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收餐起糾紛 四川一新婚夫妻婚宴當天和酒店“鬧進”派出所

2022年06月14日14:20

  旭濤做夢都沒想到,一家人精心置辦的婚宴,竟成了一場劫。

  6月6日,旭濤和妻子在四川宜賓城市名人酒店舉辦婚宴。婚宴當天,旭濤一家因不滿酒店方在未徵得家人同意的情況下收拾餐桌,與酒店方產生糾紛。

  旭濤認為,酒店方的行為有變相“驅趕客人”之嫌,讓作為招待方的一家人很沒有面子,要求酒店道歉賠償。酒店方則給出388元的賠償,但未被接受。

  溝通無果,酒店以旭濤拒絕支付酒席尾款為由,報警處理。據瞭解,警方到達後雙方仍協商未果,便到派出所進一步調解處理。最終,旭濤支付了1.2萬元酒席尾款,酒店方則免除了3388元費用。

  然而,旭濤並不認同酒店方的處理態度和方式,在平台發文怒斥酒店行為。對此,四川宜賓城市名人酒店相關負責人表示,酒店存在一定管理疏漏,多次對客人進行道歉,且願意提供一定補償。但客人多次增加索賠金額,並在網絡發文,讓酒店方無法接受。

  據悉,目前旭濤已將此事投訴至當地監管部門。

  “敬個酒的工夫桌沒了”

  “真是離譜!”旭濤向新黃河記者抱怨道。

  2021年10月,旭濤和林栩決定舉辦婚禮。經過商量,婚宴地點被定在四川宜賓城市名人酒店。兩家請得客人不多,但關係都很親近。“一共定了10桌,每桌標準是2399元。”旭濤說,他向酒店支付了1萬元定金,還預定婚宴當天的兩桌晚宴。

  2022年6月6日婚宴當日,旭濤稱,正式開餐的時間要稍晚一些。“發筷子的時間是下午1點多,大概在1點50分左右,我和愛人去送幾位提前離開的客人。”旭濤說,當他送客回來,意外發現服務員已經在收拾餐桌了。

  “當時的時間是2點18分,距離開餐只有1個小時,很多人沒有用完餐,有的客人去別的桌敬酒,回來一看自己的桌沒了。”旭濤說,服務員收桌的聲音很大,他發現後急忙製止,並聯繫了酒店銷售人員。

  “但是當時已經收了8個桌,整個廳里還剩兩桌客人。有的飯菜還沒動過就直接倒掉了。其間根本沒有人詢問過我們,是不是要打包,能不能收。”旭濤說。

  根據旭濤與酒店銷售的聊天記錄顯示,酒店銷售稱:“因為正常情況是您們晚餐也是在這個地方用餐,所以他們要收拾桌面準備晚餐場地。但是由於您今晚上的晚餐已經改到包間了,所以他們看到吃剩的擺在桌子上就想給您處理了。這個非常抱歉,是我們服務員沒考慮到,我也給他們打電話說了影響了您這邊。”

  新婚宴當晚進了派出所

  旭濤告訴新黃河記者,酒店方從未告知其有用餐時間限制,但下午1點開始用餐,2點就忙著收桌,且中間未有任何知會,這讓一家人不能接受。

  “酒店的行為已經嚴重影響到我們請來的客人。有客人看到服務員開始收桌了,就急忙提醒大家快點吃,快點走。”旭濤說,自己舉辦婚宴,是為了招待親朋好友,酒店方卻做出了非常不禮貌的行為,有“變相驅趕客人”之嫌,這讓一家人覺得很沒有面子,“而且這種浪費食物的行為,我們也不能接受。”

  據瞭解,事後夫妻倆找到酒店方溝通。“我們想要一個說法,但是直到晚上,我們甚至沒有聽到過一句誠懇的道歉。酒店的態度十分強硬,讓我們抓緊結清尾款。”旭濤妻子林栩說。

  據瞭解,夫妻倆要求酒店給出說法,不然不能結尾款,酒店方報了警。民警當面調解無果,雙方被帶到派出所做進一步調解。最終雙方簽了調解書,旭濤支付了尾款1.2萬元,酒店方則免除了3388元費用。

  事情看似告一段落,但新婚當晚就進了派出所,旭濤和林栩覺得既無語又氣憤。

  宜賓城市名人酒店:

  一直向客人賠禮道歉卻遭發文“誹謗”

  旭濤說,自己籌備婚禮已經48小時沒有好好休息,在派出所調解時自己只想快點得到休息,只好籤了調解書,並不代表認可酒店的處理態度和方式。

  “我們開始只是要求一個誠懇的道歉,但鬧成這樣,必須給我們賠償。”旭濤說,他要求酒店相關負責人當面道歉,同時賠償一家人1.5萬元,但遭到酒店拒絕,自己也被“拉黑”。他一氣之下,將事情經過發佈至網絡平台。不少網友到留言,要求酒店給出解釋。

  為了進一步核實情況,6月13日,新黃河記者致電宜賓城市名人酒店,輾轉聯繫到該酒店市場經銷總監楊先生。楊先生表示,酒店在日常工作中,對於用餐時間方面並未對客人有任何限制,一般情況下,客人離開,服務員便開始收餐,並會與客人進行溝通。

  事發當天服務員見客人離桌,便開始收桌。“新來服務員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所以我們也深感抱歉,這是我們管理上的疏漏。”楊先生說,“我們對客人道了歉,並最終申請了388元的賠償金,以及贈送紀念禮品,但是客人不接受,要求千元以上的賠償。”

  “我們的食物成本也是很高的,所以希望客人能諒解。但是客人不接受,我們的銷售人員也很無奈,只能報警,讓民警協調處理。”楊先生說,“客人開始索賠千元,後來民警到達增加到兩千,如果去了派出所就是三千,過了淩晨2點就是四千……”三番五次“加價”,讓酒店方無法接受。

  “調解後,客人又要求1.5萬元賠償,我們沒有答應。他們就開始在各個平台上發帖,說我們酒店轟趕客人,在這邊用餐就會被送到派出所等等。”楊先生說,客人還利用自己“百萬博主”的稱號,以“威逼”的形式,不答應就曝光,“這種我們也是無法接受的,我們也有自己的底線。”

  楊先生說,去派出所是因為雙方未達成一致,民警需要做進一步調解,並非酒店方單方要求。對於客人發帖,酒店方也進行了舉報處理。“酒店方希望以調解的方式為主,但客人的行為有些過激,且對酒店方造成了一定負面影響。我們舉報後系統也判定屬於誹謗,進行了下線處理。”

  對於酒店方的說法,旭濤並不認可。“他們的道歉,是帶著譏笑和不屑的。”旭濤說。

  據悉,目前旭濤已將情況投訴至當地監管部門,根據最新投訴反饋顯示,由宜賓市翠屏區商務局負責處理。6月13日,新黃河記者致電宜賓市翠屏區商務局,暫未得到回覆。(旭濤、林栩為化名)

  來源:新黃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