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市民金融服務調查報告:消費主力是80、90後,最迫切需求仍是購房

2022年06月23日21:03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家俊輝 廣州報導

  哪些人群是新市民?他們最期待哪些金融服務?

  想要真正實現新市民金融服務提質增效,首先要對新市民群體及其金融服務需求的特殊性有一個清晰的認知。為此,21世紀經濟報導於4月末在線發起了新市民金融服務需求調查,以期完整勾勒出新市民群體畫像和金融消費特徵,準確把握新市民群體最迫切的金融需求和痛點,為金融監管部門和金融機構後續行動提供參考。

  今年3月初,銀保監會聯合人民銀行印發《關於加強新市民金融服務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針對新市民在創業、就業、住房、教育、醫療、養老等重點領域的金融需求,鼓勵引導銀行保險機構積極做好與現有支持政策的銜接,結合地方實際,因地製宜強化產品和服務創新,高質量擴大金融供給,提升金融服務的均等性和便利度。

  隨著我國工業化、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進程的深入推進,大量農村人口通過就業、就學等方式轉入城鎮,新市民群體由此形成,並帶來強勁的消費需求。與此同時,該群體的金融服務需求迅速增長,如何為其提供優質的金融服務,成為擺在金融業面前的一個重要課題。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觀察到,上述《通知》發佈後,多地金融監管部門迅速推出相關舉措,促進轄內新市民金融服務提質增效。銀行保險等各類金融機構也紛紛推出專項服務方案,強化優化自己新市民金融服務供給和能力。

  新市民構成:80、90後為主

  公開資料顯示,“新市民”這一提法最早可以追溯至2006年2月。彼時,青島市為提高120萬外來務工人員待遇,將該群體稱為“新市民”,其子女稱為“新市民子女”,取得青島“暫住證”的“新市民”可以享受子女入學、房貸、保險、購車掛牌、考駕照等與市民同等的待遇。

  同年8月,西安市雁塔區下發《關於規範“新市民”稱謂的通知》,同樣將雁塔區40萬農民工及外來務工人員稱為“新市民”,替換原來“外來人口”、“外來務工人員”、“打工者”、“農民工”等稱謂。

  之後國內多個城市,如瀋陽、長春、長三角地區部分城市紛紛跟進,提出將外來務工人員當作“新市民”看待,盡力消除各種針對他們的不合理待遇。

  2014年7月份召開的一次國務院常務會明確提出,對於長期居住在城市並有相對固定工作的農民工,要逐步讓他們融為城市“新市民”,享受同樣的基本公共服務。這其中當然也包括相應的金融服務。

  如今,官方給出了“新市民”的明確定義:即“因本人創業就業、子女上學、投靠子女等原因來到城鎮常住,未獲得當地戶籍或獲得當地戶籍不滿三年的各類群體,包括但不限於進城務工人員、新就業大中專畢業生等。”

  上述《通知》顯示,目前我國新市民群體大約有3億人,這在全國總人口中的占比超過20%。如此龐大的群體,其內部構成直接決定了該群體的消費能力及金融服務傾向。

  根據21世紀經濟報導的線上調查,現階段新市民群體以80後和90後為主。具體來看,參與此次線上調查的新市民中,80後和90後占比均接近40%,相比其他年齡段的人群有絕對優勢。而80後、90後恰恰是當下新消費的中堅力量。

  有業內人士分析指出,做好新市民金融服務,不僅有利於釋放新市民群體的消費潛力,增強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度,還可以推動金融要素與其他要素之間形成有效銜接和傳遞,進而打通內外循環,實現雙循環。

  正如官方定義所指,新市民群體多種多樣的訴求進入城市,進而在城市發展中扮演各種各樣的角色。此前,新市民產業與創新研究院的研究報告顯示,新市民群體以城鄉流動人口為主,占比約七成,其中高校畢業生及新落戶城鎮居民占比僅一成,這表明外來務工人員是新市民群體的主要構成。

  同樣,此次線上調查的結果顯示,因為創業就業來到目前所在城市的新市民占比達到75%。根據零壹智庫發佈的報告顯示,新市民群體就業範圍主要包括製造業、建築業、批發和零售業、住宿和餐飲業、居民服務、維修和其他服務業等行業,而這些行業正是該群體的主要工作場景和收入來源。

