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歐盟候選成員國,對烏克蘭意味著什麼?

2022年06月24日15:50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圖/新華社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圖/新華社

  據新華社消息,當地時間6月23日,歐洲理事會決定給予烏克蘭和摩爾多瓦歐盟候選成員國地位,同時請歐盟委員會向其報告申請國對加入歐盟所規定條件的執行情況。這意味著,一旦烏克蘭和摩爾多瓦滿足歐盟的規定條件,就將正式加入歐盟。

  曆史性時刻?

  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隨即在社交媒體上表示,這是一個曆史性時刻,標誌著烏克蘭和摩爾多瓦在通往歐盟的道路上邁出關鍵一步。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23日也在社交媒體上發文,對歐盟給予烏克蘭歐盟候選國地位表示歡迎,並表示這是烏克蘭與歐盟關係“獨特和曆史性的一刻”“烏克蘭的未來在歐盟”。但也有觀點認為,作出“烏克蘭未來在歐盟”這樣的判斷顯然有些過於樂觀和武斷。>>詳情《烏克蘭能否真正“入盟” 歐盟內部存分歧》

  事實上,無論是烏克蘭,還是摩爾多瓦,都身處歐洲大國政治博弈的前沿陣地。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獨立以來,烏克蘭一直在歐盟、俄羅斯之間左右搖擺。這種搖擺不但加劇了國內動盪,阻礙了自身的發展,而且使國家失去了前進的方向。

  摩爾多瓦則是在獨立之初就遭遇了分裂力量的重擊,與自行宣佈獨立的國內分裂力量進行了殘酷的內戰,大約1500人在戰爭中喪生。而“德涅斯特河東岸蘇維埃共和國”的事實存在使摩爾多瓦一直小心翼翼地在歐盟和俄羅斯之間保持謹慎中立。

  長期以來,歐盟發達的經濟和高水平的生活質量一直對烏克蘭和摩爾多瓦形成了較強的吸引力。但是,這種吸引力卻不足以推動這兩個國家徹底倒向西方。與俄羅斯的曆史、宗教、民族聯繫和來自政治軍事上的威懾,一直是這兩個國家在東西方保持相對中立的關鍵力量。

  直至今年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特別軍事行動”後,烏克蘭和摩爾多瓦隨即向歐盟提出入盟申請,意即全面倒向歐盟。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週四晚間的每日視頻談話中也指出:歐盟與俄羅斯之間存在的東歐灰色地帶最終將消除。

▲烏克蘭衝突下的場景。圖/新華社
▲烏克蘭衝突下的場景。圖/新華社

  歐盟立場發生重大變化

  被接受為歐盟候選成員國,意味著烏克蘭和摩爾多瓦倒向“西方”的選擇,初步獲得了“西方”的認可。那麼,烏克蘭和摩爾多瓦能夠最終被歐盟吸納為正式成員國嗎?根據歐盟的入盟流程,被確認為候選國,只是入盟的第一步,最終能否入盟,以及何時入盟依然是不得而知的未來。

  畢竟此前已經獲得候選國資格的國家已經有阿爾巴尼亞、北馬其頓、黑山、塞爾維亞和土耳其。這5個國家已等待多年,仍未成為歐盟正式成員。

  特別是土耳其,早在1963年就表達了希望加入歐盟的願望,並且在1987年正式提出申請,但直到12年後的1999年才成為歐盟候選國,至今又過去二十多年了。參照土耳其的速度,烏克蘭和摩爾多瓦提出入盟申請後短短四個月就獲得了候選國身份,確實已經是“光速”。

  其實,此事更具地緣政治意義的是,歐盟的立場正在發生重大變化:重啟入盟程序,願意接納新的候選國。

  在此前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時間內,歐盟啟動了7次擴容程序,從最初歐共體的6個成員國增加到現在的27個成員國。在這一過程中,歐盟的影響力不斷擴大,在硬實力和軟實力等各方面都構建出較強的力量。

