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摸良心”的梗又來了:裁判球員都不職業 中超一錯再錯

2022年06月27日14:54
深圳隊微博表達不滿。
深圳隊微博表達不滿。

  “是時候摸摸良心了。”

  中超深圳隊和成都蓉城比賽當晚(26日)22點49分,深圳足球俱樂部在官方微博上寫下了這八個字,明確傳遞了對導致本場比賽裁判判罰的不滿情緒。

  隨後,俱樂部相關人士向澎湃新聞記者證實,深圳隊已經就裁判問題提出申訴。

  聯賽剛剛開始六輪,裁判的爭議判罰卻多次成為主角,這絕對不是中超聯賽所希望呈現的結果——但如何避免這樣的尷尬重現,似乎中國足協並沒有太多辦法……

從回放來看,似乎很難界定皮球是否與深圳球員有輕微接觸。
從回放來看,似乎很難界定皮球是否與深圳球員有輕微接觸。

  角球是否誤判?

  深圳隊申訴的判罰是比賽第78分鍾的角球。當時深圳2-1領先,蓉城進攻球員禁區外射門,皮球偏出球門,裁判吹罰了角球,球開出來劉濤頭球破門。

  就在成都蓉城歡呼慶祝的時候,深圳隊球員集體圍堵主裁判張雷,要討一個說法,導致比賽中斷長達8分鍾,場面極度混亂。

  深圳認為這個角球並不存在,因為皮球運行線路的防守球員裴帥並沒有碰到球。

成都隊利用裁判誤判,角球破門。
成都隊利用裁判誤判,角球破門。

  執法本場比賽的主裁判張雷,2020賽季他在執法青島和河北比賽時紅牌罰下青島外援亞曆山德里尼,時任青島主帥吳金貴場邊大喊一聲,“張雷,摸摸良心。”這個畫面也是最近幾年中國足壇名場面之一。

  本場比賽賽後,深圳官方微博也拿這個梗說事——那麼,張雷的執法,到底有沒有問題?

  “看完視頻後,並沒有發現球有明顯的變相,但是否有輕微觸碰,視頻裡面看不出。”一位業內資深助理裁判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給出的答案還是比較謹慎。

深圳隊圍攻裁判。
深圳隊圍攻裁判。

  “但是助理裁判非常堅決,馬上判罰角球,不知道現場是否能聽到碰擦的聲音,或者他們的角度看到了和我們不同的結果。”

  由於這個角球判罰導致了深圳的丟球,深圳俱樂部賽後也對判罰進行了申訴。從程序上說,中足聯裁判部會受理這個申訴,同時裁委會會組織專家評議組對這個判罰進行複核,並對深圳的申訴給出回覆。

  如果最終認定判罰錯誤,主裁判張雷和這一側的助理裁判都可能會遭到內部處罰。

張雷也存在執法程序錯誤問題。
張雷也存在執法程序錯誤問題。

  VAR使用程序是否準確?

  由於深圳球員丟球後圍著張雷討說法,比賽中斷了8分鍾左右。

  這期間從轉播鏡頭交代的畫面來看,張雷不斷通過耳麥進行著交流,而VAR工作室也在回放著進球的慢動作,這傳遞出VAR要介入進球判罰的信號。

  但根據VAR使用規則,“進球與否”、“點球”和“紅牌”這三種情況才屬於可介入範疇,角球判罰並不屬於VAR能夠介入的情況,且判罰已經結束形成死球,因此一旦張雷真的跑去場邊查看VAR,這就要鬧出一個巨大笑話。

賽後,安保人員保護張雷離場。
賽後,安保人員保護張雷離場。

  好在,不管角球判罰是否準確,張雷沒有用一個更大的錯誤去彌補此前可能的錯誤——他還是堅持判罰,比賽經過一個長暫停後重新恢復。

  當然,程序上來說,張雷在這個進球發生後也存在明顯問題。

  業內相關人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作為主裁判,在進球發生後應該讓比賽馬上恢復,深圳球員無故抗議,應該果斷出示黃牌進行警告。