  從新市民群體的分佈區域來看,線上調查結果顯示,在我國三大經濟圈中,新市民群體更偏向珠三角地區,占比超過30%,京津冀和長三角地區占比均在20%左右。當然,這與區域經濟發展水平直接相關,同時也對相關地區金融業做好新市民金融服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金融服務傾向:住房需求最迫切

  基於龐大的數量,新市民群體金融服務需求紛繁複雜,但從主要構成人群來看,住房及相關金融服務無疑是最受新市民群體關注的問題。

  “在長期工作生活的地方擁有一套住房,是很多新市民獲得家的歸屬感和城市認同感的重要方式。”建設銀行副行長李運日前撰文指出,從現實情況來看,新市民進城的安居需求可以歸納為兩個階段。

  一是新市民初到城市需要通過租房進行過渡。尤其是一、二線大城市房價較高,收入不高的新市民在短期內很難負擔得起購房支出,平均租房期限更長。

  二是新市民經過幾年奮鬥具備了購買住房的實力。在這個階段,新市民因受自身戶籍、社保、流動性等原因所限,需要更為便利的服務。“在這兩個階段的需求中,租房安居的需求尤為突出。”

  21世紀經濟報導此次線上調查結果顯示,參與調查的新市民中有接近6成的人都申請了住房貸款;有接近4成的人認為,新市民金融服務應該優先解決新市民群體住房租賃的問題;有超過6成的人想要獲得住房貸款方面的新市民金融服務。

  廣東是名副其實的新市民大省,截至2021年末,轄內新市民群體超過4000萬人。此前廣東銀保監局聯合國家統計局廣東調查總隊對2500多名新市民開展問卷調查的結果顯示,廣東新市民對居住問題以及相關金融服務最為關心。

  因此,在金融監管部門和金融機構推動新市民金融服務發展的同時,應該重點優化新市民金融服務,保障新市民群體“居者有其屋”。

  當然,除了住房領域,新市民群體更需要的是伴隨其整個生命週期的金融服務。零壹智庫在研究報告中指出,如果把新市民這個群體按照生命週期來劃分,金融服務應貫穿新市民的整個生命週期,從最前端到城市找工作,到後面的生活消費,再到結婚生子,以及未來孩子的教育和醫療保險。但現階段,針對新市民群體的金融服務顯然還存在較大的缺口。

  在此次線上調查中,參與調查的新市民中有接近7成的人對享受到的金融產品和服務表示不滿意。其中,32%的認為金融產品種類少,43%的人認為金融產品缺乏創新,44%的人認為金融產品針對性弱,還有超過30%的人認為當前的金融產品和服務收費不合理、服務態度差。

  不過,需要指出的是,新市民金融服務供給不足等問題也並非由金融機構單方面造成的。

  “由於受工作經驗和教育經曆等因素的影響,多數新市民收入不夠穩定,缺少固定資產,融資主要依靠非正規網貸機構,所以普遍存在徵信信息複雜、多頭借貸、隱性負債較多等問題。”有業內人士指出,沒有固定資產做抵押物、無信用記錄或徵信信息複雜等痛點,成為橫亙在新市民群體和金融服務需求之間的一堵牆。

  此前,央行廣州分行行長白鶴祥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指出,目前金融服務“新市民”的重點和難點主要體現在,新市民“薄檔案”、弱資產、弱流水等特徵製約信貸發放。此外,補貼水平不夠、申請流程複雜也會限制創業擔保貸款擴大範圍。另一方面金融素養較低,也使得“新市民”在接受金融服務過程中缺乏足夠的自我保護和維權意識等。

  如何進一步突破新市民金融服務瓶頸,上海銀行計劃財務部張吉光認為,需要聚焦新市民金融需求與現有金融供給的不匹配問題,從需求和供給兩端入手,需求端重點提升新市民的金融知識認知和金融規劃能力,供給端重點完善金融基礎設施和配套政策,最終形成新市民看得懂、找得著、用得起,金融機構願幹、能幹、敢幹的良性金融服務生態。

  具體到銀行業,工行廣東分行行長韓鬆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銀行金融機構要加強多層次的銀政對接,加快新市民相關信息的共享整合,建立完善專門支持“新市民”政策體系,優化新市民信用評價體系,探索研究建立風險補償基金,進一步豐富金融供給,提升金融服務均等性和便利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