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數字革命德法意為何“拖後腿”?

2022年06月17日06:48

  【環球時報駐法國、意大利、德國特派特約記者 於超凡 謝亞宏 昭東 環球時報記者 趙覺珵】經常有媒體報導,相較於中美,很多歐盟國家的數字化水平不高。不過一個有意思的現像是,在歐盟的27個成員國中,德國、法國、意大利的總體數字化水平分別排在第11位、第15位和第20位,與它們的歐盟前三大經濟體地位嚴重不符。歐盟去年發佈《2030年數字指南針:歐洲數字十年之路》,希望在數字革命中“奮勇爭先”,然而是什麼原因導致德法意等經濟強國,在數字轉型的過程中拖了歐盟的後腿呢?

  開敏感視頻會,德總理要去國防部

  德國《經濟週刊》日前用總理朔爾茨的例子,來說明該國的數字化水平。報導稱,由於總理府沒有安全的視頻通話線路,朔爾茨每次參加敏感的北約視頻會議時,都必須乘車前往國防部。

  朔爾茨的經曆只是德國數字化水平不高的縮影,而這個工業發達國家在這方面的“奇聞軼事”還有不少。比如法新社報導稱,去年德國政府聲勢浩大地宣佈,該國教師終於可以擁有自己的電子郵件地址了,這種“興奮”之情讓人“閃回”上世紀80年代。同樣在去年,德國政府宣佈將“退役”聯邦議院的1600台傳真機,而此次事件讓很多人驚奇地發現,在這個年代,德國立法機構還有這麼多“老古董”。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由於互聯網連接不穩定,德國不管是遠程工作還是遠程教學,都出現各種問題。《環球時報》記者在德國各地採訪,也經常碰到各種不便,比如公共場所很少提供免費的無線網,在偏僻地區還經常遇到“網絡盲區”。

  法新社認為,儘管德國在許多技術行業位於“頭部”,但這個歐洲最大經濟體在數字化方面一直被批評“落後”。據德國《商報》報導,去年11月歐盟委員會公佈的《2021年數字經濟與社會指數(DESI)報告》顯示,德國的數字化指數為54.1,略高於歐盟的平均值50.7, 在該組織27個成員國中僅排在第11位。DESI是歐盟專門設計的綜合測評指標,從連通性、人力資本等方面對歐盟整體以及各成員國在經濟與社會數字化方面的表現進行打分。

  對於本國的“成績”,有德國媒體發出“靈魂拷問”:“為什麼歐洲最富有的國家跟不上(時代)步伐?”其實,德國不是唯一一個在數字化方面拖了歐盟後腿的經濟強國,同樣的事情還發生在法國和意大利。

  作為歐盟第二經濟強國,法國的DESI為50.7,比歐盟平均水平還低,在歐盟各成員國中位列第15位。法國總體固定寬帶覆蓋率為71%,而歐盟的平均覆蓋率達到77%。僅有15%的法國企業為其員工提供信息和通信技術培訓,嚴重低於歐盟多數國家。法國僱主協會去年的一項研究顯示,1/3的法國中小企業表示,數字化轉型不在其近年的議程上;不到1/5的法國公司在製定戰略時採用人工智能進行輔助決策。

  “誕生了伽利略和馬可尼等科學家的意大利,對數字技術的抵製出人意料”,據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報導,當手機在其他國家還是稀罕物的時候,許多意大利人就已經開始使用這一現代化通信工具。然而現在,經常使用互聯網的意大利人卻並沒有預料中多。

  去年,意大利的DESI為45.5,在歐盟27個成員國中倒數第八。在人力資本這一項評估中,意大利得分為35.1,在歐盟各國中倒數第三。《環球時報》記者發現,即使在首都羅馬,意大利室內的手機信號普遍也不算太好,在公園等空曠地帶不時會出現沒信號的現象。

  人才少、顧慮多

  德法意三國的經濟實力在歐盟名列前茅,但其數字化水平卻屈居末流,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有很多。對這三個國家來說,有些原因是共同的,有的則是由各自國情決定的。

  首先,人力資本以及人才資源不足是德法意數字化轉型都面臨的一大障礙。根據歐盟去年的DESI報告,意大利只有42%的民眾具備基本數字技能,而歐盟的平均水平為56%。這可以部分歸因於意大利人口的老齡化。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指出,意大利的中位年齡為全歐洲最高。據路透社報導,歐盟統計局的數據顯示,意大利的信息及通信技術畢業生每年約為5000人,比很多歐盟國家都少。與此同時,法國僱主協會去年的一項研究顯示,數字人才的流失是製約法國數字化的重要因素:到2022年,法國信息和通信技術人才缺口將達到20萬,大批相關領域的人才準備出國工作,更加劇了法國的“數字人才赤字”。德國政府數據顯示,德國IT行業2020年有8.6萬個工作崗位缺人,而這一情況去年沒有得到改善。人口老齡化也讓德國勞動力短缺問題加劇。德國聯邦統計局預測,到2035年,該國勞動年齡人口(20歲-66歲)數量或下降11%。

