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在“豫康碼”里的河南村鎮銀行儲戶:存款八位數卻進不了鄭州

2022年06月16日08:19

  來源:大眾網

  海報新聞記者 鄧波 文露漪 張珈瑋 呂樂 報導

  從6月10日開始,多位前往鄭州維權的河南村鎮銀行儲戶們,被違規賦予了紅碼,有的儲戶甚至被拉去了隔離點。直到6月14日紅碼事件在網上發酵,這些被困在豫康碼里的儲戶才逐漸恢復了綠碼。

  然而,無論是“變紅”還是“變綠”,此次豫康碼轉碼事件背後都充滿了蹊蹺。

  存款八位數卻進不了鄭州

  4月18日,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等多家河南村鎮銀行發佈通告稱,系統升級,網上手機銀行不能使用。多位儲戶發現,自己在這些銀行里的存款無法取出。

  王女士在河南的這些村鎮銀行有8位數的存款。發現存款無法取出後,5月份她曾趕到河南,但在銀行門口被要求登記並被帶走隔離5天后勸返。

  6月12日早上,王女士再次踏上了鄭州取錢路。

  因此前已經從其他儲戶處得知乘坐高鐵、飛機等公共交通會被賦紅碼,王女士與同伴一行3輛車17人,選擇從浙江義烏自駕1000多公里前往河南鄭州。可讓她沒想到的是,經過十多個小時的顛簸,他們卻在下高速進入鄭州的路口被攔了下來。經過掃碼,王女士一行中,有同伴的健康碼變成了紅碼,而有些人則還是綠碼。更讓人感到驚訝的是,同行人中有人有兩個手機號,在村鎮銀行登記過的儲戶手機掃碼為紅碼,而另一部未登記過的手機號掃碼則為綠碼。

  王女士一行被攔了近兩個小時,這期間河南的工作人員告訴她們,要麼返回,要麼就地隔離14天。王女士與同伴準備嚐試從國道再次進入鄭州時,又被攔下並被拉進一家酒店。6月14日下午,王女士一行人的健康碼在她們強烈要求下,變成了綠碼,一行人也被送到了回程的高速路上。在路上摺騰了兩天,她們連鄭州都沒有進去過。

  儲戶被設為“入境人員”賦紅碼 媒體曝光後轉綠碼

  記者統計發現,大量用戶豫康碼被賦紅碼原因顯示為“入境人員”。浙江儲戶張琪(化名)告訴海報新聞記者,6月12日她乘火車從浙江達到鄭州東站,出發前她已經通過支付寶報備了個人行程信息,並持有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6月12日18時她在鄭州東站掃瞄場所碼後,豫康碼變成了紅碼,轉碼原因顯示她屬於“入境人員”。現場工作人員查詢發現張琪並非國外入境,便讓她去鄭州市人民醫院做核酸後聯繫社區工作人員辦理轉碼。

  12日19時,張琪在醫院采樣時遇到了2名和她同樣遭遇的儲戶,她們分別來自浙江、四川。當晚3人核酸結果已出,為陰性。然而因紅碼,3名女生深夜仍無法入住酒店,只能返回醫院大廳休息。次日,無處可去的3人在馬路邊見到了鄭州任砦社區工作人員,但工作人員表示如果繼續留在鄭州,則無法為其辦理轉碼。

  最終,3人被帶到了鄭州航空港區的酒店居住,3人的房間隔壁還住著值班人員,值班人員提醒她們24小時不要出房間,之後會有河南銀保監局的人過來溝通。

  黑龍江儲戶陳龍(化名)也經曆了豫康碼“紅變綠”的過程。6月12日,他乘飛機到達鄭州。在掃機場場所碼後被賦紅碼,顯示他為“入境人員”。他找到機場入境處,工作人員核實後在電腦上幫他轉碼。在電腦上陳龍看到自己來鄭州前所在地一欄顯示為國外,且已經被鎖定無法更改,這與實際情況不符。“我身邊其他非儲戶的紅碼乘客在申報後可以通過更改所在地馬上轉碼,我就不行。”陳龍說。6月13日,陳龍在河南銀保監局門口被當地巡防大隊帶到一處賓館居住。

  成都儲戶廖女士6月13日來鄭州被賦紅碼後,睡了一天馬路。她曾在6月14日上午點擊豫康碼上申請轉碼的鏈接,卻被系統告知“當前無風險,無需申請轉碼”。

  儲戶們發現,在大量媒體報導了“賦紅碼”事件後,他們的紅碼又悄悄變回了綠碼。

  6月13日下午,陳龍的豫康碼變為綠碼,他詢問巡防大隊人員自己是否可以自由行動。“他們說可以離開鄭州,但如果在鄭州隨便亂走還可能變回紅碼。”陳龍說。6月14日中午,張琪3人也陸續發現豫康碼轉為綠碼,目前她們仍然留在酒店等候銀保監局回覆。

  律師解讀:“給儲戶賦紅碼”實為限制人身自由、竊取他人信息

  6月15日,海報新聞針對“儲戶豫康碼被賦紅碼”一事致電鄭州市衛健委。工作人員回應:近日他們也收到大量群眾反映,但賦碼問題不歸衛健委管,根據目前疫情防控政策,由當地防疫指揮部的大數據組負責健康碼問題。

  針對“河南村鎮銀行儲戶健康碼變紅”問題,記者採訪了上海申倫律師事務所主任馬文斌。他介紹,健康碼、行程碼設立的法律來源是《傳染病防治法》:政府行政部門為防控傳染病,可以採取一定措施對公民人身自由作出暫時的限制。但同時也要求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的衛生行政部門要注意保護公民的隱私問題。

廖女士紅碼時,豫康碼顯示無需轉碼
廖女士紅碼時,豫康碼顯示無需轉碼

  此外,一個人去哪兒這屬於個人隱私問題和個人信息,除非涉及傳染病防治或者是涉及國家安全、國家安全法必須有明確的法律規定的才能限制、標示。

  馬律師還介紹,河南多家村鎮銀行和儲戶之間僅僅為合同糾紛,儲戶無法取款後進行合法上訪也是法律賦予公民的權利。現在將儲戶健康碼賦紅碼導致儲戶無法正常出行,實際上是在濫用權力,將應該應用於傳染病防治法的技術手段用於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同時不正當地竊取了他人信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