  當然,這其中也遭遇過一次退盟危機:英國脫歐。英國作為歐洲老牌強國,其脫歐對歐盟的影響力有很大程度的削弱,也意味著歐盟成員國之間裂痕的加深。這主要表現在,隨著成員增多,政策協調和一體化的成本與效率越來越不能讓人滿意。

  自2013年克羅地亞入盟以來,歐盟就基本停止了接納新成員的進程。所以,歐盟接納烏克蘭和摩爾多瓦兩國成為候選成員的地緣政治意義,值得“多看一眼”——無論烏克蘭和摩爾多瓦最終是否以及多久入盟,成為候選國本身意味著歐盟不再顧及俄羅斯的利益和安全考量。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與烏克蘭和摩爾多瓦幾乎同一時期提出入盟申請的國家還有格魯吉亞,但是未能獲得歐盟候選國身份。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表示,格魯吉亞有很強的理由提出申請,但是國內應先形成更大的政治共識。換句話說,格魯吉亞國內的政治經濟改革未能獲得歐盟的滿意。這當然是充分的理由,但對普通人來講,更容易理解的理由可能是其地理位置。

  相對於烏克蘭和摩爾多瓦,格魯吉亞與任何一個歐盟成員都不接壤的現實,顯然令其更處於俄羅斯的引力範圍內,對歐盟只能隔海相望。接納格魯吉亞入盟,則會讓歐盟背負上難以承受的政治、經濟與外交代價。

  烏克蘭、摩爾多瓦和格魯吉亞今年同時申請加入歐盟,是國際政治上的大事件,是地緣政治格局變動的突出表現。這表明,新的“陣營化”正在歐洲崛起,緩衝區、灰色地帶等為大國外交轉圜的地理空間正在逐漸消失。這需要引起高度警惕。

  此前報導:

  德法意“三巨頭”訪基輔,烏克蘭入歐盟有戲?專家:入盟之路漫漫(第一財經網)

  這並不意味著烏克蘭就能輕鬆加入歐盟。

  近日,與俄羅斯衝突尚未緩和的烏克蘭迎來了多位歐洲政要。

  綜合新華社報導,歐委會主席馮德萊恩、法國總統馬克龍、德國總理朔爾茨、意大利總理德拉吉等先後到訪烏克蘭首都基輔,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會面。其中,馮德萊恩已是2月底俄烏衝突爆發來第二次到訪烏克蘭。

  據央視新聞報導,在剛剛過去的週末,德法意三國領導人的聯袂出訪引發熱議。他們一邊“安撫”因戰事告急頻頻向美歐緊急求援的烏克蘭,另一邊則是與烏克蘭商討了申請獲得歐盟候選國身份的情況。

  烏克蘭曾多次表達加入歐盟的意願。今年4月,澤連斯基在與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的一次會談後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就曾公開表示,烏克蘭將“加入歐盟”視為優先目標。

  這一次,烏克蘭能否如願叩開歐盟的大門?這些歐洲政要又對烏克蘭許諾了什麼?謎底將在23~24日召開的歐盟峰會上揭開。

  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副主任伍慧萍告訴第一財經,結合法德意等歐盟主要國家領導人以及馮德萊恩的表態,此次烏克蘭獲得歐盟候選國地位是大概率事件,但這並不意味著烏克蘭就能輕鬆加入歐盟,“烏克蘭的入盟之路依舊漫漫”。

  他們對烏克蘭許下什麼承諾?

  6月16日,在基輔會見了澤連斯基後,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法國、德國、意大利和羅馬尼亞四國已經達成一致,希望歐盟委員會立即給予烏克蘭歐盟候選國地位。6月17日,歐盟委員會就烏克蘭、摩爾多瓦和格魯吉亞三個國家的入盟申請作出回應,建議給予烏克蘭和摩爾多瓦歐盟候選國地位。