  其次在互聯網的連通性方面,法國不及歐盟平均水平,法國的總體固定寬帶覆蓋率比歐盟各國的平均覆蓋率低了6個百分點。據法新社報導,今年3月,意大利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近1/4的意大利人不使用互聯網,1/3的意大利家庭沒有固定網絡連接。根據德國聯邦交通與數字基礎設施部的數據,到 2020 年年底,該國只有 20.2% 的大城市以外家庭能夠獲得高質量的互聯網連接。

  第三,德國等歐洲國家民眾對數字化的疑慮較多。波蘭智庫東方研究中心(OSW)認為,德國民眾對網絡犯罪以及網上交易安全等的擔憂,以及對個人數據和隱私的保護使得他們對數字技術持保留態度。此外,根據審計與諮詢公司安永會計師事務所2021年發佈的一項調查,12%的德國員工擔心數字技術的推廣會增大失業風險。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家對外開放研究院、全球創新與治理研究院研究員趙永升16日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對於歐盟而言,數字化涉及數字主權、數字邊界等問題,尤其對法國、德國、意大利等歐盟大國更是如此。由於數字企業的運作方式與傳統行業不同,很多數字化操作無形中可能會侵犯數字主權,這是歐洲大國非常在意的。相較之下,對於一些較小國家而言,數字主權並不是其考慮的主要問題,它們更看重如何吸引更多數字企業投資、擴大本國就業等。

  趙永升稱,歐盟大國還在努力保護本土的數字企業,防範以美國企業為主的外國數字巨頭對本國產業造成巨大沖擊。對較小國家而言,本身也不寄希望於本國能出現大的數字企業,反而更希望吸引外國數字巨頭入駐。

  德法意三國在發展數字化方面,還面臨著由各自實際情況造成的不同原因。OSW在分析德國數字化水平不高的原因時指出,該國的經濟創新模式是漸進式的,能有效地適應技術調整,但不太適應技術巨變,而這種特點會進一步推遲技術變革。“德國之聲”稱,有專業人士認為,德國16個州在文化、教育等領域有權製定自己的政策,而這阻礙了聯邦政府推進公共部門的現代化。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援引專家的話分析稱,政治因素在意大利的數字化轉型方面起了阻礙作用。文章稱,從2001年到2011年,貝盧斯科尼曾長期擔任意大利總理,而他是一位電視業巨頭,互聯網對他來說意味著商業危機。意大利電信是該國主要的固定電話運營商,它有意放慢寬帶的引進速度,以維持其主要資產——銅電纜網絡的價值。

  此外,經合組織去年發佈的報告認為,由於意大利很多企業都是小微企業,因此無法將更多投資用於數字化轉型,導致它們和其他國家企業之間的“數字鴻溝”越來越大。還有分析人士指出,意大利小微企業大多為家族企業,很少引入家族以外的人士參與經營,使得其視野難以擴展,不傾向於使用新技術。

  優勢還在,但需奮起直追

  儘管外界經常批評德法意等國在數字化方面落後,不過《環球時報》記者在採訪時發現,這些國家民眾對此比較“淡然”。對他們來說,網絡並不是生活的一切,這些人更喜歡看書、聽音樂,享受非數字化的生活。此外,一些媒體和專家認為,德法意等國在科技創新方面擁有眾多優勢,加之這些國家已經製定了數字化戰略,未來前景光明。

  德國《世界報》認為, 在數字化方面,德國和歐洲的潛力被低估了。德國的數字化道路就像4x100 米接力賽,前300 米完美完成,最後100米出現失誤,但如果德國現在設置正確的路線,就可以重回前列。德國擁有推進數字化所需的人才基礎。歐盟去年的DESI報告就顯示,70%的德國人擁有最基本的數字技能,高於歐盟的平均水平(56%)。

  英國《自然》雜誌稱,如果沒有人工智能(AI)和機器人技術的幫助,現在很難推進數字產業轉型。歐洲的機器人技術走在世界的前列,而意大利機器人專家的水平則在歐洲居於前列。此外,布魯金斯學會2020年的一份報告顯示,意大利製訂了世界上最全面的AI發展計劃,還擁有多個高水平的AI研究基礎設施。

  在疫情中,隨著遠程辦公和遠程教育的流行,德國也看到自身的不足。不管是企業,還是學校以及政府等,都在大力推動數字化建設。德國政府已發佈數字化建設文件,未來政府將嚐試在“綠色轉型”和數字技術之間建立協同效應,繼續推進“工業4.0”,爭取在數字轉型方面獲得領導地位。

  法國也為數字化轉型注入“強心劑”。2021年10月,馬克龍政府推出“法國2030”投資計劃,旨在通過結構性變革更好應對時代挑戰,而數字化轉型就是這一計劃的主要目標之一。意大利也已經製定了數字化戰略。在製定的後疫情經濟複蘇計劃中,意政府計劃將約480億歐元的資金用於數字化轉型,以縮小與其他歐盟國家的差距,具體措施包括加強民眾的數字素養和職業培訓、通過數字技術提升醫療衛生系統、擴大全國高速網絡覆蓋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