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樓處都是演員?記者臥底當“房托”,半天賺80元,開發商重金求客

2022年06月28日07:45

  來源:時代財經

  房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場的冷暖。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屢屢創造“日光盤”的深圳樓市,如今也不得不靠“房托”撐場。

  近日,廣東某兼職招聘公眾號發佈的一則信息顯示,龍華區深圳北站附近的樓盤在招一個規模為40人的“充場看房團”,費用日結,每人一天120元,而充場員的工作僅僅是“在銷售中心看房”,工作時間為6月14日早上9點20分至下午6點。

  儘管工作內容簡單,但為了使充場員看起來更像真實看房客,樓盤對應聘者提出“30-45歲,穿著打扮要富態,不能太邋遢”的要求,且有經驗者優先。

  這則招聘信息很快在網絡上引起一片嘩然。多位業內人士告訴時代財經,實際上房托並非近期才出現的職業,也並非深圳和廣州的獨有現象。不過,它確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場的冷暖。

  帶看獎催生房托

  “你以前做過類似的兼職嗎?”在廣州房產中介李偉(化名)發佈了房托招聘廣告後,時代財經以應聘者的身份進行了諮詢,他的第一個問題得到了肯定回答便開始報價:“我們20元一個樓盤,一天看5個左右。”

  李偉告訴時代財經,因為最近沒有客戶,自己需要房托幫忙“刷數據”,不僅是為了爭取某房產信息平台的流量從而提高獲得客戶的概率,也是為了保住底薪。“沒有成交就只能拿底薪,公司還給我們設置了帶看量,沒有達到考核要求,底薪還得扣錢。”

  按照約定的時間和地點,時代財經與李偉碰面,在前往第一個樓盤的路上,他囑咐道:“今天下午只看4個,有2個一定要待夠1個小時,其它的隨意,你像正常買房那樣來就可以”。他透露,時長是個別開發商的特殊要求,“不然它就認定你是個無效客戶”。

  儘管最終只完成2個樓盤,但李偉還是支付了80元的酬勞。

  不過,在瞭解上述信息後,一個中介門店的負責人黃玲玲(化名)向時代財經指出了疑點,她表示確實存在中介為了流量或底薪而刷數據的行為,但 “如果只是為了刷數據,一般是沒有時長要求的,他(指李偉)估計是開發商提供了帶看獎,超過1個小時中介應該能拿到100元,給了你錢他還有得賺。”

  “帶看獎”指的是中介帶客戶到樓盤看房、看房全程符合要求時,樓盤開發商為中介提供的獎勵,獎勵形式包括現金、購物卡或汽車加油儲值卡等。黃玲玲稱,“並非市場不好才有這樣的獎勵,客戶多現場氛圍才好,現場氛圍好才容易成交。”

  她向時代財經提供了近期兩個設置了“帶看獎”的樓盤,其中一個樓盤提供的獎勵為現金100元/台客,要求是需帶完整個看房流程,且帶看時間超過45分鍾;而另一樓盤提供了更高的獎勵(價值200元的油卡一張),但也設置了更嚴格的規則,即要求該樓盤非客戶到訪的第一個樓盤,帶看時間超過40分鍾且完成計價流程等等。

  另一名房產中介蔡曉明(化名)則向時代財經指出,無論市場冷暖,房托現像一直存在,但行情不好的時候會有更多的樓盤設置“帶看獎”,從而導致中介找房托配合拿獎的現象更多地發生,必要的時候甚至開發商自己也會請房托。“市場不好的時候,就算沒有‘帶看獎’,我也會自己花錢請人去看房,正常市場價是3個樓盤100元,看得久就給多一點,有時候我也給200元”。

  市場乏力房托仍存

  不過,蔡曉明表示由於近期廣州市場回暖,“我已經不用刷數據了,正常週末都有客戶,比較忙,廣州一些流量盤也已經取消‘帶看獎’了,目前主要剩下郊區的樓盤還有,上週末(指6月25-26日)還有個盤的帶看獎是500元,偶爾才會有這麼高的獎勵。”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的中介向時代財經反映雖然市場回暖,但看房客的數量依然遠遠不及市場正常的年份,成交也乏力,這些中介同時向時代財經發起了充當房托的邀請。其中,蔡曉明告訴時代財經,“購房者的信心還是不足,很難成交,房價也沒有上漲,不少新盤還在降價。”

  根據國金證券研究所,截至6月26日,廣州新房6月累計成交92.3萬平方米,同比增加10%;前6月累計成交536萬平方米,同比下跌31%。

  就整體市場而言,國金證券研究所統計的40城新房成交明細(註:其中6個城市沒有數據,下同)顯示,6月(截至26日)新房成交面積累計同比上漲的有廣州、蘇州、青島、佛山、連雲港和舟山等6個城市,同比漲幅介於4%-144%;而28個城市則累計同比下跌,跌幅為3%-75%。2022年前6月(截至6月26日),上述城市新房成交面積全部累計同比下跌,跌幅達2%-82%,其中32個城市同比跌幅超過20%。

  由於整體市場仍然低位運行,深圳和廣州房托現像一經曝光便引起市場警覺,很快在廣東以外引起了“連鎖反應”。

  近日,西安一個樓盤萬科東望因“高開低走”被質疑找房托,時代財經瞭解到,該樓盤在取得預售證後,658套房源吸引了2805組意向客戶登記,但在核驗階段,917組客戶選擇撤銷,僅1882組完成核驗,隨後的選房階段,大規模棄選場景再度出現,最終658套房源,實際銷售224套,去化率僅為34%。

  該樓盤的工作人員於近日向《國際金融報》澄清房托傳聞時表示,由於開放登記當晚西安出台新政使得28週歲以上的單身青年、二孩家庭可以被認定為“剛需家庭”,進而導致購房者棄選後以“新身份”轉戰其它樓盤,再加上週邊其它新盤入市分流了客戶,進一步推高棄選率。

  儘管上述樓盤予以否認,但實際上,房托現象不止存在於深圳和廣州,同樣存在於重慶、昆明、濟南和武漢等城市。不過,時代財經搜索招聘廣告後得知,不同城市和樓盤對應聘者的要求和提供的回報有一定的差異。

  根據濟南某兼職招聘公眾號,對房托的要求是“26-46歲,男生或者兩口子,身體健康,成熟利索口齒清晰”,看一個樓盤的酬勞是15元;而昆明某招聘廣告的要求則是一天工作8小時,“便裝(杜絕工作服),乾淨整潔,儘量成熟富貴”,並且能夠按照要求進行現場配對,與其他房托一起扮演情侶或家庭成員,酬勞為90元/人。

  雖然從月度和年度累計數據來看,新房成交面積同比下跌的城市仍屬大多數,但周度成交數據則表現出環比繼續回升的態勢,而這也被視為一個積極的信號,而這是否會驅使房托現象退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