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比特幣之狼:人死了 錢沒了?

2022年06月26日11:16

  來源:環球人物

  陰謀論無處不在。

  作者:毛予菲

  “糟了!”

  鄒童感覺腦袋里的血液一下子流空,臉色變得煞白。

  房間里拉著窗簾,漆黑一片。坐在電腦前的他,穿著件皺巴巴的襯衣,頭髮非常油膩,微微腫脹的眼球直盯著屏幕。

  那天是2019年1月14日。他在搜索框里輸入“誇德里佳數字貨幣交易平台”後,一條新聞彈出:“驚天謎團曝出,事關誇德里佳創始人傑拉德·科頓之死,以及消失的2.5億美元(約合16.7億元人民幣)。”

  他的全部積蓄都在那個平台里,也消失了?!

  他呆住了。緩了一會,他才想起登錄線上聊天群,和其他“被誇德里佳拋棄的投資者們”碰頭。

  滿腔憤懣無處發泄,鍵盤敲擊聲劈里啪啦,各種陰謀論調刷屏。

  “科頓一定還活著!”

  “他假死,攜款潛逃了。”

  “我更傾向於這是謀殺。”

  “把我的錢還回來!”

  科頓消失了,比特幣之王變身比特幣之狼,整個數字貨幣的世界陷入恐慌。

  人死了,錢沒了?

  2018年,美國舊金山。

  “快看比特幣的價格!”在街頭啤酒屋,有人拿出手機,開始大喊:“天啊!你們快看,漲翻了!”

  2013年誇德里佳剛創立時,一枚比特幣僅值100美元(約合671元人民幣)。2017年底,一枚比特幣的價格已飛漲到2萬美元(約合14萬元人民幣)。

·比特幣概念圖。
·比特幣概念圖。

  瘋漲的比特幣成了致富捷徑。走進酒吧,你可能會遇到酒保跟你大聊特聊:“嘿,兄弟,我昨晚賺了輛勞斯萊斯。”

  加拿大華裔鄒童30歲出頭,在舊金山的一家軟件公司工作,薪水很可觀。

  但他也沒能抵製住誘惑。身邊朋友都靠炒幣大賺一筆,他看得心癢癢。他一咬牙,以高額利息貸了8.5萬美元(約合57萬元人民幣),全部換成比特幣。“沒人有耐心慢慢致富,我想變得和朋友們一樣富有。”

  起初,鄒童看著每日飆升的比特幣,無比得意。

  只是好景不長。

  市場波動,“今日狂跌”等字眼頻頻出現,鄒童被一陣陣不安襲擾。到了2018年末,比特幣跌到4000美元(約合2.7萬元人民幣)左右。

  短短24個小時內,整個數字貨幣市場損失超過600億美元(約合4025億元人民幣)。那些自以為有錢的人,一夜間傾家蕩產。

  曆經一場場暴跌,鄒童的八成本金打了水漂。他變得暴躁,對周圍人的態度也惡化。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賣掉辛辛苦苦攢錢買下的公寓,還清債務,然後帶著剩下的40萬美元(約合268萬元人民幣)回加拿大。

  如何將這筆錢換成加元?若走銀行,2%的服務費不是筆小數。鄒童想到了誇德里佳,這個平台不收服務費。

  帶著戒備心,他做了番功課,在搜索框輸入“傑拉德·科頓”。

  一檔訪談節目中,紅頭髮的科頓儼然鄰家男孩模樣。他是個技術宅,喜歡《Pokemon》,熱衷於科技新品。主持人誇讚他“將成為第二個朱克伯格(臉書創始人)”,科頓低頭抿嘴笑,看起來很害羞。

·正在接受採訪的科頓。
·正在接受採訪的科頓。

  鄒童一點都沒懷疑,忽略了科頓有點古怪的表情。

  打開電腦,鄒童將全部身家投入誇德里佳。頁面依次顯示“正在付款”“正在交易中”,一切順利。

  當40萬美元全換成比特幣,他又立馬按下鼠標,以提取50萬加元(約合259萬元人民幣)。“您的申請已受理”。

  他沒想到,這個頁面從2018年10月持續到12月,一直毫無動靜。

  他的心情越來越沉重。直到2019年1月14日,那條“科頓在印度突然離世”的新聞赫然出現。他徹底慌了,再次登錄誇德里佳網站,頁面已經“無法找到”。

  隨後,誇德里佳發佈公告,平台密鑰無人知曉。

  鄒童這才知道,科頓是唯一掌握密鑰的人。科頓一死,客戶持有的2.5億美元也被鎖死,沒人能開啟。

  鄒童不禁全身顫慄:“我好像要心臟病發作,完全不能呼吸了。”

  離奇死亡

  2019年,印度拉賈斯坦邦首府齋浦爾。

  加拿大《環球郵報》特派記者內森凡來到這個印度北部的古城。他和鄒童一樣,對一件事感到不解:“一個加拿大企業家,怎麼會在印度神秘死亡?”