  同時進球後張雷一直通過耳麥進行交流,如果交流對像是視頻助理裁判,這也存在一定疑問,畢竟整個進球都不符合需要VAR介入的條件,張雷不需要浪費時間去和視頻助理裁判進行溝通。

  畢竟,判罰的結果已經不可能進行更改,主裁判應該盡快恢復比賽才是正確選擇。

深圳球員圍住主裁討要說法。
深圳球員圍住主裁討要說法。

  群起攻之,必須處罰

  這並不是中超賽場上第一次發生角球爭議導致丟球。

  2020年中超聯賽第七輪,天津泰達1比2不敵武漢卓爾,比賽1-1的情況下,武漢卓爾外援納霍爾右路帶球趟出底線,隨後主裁判石禎碌判罰角球,正是通過這個角球,武漢隊打入了反超一球。但作為吃虧方,泰達並沒有圍攻裁判。

  世界盃賽場上也曾發生類似情況——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決賽,格里茲曼通過一個有假摔嫌疑的動作贏得一個任意球,法國隊靠著這個任意球取得進球,克羅地亞丟球後也只是和主裁判稍作抗議,然後就重新投入比賽。

  深圳球員丟球後圍攻裁判,這顯然不值得提倡——不管最終認定裁判判罰是否準確,紀律委員會應該對這樣的行為進行處罰,否則各隊都群起效仿,那麼聯賽很難有序進行。

  也許,深圳隊有理由覺得委屈,但同時教練組也應該反思為何定位球防守會出現紕漏……

深圳球員比賽後還在追著裁判指責。
深圳球員比賽後還在追著裁判指責。

  提升業務能力,刻不容緩

  連續三個賽季的中超賽會製比賽,大牌球星越來越少,比賽本身精彩程度呈現下降趨勢,裁判的一些爭議性判罰反而受到更多關注……

  這也難怪,吐槽中國足球能在輿論場天然吸引巨大流量。當然,作為管理部門和執法者,也要反思一些低級錯誤和爭議性很大的判罰為何屢見不鮮。

  就拿本賽季來說,聯賽第二輪北京國安和成都蓉城比賽過程中,主裁判李政在全場比賽傷停補時5分鍾時間只進行3分鍾後就吹響哨聲,後經提醒才召回雙方球員打完最後2分鍾的補時……

武漢長江隊陳宇浩斷球後一路奔襲到禁區內送出傳中,福布斯推射破門。
武漢長江隊陳宇浩斷球後一路奔襲到禁區內送出傳中,福布斯推射破門。

  業內資深裁判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以往沒有視頻助理裁判的情況下,也會有第四官員在傷停補時即將到點時負責提醒;現在視頻助理裁判也會負責提醒傷停補時的情況,這也是整個團隊配合執法的一種體現。這樣的錯誤完全令人無法理解。”

  聯賽第四輪,武漢長江和武漢三鎮的德比大戰中,長江前鋒福布斯的進球因為此前雙方球員的一次輕微對抗被取消,這個情況像極了2020賽季國安和泰山比賽中引發巨大爭議的那次進球被取消的判罰。

主裁判王哲在觀看VAR回放之後,判定胡人天對任航犯規在先,進球無效。
主裁判王哲在觀看VAR回放之後,判定胡人天對任航犯規在先,進球無效。

  而就在聯賽第二輪泰山和嵩山龍門的比賽中,阿德里安和孫準浩的一次肢體程度更誇張的對抗經過VAR裁定後被認定為進球有效,但很快就出現了尺度並不統一的判罰。

  還有一些雖然對比賽結果沒有影響,但很能反應裁判業務能力不足的判罰。

  比如第四輪海港和廣州比賽終場前,海港前鋒劉祝潤突破被對手阻攔,他踉踉蹌蹌沒有摔倒,帶球突破,此時海港已經形成了前場多打少的反擊,然而主裁判卻吹停比賽判罰廣州隊犯規……

  這種連有利原則都無法準確應用的判罰,同樣是裁判員業務能力不足的體現。

  目前,馬寧為首的中國裁判組已經獲得了卡塔爾世界盃執法資格,這是精英裁判層面的一種勝利,但在更大眾的層面,中國裁判員的業務能力,有太多需要提升的空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