩年,跨境電商B2C儼然成為越來越多外貿企業“出海”的新選擇。究其原因,傳統外貿B2B業務因為海外買家就近採購,原材料漲價、海運成本驟增、彙率波動加大等因素,正遭遇日益嚴峻的挑戰;相比而言,中國產品的良好品質與高性價比深受全球個人客戶青睞,通過跨境電商與設立獨立站涉足外貿B2C業務,不但能填補傳統外貿B2B業務訂單流失,還能通過創設自身品牌,提升外貿企業運營利潤率。

億邦智庫分析師樊飛透露,2021年以來,創設獨立站成為外貿企業佈局跨境電商B2C業態的最主流路徑之一——逾30%跨境賣家建立了獨立站。究其原因,一是獨立站擁有運營自主權,能避免海外大型電商平台的規則製約,令國內跨境賣家不必再受後者管理措施變化所帶來的被動衝擊;二是獨立站能更詳盡地展現國內跨境賣家的產品理念與品質,有助於更高效地獲取全球客戶。

她指出,越來越多外貿企業創設跨境電商獨立站拓展B2C業務,無形間給自身資金管理需求帶來一系列新變化。去年,跨境賣家對金融服務的前三大需求,分別是海外收款、融資與外彙結算。

具體而言,由於B2C跨境電商收款存在高頻、小額與碎片化特點,越來越多外貿企業在難以預測外貿收款金額的情況下,希望將融資額提升到其每月業務量的逾30%,最大程度滿足商品生產與物流需求;此外,鑒於彙率波動加大,越來越多跨境電商企業希望外貿收款的彙率結算時間越短越好,甚至30%跨境賣家希望即期結彙彙價在1分鐘內保持不變,無疑對跨境支付服務平台的外彙結算服務提出更高要求。

鍾義向記者透露,他們調研也發現,眾多創設跨境電商獨立站涉足B2C業態的外貿企業還存在四大顧慮,一是擔心2C端的跨境支付成功率偏低,導致外貿B2C業務拓展遇阻;二是擔憂2C端跨境收款與獨立站運營的操作成本偏高;三是害怕B2C業務在某些海外國家地區遭遇知識產權侵權等糾紛,令企業遭遇額外的運營壓力;四是焦慮海外跨境電商合作方付款週期較長,加大企業資金周轉壓力。

“在拉美某些新興市場國家地區,跨境電商合作方的付款週期長達2-3個月,對國內跨境電商賣家而言,存在著一定程度的資金周轉壓力。”他指出。針對上述企業顧慮,連連國際一面攜手知識產權綜合服務機構,為跨境電商企業提供涵蓋知識產權侵權檢測、監控、知識產權佈局、知識產權糾紛協調、訴訟處理等層面專業合規服務,幫助後者擺脫知識產權困境;一面在實現快速換彙基礎上,通過與銀行的深度合作,上線委託換彙等功能助力跨境電商賣家解決彙率管理、鎖彙換彙等需求,幫助後者更從容地應對彙率風險。

“考慮到近期疫情衝擊導致眾多外貿企業還面臨交貨延後、收款不及時、資金周轉壓力較大等問題,我們正通過減免收款提現手續費、免收開戶費入賬費管理費、境外付款返現等方式給企業減負。”鍾義指出。

一位股份製銀行跨境業務部人士透露,他們正與多家第三方跨境支付服務平台合作,通過自動化與智能化技術,加快外貿收款結算效率,最大限度縮短外貿企業外貿收款到賬操作時間。

記者還瞭解到,為瞭解決當前跨境電商企業籌資渠道少、貸款利率高、信用記錄缺失、無抵押資產等融資瓶頸,連連國際等第三方跨境支付服務平台正嚐試運用數字化技術,將外貿企業交易流水、訂單數據、結彙數據轉化成信用資產,再借助大數據分析技術搭建智能化風控模型,作為銀行快速提供低息貸款的新參考依據,有效解決跨境電商等外貿企業的融資難題。

謝方直言,在外貿行業競爭激烈、國際貿易形勢多變、各類運營成本上升的壓力下,跨境賣家發現業務拓展越來越難。在這種情況下,若各方積極行動助力跨境電商等外貿企業降本增效並擴大營收,無疑將有效助力後者儘早擺脫外部環境衝擊。

多管齊下化解彙率風險

除了原材料與海運費漲價、訂單交付延後、海外獲客難度加大等經營挑戰,彙率風險同樣成為眾多外貿企業轉戰跨境電商B2C業態的新煩惱。

“在創建跨境電商獨立站轉戰B2C業務後,我們發現其彙率風險遠遠高於B2B業務。”一位電子消費品外貿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究其原因,在傳統B2B模式下,企業對外貿收款週期有著相當高的“預見性”,可以提前安排外彙套保措施規避彙率風險,但跨境電商B2C業務的小額、高頻、碎片化特徵,令他們更難提前規劃彙率風險對衝措施;此外,在外貿B2B模式下,海外買家也會相應承擔部分彙率風險,為跨境賣家減負,但在B2C業態下,跨境電商賣家只能自己全額承擔彙率風險。