  馮德萊恩隨後表示,在經過全面綜合評估之後,歐盟委員會作出了上述決定。她同時強調,烏克蘭和摩爾多瓦還需在多領域實施改革,“還有大量重要工作需完成”。

  根據歐盟規則,歐盟委員會的建議還需27個成員國一致批準同意才能正式生效。預計歐盟成員國領導人將在23~24日的峰會上就此議題進行討論。

  澤連斯基在官方推特賬戶上發文表示歡迎,稱這是烏克蘭獲得歐盟成員資格道路上的第一步。 他期待烏克蘭歐盟峰會的積極結果。

  對於烏克蘭與歐盟間的互動,俄羅斯總統普京17日在第25屆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對此表示,俄羅斯不反對烏克蘭加入歐盟,“相比於北約,歐盟並不是軍事聯盟”。但是,普京也警告稱,如果烏克蘭執意要加入歐盟,它將“淪為西方國家的半殖民地”。

  蘭州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韋進深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歐洲多國領導人密集訪問烏克蘭,主要背景是俄烏衝突已經進入關鍵節點,局勢對烏克蘭越來越不利,如果西方不加大對澤連斯基政府的軍事援助和支持力度,很可能出現西方不願意看到的局面。

  “因此,歐洲國家領導人密集出訪,一方面在於瞭解局勢的最新動向和澤連斯基政府的考量,另一方面則是向澤連斯基傳遞對其的支持決心。”韋進深表示,“而且,從雙方討論的議題不難看出,軍事援助和支持烏克蘭加入歐盟是本次出訪的核心議題,此外還包括烏克蘭商品(小麥)向西方出口的問題。這表明歐洲國家在軍事、政治和經濟多個層面加大對烏克蘭的支持力度。”

  伍慧萍也認為,歐盟多國領導人集體訪問烏克蘭,再結合23日連軸轉的歐盟領導人峰會、七國集團峰會以及北約峰會,旨在傳遞出在俄烏衝突背景下歐洲依舊團結的信號。

  烏克蘭獲歐盟候選國地位無太多懸念

  對於備受關注的烏克蘭是否會在此次歐盟領導人峰會上獲得歐盟候選國地位,兩位採訪對象均認為“沒有太多懸念”。

  伍慧萍告訴第一財經,給以了候選國身份地位並不意味著烏克蘭已踏進歐盟,“後續什麼時候正式開談、談判多久,還拭目以待。”

  韋進深也認為,雖然烏克蘭獲得這一地位沒有太大懸念,但挑戰也存在,比如入盟的具體限制等,“短時間內烏克蘭成為歐盟正式成員國的可能性似乎不大。”

  目前,一些歐盟成員對烏克蘭加入歐盟抱有疑慮。主要原因在於,一個存在未解決的領土衝突的國家是不能成為歐盟正式成員的。而從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後,烏克蘭就一直處於這一“尷尬”的境地。不過,這一條件只在正式加入歐盟時成為一道門檻,不影響烏克蘭獲得入盟候選國的身份。

  “之前歐洲政要都傳遞出信號:烏克蘭所希望的快速入盟是不可行的。”伍慧萍解釋道,“雖然當前特殊背景下烏克蘭獲得入盟候選國地位的資格可能要比正常時期快些,但真正涉及入盟,歐盟在整個程序、標準方面都不會因此放寬,且一定會很慢。”

  歐洲議會德國籍副議長巴利就已明確表示,烏克蘭獲得正式候選國身份是重要信號,但不能草率匆忙入盟,必須完全達到入盟標準。馮德萊恩此前在訪問基輔時對澤連斯基表示,儘管歐盟的確在夜以繼日地評估烏克蘭入盟的標準,但要審核通過的前景並不樂觀。她告訴澤連斯基,烏克蘭雖然做了很多工作,但仍然需要實施改革,讓烏克蘭政府實現“現代化”,以吸引更多的投資者。

  目前,歐盟有五個獲得候選國地位的國家,分別是土耳其、塞爾維亞、阿爾巴尼亞、北馬其頓和黑山。上述五國均已等待多年,目前仍未正式加入歐盟。

  其中,土耳其早在1959年就表示有興趣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歐盟的前身),1987年提交加入申請,但直到1999年才成為歐盟候選國。直到6年後的2005年,土耳其與歐盟才正式開展入盟談判。但時至今日,談判已進行多輪,而土耳其正式加入歐盟的前景依舊渺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