  2018年12月,科頓與新婚妻子珍妮前往印度。在朋友眼中,這對夫婦事業有成,四處旅行揮霍。尤其是在比特幣瘋漲的2017年,科頓買了飛機,買了船,甚至還買下一座小島。

·科頓(右一)與珍妮一起旅行。
·科頓(右一)與珍妮一起旅行。

  科頓的離世從一開始就疑雲籠罩。

  那趟齋浦爾之旅中,他們訂了家豪華酒店。12月8日早上,科頓拉著行李箱入住,拖著疲憊身軀,剛進門就往床上躺。

  但沒過多久,科頓開始喊肚子疼。珍妮將他送入醫院。病房裡,科頓吐了10次,未消化的食物和胃液滿地都是。第二天,科頓心臟驟停,被宣告死亡。

  據醫生稱,這一情況在醫學上“是不尋常的”。

  珍妮把丈夫的死訊壓了1個多月。2019年1月14日,她發表聲明:科頓死於印度,死因是克羅恩病(一種致死率3%的胃病)。

  隨後,科頓的死亡證明開始在網絡上流傳。人們發現,科頓的姓氏居然被拚錯了,Cotton寫成了Cottan。

  “天啊,這也太玄幻了!”

  “官方文件出錯,這太可疑了。”

  “科頓會不會沒死?”

  “你們看過《致命魔術》嗎?最好的魔術,手法總是很簡單。他在光天化日之下偷走我們的錢,逃之夭夭。”

  線上聊天組群情激奮、亂作一團。有人急迫地想找回自己的錢,有人直接把群名改成了“誇德里佳陰謀”。

  案子升級為刑事案件,內森凡奉命前往印度。他滿臉期待:“如果是詐死,那可就太精彩了。”

  內森凡前往簽署死亡證明的醫生辦公室。醫生問:“我有什麼可以幫你?”內森凡說:“我想瞭解一下離世的那個加拿大人的信息。”

  醫生並不驚訝——打聽這件事的記者可不是只有一位。

  根據從醫生那瞭解的情況,內森凡寫道:科頓先生和珍妮女士12月8日9時45分到達醫院。醫生最初的診斷只是較重的水土不服。隔天中午,他的病情急轉直下。晚7時26分,他心臟停止跳動。

  這篇報導打消了一些人心中“科頓還活著”的想法。但新的一輪猜測開始了。大家將目光投向珍妮——一個繼承了大筆房產和數百萬美元的漂亮女人。

  “你認為是謀殺嗎?”

  “是,珍妮可能給科頓下毒了。”

  “把她抓起來,科頓肯定把密鑰告訴她了。”

  “事情越來越撲朔迷離,就像《犯罪現場調查》(經典懸疑美劇)的燒腦劇情。”

  “我不相信科頓已死”

  2021年,加拿大安大略省。

  珍妮受到了死亡威脅。

  科頓死後,她孤零零地回到加拿大,籌備葬禮,處理公司相關事宜。

  群組里,又有人提問:“葬禮上的珍妮情緒如何?” 自稱誇德里佳員工的賬號打出一行字:“她假裝難過。”

  珍妮堅稱對公司的事情一無所知,包括科頓設置的密鑰。她交出了科頓留下的遺產和自己的絕大部分資產,以補償一小部分公司客戶。隨後,她消失在了公眾面前。

  鏡頭前,姐姐金伯利成為珍妮的“發言人”。她一遍遍述說著妹妹與科頓的完美愛情。

  “兩人相識於網絡,是彼此的靈魂伴侶。科頓離去後,她悲痛萬分。”面對指控,金伯利很激動:“我妹妹沒有犯罪!”

  遭受巨大損失的投資者不依不饒。“無論如何,錢還是不知所蹤。”“錢是不會憑空消失的。”

  直到加拿大安大略省證券事務監察委員會介入調查,案情逐漸明了。

  證券事務監察委員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誇德里佳的原始域名註冊人並不是科頓,而是一個叫帕特林、有盜竊信息犯罪前科的人。

·科頓早期合夥人帕特林。
·科頓早期合夥人帕特林。

  這是個爆炸性的消息。

  順藤摸瓜,科頓在創立誇德里佳之前的經曆被挖出——他曾以賽普特為網名,經營過好幾個網絡騙局,結局都是賽普特人間蒸發,捲走了所有人的錢。

  最終,賽普特搖身一變,成為互聯網金融圈的新貴:傑拉德·科頓。

  掀開科頓的假面具,案件更黑暗、更險惡的內幕遭到曝光——自打創立誇德里佳那天起,科頓就在設計一場騙局。

  2017年,比特幣價格一路飆升,誇德里佳發展成為加拿大最成功的數字貨幣平台之一。科頓卻將客戶的錢轉入另一家交易所,親自操盤,期望狠賺一筆。然而,科頓顯然不懂數字貨幣。他輸光了1.6億美元(約合10.7億元人民幣)。

  警方至今還未公佈調查結果,但大多數投資者們開始相信,科頓已經離世,拿回錢的概率微乎其微。

  回溯整個案件,陰謀論無處不在。2022年4月,流媒體奈飛將此案拍成紀錄片《無人可信:加密貨幣懸案》。

·紀錄片海報。
·紀錄片海報。

  “陰謀論源於無知。”一位觀眾跟《環球人物》記者如此感歎。而事件中的奇怪元素,又讓他們更容易做出瘋狂猜測。網友以自己的方式破案,只相信對自己有利的“真相”。

  紀錄片最後,一名憤怒的投資者突然提到科頓的葬禮:“沒人看到棺材里的屍體,我不相信科頓已死。”

  他偏執地認為:“這筆巨款已經被轉移到百慕達,那裡有個整形醫生,給科頓做了手術。科頓正在小島上揮霍度日,等待珍妮團聚。這個世界上,再沒人能認出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