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歐盟捅了“馬蜂窩”

2022年06月24日20:06

  俄烏衝突僵持之際,歐盟又給烏克蘭畫了張大餅。

  據路透社報導,為期兩天的歐盟夏季峰會23日在布魯塞爾開幕,歐洲理事會在當晚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說,同意歐盟委員會的建議,給予烏克蘭和摩爾多瓦歐盟候選國地位。對此,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社交媒體上說,“這是一個曆史性時刻”,“烏克蘭的未來在歐盟”。

  今年2月俄羅斯開展“特別軍事行動”後,烏克蘭立即啟動申請加入歐盟的程序,並於2月28日正式遞交申請,呼籲歐盟啟動“新的特殊程序”迅速吸納烏克蘭。但歐盟在3月舉行的峰會上排除了烏克蘭“火線入盟”的可能性,因為它們連內部意見都擺不平。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就指出歐盟內部各懷鬼胎:一些西歐國家擔心烏克蘭加入會導致歐盟的權力平衡進一步向東偏移,還有一些國家擔心烏克蘭加入會分走大量歐盟預算。葡萄牙總理科斯塔甚至明確表示,處於交戰狀態中的國家不符合加入歐盟的條件。

  因此,對於歐盟剛剛給予的這個“重大利好”,澤連斯基的表態看起來似乎沒有那麼興奮,儘管一國通常要等待數年才能成為歐盟候選國。與之形成對比的是,此次跟烏摩兩國一道提交申請的格魯吉亞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連“被叫號”的資格都沒有,歐盟只是給了個安慰獎,承認了格魯吉亞有朝一日加入歐盟的“前景”。

  而且,即便獲得“候選國”地位,也不意味著就一定能加入。土耳其以及塞爾維亞、阿爾巴尼亞、北馬其頓和黑山等幾個巴爾幹國家早已獲得歐盟候選國地位,等待多年仍未正式加入歐盟。特別是土耳其,早在20多年前就獲得了這一地位,但歐盟至今沒有接納它。

  此外,歐盟對烏克蘭的支持到底有幾分誠意是個大問題。俄羅斯人民友誼大學戰略研究和預測研究所副所長尼基塔·達紐克說:“烏克蘭的經濟已完全崩潰,布魯塞爾不願背上如此沉重的包袱,反對烏克蘭加入歐盟的將是歐洲人自己。”

▲2021年5月21日,歐盟旗幟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外飄揚。(新華社)
▲2021年5月21日,歐盟旗幟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外飄揚。(新華社)

  輿論普遍認為,歐盟此舉更多具有象徵意義。不過,歐盟為烏克蘭“開小灶”的行為,還是捅了“馬蜂窩”。西班牙《世界報》就發表文章稱,一些國家理解歐盟在當前形勢下需要“聲援”烏克蘭,給烏克蘭以希望,但它們警告,一種不公不能用另一種不公或者一種錯誤來糾正。文章稱,歐盟的許多內部挑戰源於上次大舉東擴,教訓已經足夠多,操之過急不能解決任何問題,還可能在不遠的將來搞砸一切。

  法新社報導稱,“憤怒的巴爾幹領導人”正在抨擊歐盟拖延它們加入(歐盟)的程序。路透社也說,烏克蘭獲得歐盟候選國地位等於駛入“快車道”,這對西巴爾幹國家來說是個壞消息,讓這些國家感到更加邊緣化。

  根據外媒報導,阿爾巴尼亞總理拉馬錶示,他“歡迎”烏克蘭獲得歐盟候選國地位,但希望烏克蘭人不要有“過多幻想”。北馬其頓總理科瓦切夫斯基說:“如果我沒算錯,北馬其頓當了17年候選國,阿爾巴尼亞8年;所以,歡迎烏克蘭。”他還說:“現在發生的事情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嚴重打擊了歐盟的信譽。我們正在浪費寶貴的時間,而我們沒有這些時間。”

  保加利亞總理佩特科夫則針鋒相對地挑明,保加利亞不一定會放棄阻止北馬其頓加入歐盟的談判——因為與北馬其頓長期以來的曆史和文化糾葛,保加利亞一直在阻撓北馬其頓。偏偏最近,保加利亞的親歐政府在不信任投票中垮台,未來更難以預料。

  ……

  可以說,這場歐盟峰會幾乎成了各方吵架的廣場,好不熱鬧,反映出入盟之路怎一個“亂”字了得。但更嚴重的危機恐怕並不止於此。

  西班牙《世界報》的文章還指出,歐盟給予烏摩候選國地位打開了潘多拉魔盒,加重了一些申請國的厭惡情緒,這些“永遠的申請國”已經厭倦空口承諾、漂亮話語和被告知規則、程序的重要性,回頭卻發現歐盟對別的國家沒有採取同樣的標準。文章稱,阿爾巴尼亞和北馬其頓明白自己正遭到不公待遇;塞爾維亞也進行抗議,並不斷威脅要倒向俄羅斯一方。

  參與相關談判的一名歐盟高級外交官說,很多歐盟成員國政府認為,可以不斷給巴爾幹國家開“整改”條件。但他也承認,“事實並不是這樣,到了某一時刻它們(巴爾幹國家)就會放棄”。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傑夫在社交媒體上分享對俄烏局勢看法時稱,烏克蘭到本世紀中葉才有可能真的加入歐盟。他說:“要是歐盟到時候消失了呢?那將是怎樣的風波,想想都可怕,要知道烏克蘭為加入歐盟作出了怎樣的犧牲?不幸的烏克蘭人受了怎樣的欺騙?”

  從俄羅斯的立場看,梅德韋傑夫的言論或許是真心為烏克蘭感到惋惜。局勢究竟向哪走,人們拭目以待。但在曆史前進的過程中,誰敢保證不會出現一些弔詭的巧合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