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落的搜狐,離不開張朝陽

2022年06月22日16:27

張朝陽最近的物理課上講起了一些熱點新聞背後的物理學知識,包括Samsung堆出土的碳14檢測方法以及七十七年才出現的天文奇觀七星連珠,吸引了相當數量觀眾的圍觀。細心的觀眾會發現他的物理課堂已經堅持了八個月,而且相當地享受,更有意思的是張朝陽的英語課也持續了六年多。

不過相比張朝陽做起授課老師的放鬆寫意,作為搜狐CEO的日子並不好過。除了資本市場的長期看衰外,搜狐的業績也難有起色,尤其是搜狗賣身於騰訊後,搜狐可打的牌屈指可數,今年一季度業績的下滑更是增添了其全年業績預期的悲觀情緒。如此之下,搜狐只能會離張朝陽口中回歸互聯網舞台中央的日子越來越遠。

過去:花好但月缺

提起搜狐,很難在如今的互聯網舞台中看到其身影,但往上數二十年,搜狐絕對是彼時舞台中最靚的仔。1996年張朝陽在導師的風險投資下創立了愛特信,兩年後更名為搜狐,成為當時國內第一家門戶網站,獲得了資本與市場的雙青睞,到了2000年搜狐更是在成功登陸美國納斯達克市場,成為國內為數不多的赴美上市企業。

作為國內早期互聯網創業的拓荒者,成功上市的搜狐一躍成為中文互聯網的頂端,現在很多互聯網巨頭在那時還多處於孵化期。可以說自誕生起,搜狐就鮮有敵手,儘管新浪網易很快跟進,但就門戶網站的地位來說,搜狐依然相當穩固,尤其是拿下北京奧運會互聯網內容的贊助商資格,坐實了國內第一門戶網站的位置。

除了門戶網站,搜狐也逐漸開發出了新的增長曲線,搜索、遊戲、視頻成為搜狐版圖擴張的重要組成部分。

遊戲業務是搜狐媒體業務站穩後率先發力的新業務。上市兩年後,搜狐成立遊戲事業部也就是後來暢遊的前身,先後推出了《騎士Online》、《天龍八部》等遊戲,其中後者是暢遊業績的主要推動者。也正因如此暢遊能2009年成功赴美上市,實現業績與市場的新發展。

而搜索業務則是張朝陽寄望的另一張牌,2004年搜狗誕生,但在百度與Google的雙寡頭競爭下,搜狗罕有超車機會。不甘心的王小川做出瀏覽器,再加上市場表現不錯的輸入法,與搜索組成“三級火箭”理論以期實現新的超越,但是張朝陽卻失去了信心,直到Google業務退出中國才拾信心。

相比當初的市場環境,搜狗想要在百度一家獨大的搜索市場再起波瀾已屬不易,再加上360的緊逼,搜狗走上了分拆獨立運營的道路,引入騰訊作為投資者,最後走向了資本市場。

如果說搜狐的搜索業務走得異常蹣跚,那麼視頻業務則是開局相當好。搜狐視頻的前身是搜狐寬頻,作為國內早期的視頻網站,搜狐視頻的保護版權打法一度讓其引領市場,但由此也讓搜狐視頻在版權高漲之下失去下風。尤其是2014年限購令的發佈,搜狐的美劇優勢完全喪失,僅憑藉自製內容蹚出了一條路,但也喪失了躋身頭部的機會。

這其中新業務拓展的失利與搜狐的掌門人張朝陽離不開關係,成功上市後張朝陽成為中文互聯網創業的符號,張朝陽開始忙著登山,業務交給公司打理。即使是在搜狐獲得北京奧運會贊助商走向巔峰的時候,搜狐與張朝陽都沒有意識到互聯網世界里隱藏的刀光劍影,仍在沾沾自喜。

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的崛起,讓傳統的門戶網站逐漸衰落,儘管搜狐一次次與新機會碰面,但一次次也沒把握住,搜狐也開始逐漸掉隊,張朝陽更是因抑鬱症閉關治療兩年。

現在:半死不活

但是誰也不會想到,掉隊後的搜狐日子會越發難過,不僅比不上後來的玩家,甚至也攆不上同時代的網易、新浪,長期的虧損更是讓搜狐步履維艱。

搜狐今年一季度的財報顯示,營業收入為1.93億美元,同比下降13%,環比持平;非GAAP口徑下的淨利潤為900萬美元,同比下滑76%,上年同期淨利潤為3700萬美元,上季度淨利潤為20萬美元。

