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魯木齊“追鳥人”:十年記錄鏡頭裡的“人與自然”

2022年06月21日13:25

中新網烏魯木齊6月21日電 (許倩 麻在青)一副摺疊老花鏡、一件褪色的攝影背心、一雙總是沾著土的皮鞋……烏魯木齊市米東區攝影人王錫軍端起相機對準遠方,鏡頭中落入一隻在碧波上展翅的白天鵝,身披霓裳般的晚霞。

  “現在米東區的幾個水庫有金眶鴴、塍鷸、紅嘴鷗、鸊鷉等二三十種鳥類,比以前多出三四成。其中不乏黑鸛、天鵝、螺紋鴨這樣的國家一級、二級保護動物。”近日,王錫軍告訴記者,他在烏魯木齊市及周邊“追鳥”已滿十年。

拍攝中的王錫軍。 受訪者供圖
拍攝中的王錫軍。 受訪者供圖

  “你看!兩口子吵架,老公要離家出走了!”王錫軍又迅速將鏡頭對準遠處兩隻追逐的白鷺按下快門。王錫軍喜歡透過鏡頭充當編劇,“腦補”鳥兒之間的各種對話和故事情節。他說:“精彩往往在一瞬間,守著鏡頭、耐心等待,才是‘追鳥人’的常態。”

  春夏之時,王錫軍除了回家補給吃喝,基本都在水庫附近泡著。為了近距離拍攝鳥兒,就用帳篷、茅草搭起個偽裝窩棚,藏在裡面一動不動,一拍就是六七個小時。最長的一次拍攝,他持續追蹤了4個月。

  自從迷上攝影,王錫軍前後買了8台相機,為成千上萬的鳥兒拍下十萬多張照片,每一幅照片背後都有故事。“鳥兒有豐富的精神世界,奉獻、團結、忠貞,‘一夫一妻’製的天鵝是典型代表,它們才是神仙眷侶。”近幾年,王錫軍最期待的“模特”是一隻歪脖子天鵝。

  每年4月初開始,作為候鳥遷徙路上的重要“驛站”,烏魯木齊周邊的眾多河流、湖泊、水庫、濕地成了候鳥的逗留歇息地。10年來,王錫軍不僅記錄著這些南來北往的鳥兒,也記錄者烏魯木齊生態環境的變化。

  “我從小就在水庫捉魚、追鳥玩,那時候就只有野鴨、鸕鶿等幾種常見鳥。這些年米東區水域變化大,水越來越清,水裡的生物也越來越多。有水有食,安家落戶的鳥兒也更多了。”王錫軍說。

  其實,天鵝、侏鸕鶿等珍稀鳥類,對生態環境和水質要求都很苛刻,這些生態系統“晴雨表”鳥類的出現,是烏魯木齊米東區生態環境改善的直接體現。當然,這些變化,與烏魯木齊連年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密不可分,接連實施的生態修復、景觀改造、河道環境綜合整治等生態工程,讓鳥兒有了更美好、更舒適的家園。

  鏡頭裡的才是真正的“人與自然”,對王錫軍來說,拍鳥也早已超越了普通的愛好。“只要有閑暇,我就一直拍下去。希望大家通過我鏡頭中的鳥類世界,愛上自然、保護自然。”王錫軍說。(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