億邦智庫的調研數據顯示,隨著眾多國家貨幣彙率波動加大,逾90%受訪跨境賣家認為彙率波動對公司財務產生影響,逾40%跨境賣家直言這種影響相當大。

李軍龍對此也深有體會。

他告訴記者,過去10年,尼日利亞元兌美元彙率貶值逾5倍,導致他出口尼日利亞的漁網業務只能被動承受日益複雜的彙率風險。去年起,他開始試水外彙套保業務——通過遠期掉期交易進行鎖彙,終於規避了部分彙兌風險。

“但是,我們的外彙套保也非一帆風順,一旦遠期掉期交易操作沒準確預判彙率波動趨勢,外彙套保也會虧錢。”他指出。目前他希望第三方跨境支付服務平台與銀行能提供更完善的外彙套保工具,幫助企業更好應對日益複雜的彙率風險。

5月份,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於推動外貿保穩提質的意見》提出,加快提升外貿企業應對彙率風險能力;近日商務部等三部門發佈的《關於支援外經貿企業提升彙率風險管理能力的通知》強調完善彙率避險產品服務,進一步提升人民幣跨境結算的便利性。

連連國際外彙高級分析師鄒杭甫指出,針對越來越多外貿企業在跨境電商B2C與傳統外貿B2B業務所遇到的複雜彙率風險,連連國際正聯合多家銀行,借助科技賦能推出極優彙率、委託換彙、鎖定彙率等外彙兌換風險管理解決方案。

“我們調研發現,不同規模類型外貿企業對外彙套保的理解與運用呈現截然不同的狀況,需要跨境支付服務平台提供差異化服務。”他告訴記者。比如眾多中小跨境電商等外貿企業剛剛涉足外彙套保不久,他們將針對性地普及外彙風險管理工具相關知識,使客戶可以更清晰地判斷是否提前鎖彙以規避潛在的彙率劇烈波動風險;針對已涉足外彙套保的大型跨境電商企業,他們則會根據企業外貿訂單、收款狀況、彙率風險管理需求的最新變化,提供更具定製化的外彙套保方案供客戶自主選擇。

一位國內跨境支付服務平台負責人向記者透露,目前他們也與多家銀行開展合作,在外貿企業授權下提供相關外貿企業貿易訂單交付、海關貨物運輸進出口等數據,供銀行根據企業外貿收款特點,提供相應的外彙套保方案。

他承認,在跨境電商B2C業態興起下,外彙套保金融服務更需金融科技的助力。究其原因,B2C外貿收款普遍存在小額、高頻、碎片化特點,令銀行很難捕捉到跨境電商平台的外貿收款規律,難以製定更細緻的外彙套保方案。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正致力於通過自動化技術,協助銀行在迅速核驗貿易背景真實性並符合反洗錢等要求的情況下,將單筆跨境電商收款的結售彙流程縮短到數分鐘內,幫跨境電商企業在最短時間內完成換彙,規避未知的彙率劇烈波動風險。

鄒杭甫直言,在跨境貿易領域,彙率變動很大程度影響著眾多外貿企業的資金運轉、運營成本、業務利潤與經營風險。一旦彙率風險得到妥善解決,銀行機構對跨境電商等外貿企業將更加“能貸敢貸願貸會貸”。

“過去3年,我們與持牌金融機構合作,累計服務逾10萬家中小外貿企業,幫助他們獲取近百億貸款規模。其中,多數獲取貸款的中小外貿企業都成功引入外彙套保方案,有效化解彙率風險對企業運營的各種衝擊。”他指出。基於越來越多外貿企業抵禦彙率風險增強,加之平台對眾多跨境電商等外貿企業跨境收款特點的深入洞察,他們正與銀行合作打造基於線上的全鏈路金融服務體系,在某些跨境金融產品實現預授信、零人工、最快1分鐘申請與最快3秒放款。

在業內人士看來,要更好地解決彙率風險,最好的辦法就是加大力度拓展跨境電商等外貿新業態人民幣結算。

“在《關於支援外貿新業態跨境人民幣結算的通知》出台後,我們已與部分海外合作銀行磋商引入跨境電商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通過輸出跨境電商人民幣結算技術工具與底層系統,協助後者儘早搭建相關業務的金融基礎設施。”前述跨境支付服務平台運營總監向記者透露。

(作者:陳植 編輯:曾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