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植物蛋白也許不再是食譜配菜,但仍有局限性

2022年06月23日16:56

參考消息網6月23日報導 據英國《經濟學人》週刊網站近日報導,植物蛋白已經不再是食譜配菜。

報導說,優質植物奶必須看上去、喝起來都跟牛奶一樣,不論究竟是麵包師喜歡的全脂型,還是養生者青睞的脫脂型。而且,對於咖啡達人來說,最好要像源於奶牛的真正牛奶那樣起泡。多年來,製造商們苦心經營著這場精心的仿製遊戲。迅速增加的收入表明它們正在漸入佳境,擅長於此。僅美國一地,2021年就售出26億美元的植物蛋白,2018年為20億美元。

仿牛奶只是日益增多的各式各樣替代動物產品中的上市產品種類之一。現在不僅有令人信服的肉類仿製品,還有奶酪、雞蛋、甚至大對蝦。漢堡王和麥當勞都有素食碎肉餅在售;墨西哥玉米煎餅連鎖店製出植物香腸。去年,世界最大的金槍魚罐頭生產商泰萬盛集團啟動了植物產品生產線。不斷增長的銷量表明這類食品越來越受歡迎。

波士頓諮詢公司估計,到2035年,全球替代性植物蛋白收入可達2900億美元。

迫不急待的投資者已湧入相關產業,比如在拿鐵咖啡中加入燕麥奶。2021年,替代性蛋白產品企業獲得了50億美元的投資,比2020年增長了60%。瑞典生產植物奶的公司噢麥力公司去年在納斯達克上市,籌措到14億美元的資金。生產無肉漢堡的“不可能食品”公司去年11月籌措到5億美元,公司估值為70億美元。今年2月,雀巢集團收購了生產植物蛋白粉的傲感公司,收購價未披露,但傳言約20億美元。

這場盛宴會持續嗎?

報導稱,有希望持續,原因之一就是替代性蛋白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已經走過了漫長的道路:當時用真菌製作的肉類替代性產品“闊恩”植物肉首次登上超市貨架;90年代又出了Silk牌豆奶。與早期產品既無特別營養又無好味道所不同的是,最新的植物產品往往二者兼而有之。更加熟練的加工過程改進了產品口感,添加劑讓味道更好,而少許特別製造的豌豆和豆類則增添了營養成分。

各個公司正在試驗更多新成分,以期找到類似肉和奶的特質,能夠吸引更多購物者。

美國初創企業特維瓦公司正在用亞洲植物水黃皮屬樹油仿製黃油。以色列“鷹嘴豆”公司在用鷹嘴豆提取物仿製蛋黃醬中雞蛋的口感和營養價值。各個公司正日益擅長將這種大自然的餽贈之物變成消費產品。如今已有辦法用玉米蛋白生產植物奶酪。

在改進製造技術和規模而實現植物蛋白產品物美價廉的同時,恰逢“彈性素食者”的興起,他們放棄吃肉,但並不總是不吃。有人出於健康原因,儘量減少飽和脂肪的攝入,這個趨勢也受到了新冠疫情的推動。健身健美達人希望在練成強健肌肉的同時不積累膽固醇。對動物福利以及飼養牲畜排放溫室氣體問題的關切,也推動了關注氣候問題的人限制自己的動物食品攝入量;生產1克牛肉導致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是生產1克豆腐的25倍。

報導稱,儘管有這些優點,可是要想讓植物吃起來不像植物,仍需努力,而超加工替代性食品在營養價值方面也很少能與動物蛋白相匹敵。大豆是一種常見的過敏原,而且可能對激素產生干擾作用。提倡環保的消費者正在意識到植物蛋白並不一定意味著可持續發展。比如,種植用於生產類似牛奶飲料的杏仁,需要大量用水。隨著通貨膨脹上升,即使是頑固的彈性素食主義者也可能變成雜食者,要麼食用真正的動物類肉食(比人造動物蛋白便宜),要麼吃素(更便宜)。

在印度或尼日利亞這些規模巨大的市場,植物蛋白也不太好賣,前者的飲食已經富含植物,而後者則把吃肉當作財富的象徵。那也限制了植物蛋白的吸引力。包括牛奶在內的動物產品更有利於兒童的骨骼發育和腸道菌群的培養,儘管實驗室培養的肉類和奶類也在變得更有營養。

這一切表明,替代性蛋白要代替動物蛋白仍然前路漫漫。其局限性或許對相關公司造成壓力。上市以來,噢麥力公司的市值已下跌80%左右,部分原因就是生產困難。而別樣肉客公司的市值則較2019年的巔峰時期下降了90%。2021年銷售下降,2022年第一季度虧損擴大到1億美元,一年前同期虧損2700萬美元。植物蛋白食品也許不再僅僅是食譜中的開胃菜,但是生產商仍然是食品行業的配角。

在香港的一個食品展上,一名參觀者在品嚐別樣肉客的植物蛋白產品。(法新社)
在香港的一個食品展上,一名參觀者在品嚐別樣肉客的植物蛋白產品。(法新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