儘管搜狐營收與淨利潤表現不及往期,但張朝陽卻表示集團利潤超過此前指導性預期並實現盈利,淨利潤也僅達到市場預期的一半,可見搜狐自身對業績的增長也是極大的謹慎。

具體來看,搜狐目前的主要營收來源為遊戲業務,財報顯示,搜狐今年一季度的在線遊戲收入為1.58億美元,占總營收的82%,但相比上年同期下滑了11%,由懷舊天龍的自然下降所致;其次則是廣告業務,今年一季度品牌廣告業務的營收為2377萬美元,同比下滑23%,環比下滑29%,毛利率更是僅有2%,相比上年同期的20%相去甚遠。

可以說搜狐營利端的表現均不樂觀,儘管相比之前的虧損,搜狐的基本面好看了許多。但隨著搜狗被賣,搜狐的營收空間收窄,未來業績僅靠遊戲與廣告支撐,在廣告收入環境冷縮以及搜狐遊戲業務一貫的吃老本等多因素的疊加下,勢必很難讓市場對其抱有積極態度,搜狐給出的二季度的業績預期也剛好證明了這點。

搜狐預計2022年二季度:品牌廣告收入在2200萬美元至2500萬美元之間,較上年同期下滑5%至增長1%,較上季度下降7%至增長5%;在線遊戲收入則會在1.5億美元至1.6億美元之間,較上年同期下滑1%至增長6%,較上季度下降5%至1%。

歸於搜狐公司的非GAAP口徑下的淨虧損在1500萬美元至500萬美元之間,GAAP口徑下的淨虧損在1800萬美元至800萬美元之間。

也就是說今年二季度搜狐的營收有很大的可能性再次出現下滑,淨虧損則是必然。而搜狐剛實現扭虧為盈不久,便再次陷入虧損境地,可見搜狐業績的的不樂觀。實際上在過去的十年間,搜狐大多數都處於虧損境地,去年能夠盈利很大程度上也是由於賣掉搜狗的獲利。

而且搜狐自2018年營收的斷崖式下降以來,搜狐到目前都沒有恢復過來,伴隨著搜狗的剝離,搜狐未來的業績只會是愈發承壓,利潤方面更是可能會在虧損與盈利之間反複橫跳。搜狐從早期互聯網創業的仰望者到如今的半死不活,這其間的跨度難以想像又似乎情理之中。

未來:“可期”

2016年11月,張朝陽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搜狐未來三年里將會回到互聯網舞台的中央,很顯然三年後搜狐並沒有達到。反倒是在期限將至時張朝陽表示搜狐需要一個延期,一個多月後的2020搜狐WORLD大會上更是反複使用“回歸”一詞,充滿著對搜狐未來的期待。

現實是搜狐自2017年以來,營收腰斬過半後再也沒有複蘇過來,2021年結束了連續八年的淨虧損局面,不料2022年又顯現出再虧損的跡象。伴隨著暢遊私有化,搜狗賣身騰訊,搜狐營收曾經驅動的三駕馬車也變成了如今的遊戲業務一家獨大,業務的全面衰落讓搜狐落得個半死不活的境地,再想重出江湖的難度可想而知。

以搜狐視頻為例,先前的版權燒錢大戰搜狐退出後以及後續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搜狐視頻將自製內容策略從燒錢打造超級網劇轉變為“小而美”,儘管搜狐視頻有著轉型為收費平台的指望,但是實際情況是遠不及預期。在眾多長視頻平台中,如今也僅有愛奇藝實現了盈利,但未來仍有很大的變數,可見搜狐視頻的未來。

儘管之後搜狐視頻又將“小而美”的自製內容策略升級為“小精緻”,發力中短視頻以聯動長視頻形成雙引擎。但就目前的市場份額來看,搜狐視頻排在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芒果TV、嗶哩嗶哩之後,處在第三梯隊,與咪咕視頻等數家平台共占6.7%的市場份額。

也就是說搜狐視頻想要在未來突出重圍困難重重,由此張朝陽看上了泛知識直播賽道。但是直播並非搜狐本身優勢,而且直播賽道競爭激烈,各大平台都在進軍甚至是大下功夫,比如B站邀請上百位院士集體入駐。儘管《張朝陽的物理課》已經連更八個月,英語課更是持續多年,也邀請了不少的科學類主播,但是與直播行業的老玩家們相比,搜狐的直播業務還相差甚遠。

當然張朝陽的物理課也愈發出圈,不管是內心的喜歡,還是為了業務的推進,搜狐若是僅憑張朝陽在台前搖旗呐喊,那麼離複蘇的日子只會越遠。當然張朝陽開課的同時,或許是搜狐為過去的沒落交費,也可能是搜狐為未來上課,也可能是張朝陽為自己上課。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