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聯IPO:吃盡紅利,難掩焦慮

2022年06月13日16:26

作者 | 喀戎

編輯 | 唐飛

起家於華強北的“數據線”公司綠聯也要衝擊IPO了。

深交所官網顯示,2022年6月2日,深圳市綠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為“綠聯”)創業板IPO已獲受理。

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1年,綠聯營收分別為20.45億元、27.38億元以及34.46億元,年均復合增速為29.80%。傲人的營收增速,不僅吸引了高瓴資本等機構關注,也為綠聯衝擊IPO帶來底氣。

但是與亮眼的營收數據不同,2019年-2021年,綠聯的淨利潤分別為2.27億元、3.06億元以及3.05億元,同比增速分別為34.8%和-0.3%。可以看出,綠聯淨利潤增速不光斷崖式下跌,2021年淨利潤更是同比降低。

綠聯為何陷入“增收不增利”的怪圈?透過招股書來看,海外市場的不穩定性增加,或許是主要原因之一。

1、海外貢獻半數營收

與大部分中國消費電子品牌偏安於本土市場一隅不同的是,綠聯稱得上是一個“國際品牌”。

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1年,綠聯主營業務境外銷售佔比分別為 43.49%、47.38%以及46.09%,可以說海外市場幾乎貢獻了公司的半數收入。

相關人士透露,綠聯的產品以純硬件形式為主,不牽涉太多的數據、算法,相比於企業出海的軟件產品具備一定“審查”上的優勢。

但綠聯之所以成功“出海”,最主要的還是因為搭上了中國的供應鏈紅利以及海外電商的風口。

千禧年後,因加入了世貿組織,中國得以通過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以產品換資本。由於臨海,且有物流優勢,再加上相關政策支援,深圳順勢成為中國重要的電子產品產業帶。在此背景下,張清森在深圳市龍華區大浪創立綠聯科技。

2021年9月,綠聯總經理何夢新表示:“龍華大浪工廠多,擁有多層次勞動力資源,且地理位置靠近東莞,非常適合供應鏈佈局……我們認為綠聯在龍華大浪這個地方發展起來,是天時、地利、人和的體現。”

除了享受到中國的供應鏈紅利外,綠聯在海外市場如魚得水的另一個關鍵因素還在於其緊緊抓住了海外電商的風口。

2014年,在中國電商領域節節敗退的亞馬遜中國轉變策略,不再以中國買家為重點,而是聚焦中國賣家,幫助中國賣家做出口業務。比如,2014年6月,亞馬遜“全球開店”項目對中國賣家開放日本及加拿大站點,隨後又陸續開放了六個地區和國家的站點,至此,中國賣家可以借由亞馬遜的電商體系將產品賣到境外。

嗅到商機的綠聯迅速抱住亞馬遜“大腿”,據張清森透露,僅入駐亞馬遜半年時間,綠聯就“做到每天2萬多美金,而且還繼續高速增長。”

事實上,即使到今天,亞馬遜都是綠聯的主要銷售渠道之一。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1年,綠聯來自亞馬雲的營收金額分別為6.41億元、9.78億元和11.49億元,占營收的比重分別為31.39%、35.83%和33.41%。

2015年亞馬遜上線了針對企業採購市場的“企業購”業務,綠聯再次把握住了這個絕佳機會,第一時間開通了該業務,快速將消費電子產品從C端用戶拓展到了B端企業採購用戶。

“在消費電子行業,企業採購市場業務長期佔據著整個市場的30%-50%。自開通亞馬遜企業購以來,綠聯在企業採購市場業務實現了迅猛增長。以2020年4月為例,來自企業端的訂單數達到了近8000單,同比大幅增長。” 綠聯運營總監雷傑在一次採訪中說。

綠聯的“華麗轉身”,是中國傳統製造業轉型的縮影,更是中國製造企業在全球貿易鏈中自下向上升級的典範。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亞馬遜Seller Rating的排名中,綠聯科技的主店舖Ugreen幾乎在每個站點的排名都是和目前綜合排名第一的安克創新(Anker)是同一等級的。

安克創新也是國內出海領域的翹楚,2020年8月在深交所創業板掛牌上市。雖上市時間不同,但同屬消費電子行業,又都是以跨境業務見長,未來綠聯科技與安克創新或註定有“一戰”。

2、海外市場的不確定性

雖然過去幾年,憑藉類似“剪刀差”的方式,綠聯在海外市場混得風生水起。但是隨著海外市場變化,綠聯的業務模式其實也存在一定風險。

首先,從中國跨境電商行業的發展趨勢來看,伴隨著中國智能製造轉型、勞動力紅利減少、防疫措施等因素影響,跨境電商企業很難再像此前一樣靠兩地存在的天然“勢差”賺取利潤。

海關總署數據顯示,2022年Q1,中國跨境電商出口總額為3104億元,同比僅增長2.6%,再無往年50%以上的增速。再考慮到疫情對於深圳、上海等重要進出口港口城市的影響,接下來一段時間,“綠聯們”的壓力不小。

其次,物流成本上漲也在一定程度上侵蝕了利潤空間。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1年,綠聯的物流成本分別為 3.06億元、3.95億元以及 4.36 億元,占主營業務成本的比例一直徘徊在20%左右。

對於物流成本上漲,綠聯在招股書中表示:“未來若疫情出現反複或者全球航運價格因宏觀經濟、政治變化及燃油價格波動等方面原因增長,將進一步導致運輸成本上升,對公司的盈利水平產生不利影響。”

最後,綠聯主打的數據線、充電器、手機支架等產品並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需要依附於成熟的消費電子類產品。比如,綠聯主打的USB-C多功能擴展塢就主要服務於筆記本、平板電腦等產品。

但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過去幾年消費電子產品的整體增速並不樂觀。美國零售業調查公司Stackline發佈的2020-2021年美國電商增長最快和下降最快的100個類目顯示,平板電腦配件是下降最快的類目,同比下降了67%。

從綠聯海外市場的營收增速,也可以看出需求放緩的趨勢。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1年,綠聯來自境外的營收分別為8.88億元、12.94億元以及15.84億元,增速從45.72%下降到22.41%。

事實上,綠聯的困境,也是大多數聚焦海外市場的中國消費電子品牌需要面對的挑戰。

以被譽為“跨境電商一哥”的安克創新為例,財報顯示,2021年安克創新營收增速同比下降6個百分點,淨利潤增速也下跌了4個百分點。

二級市場上,安克創新的股價表現也波動下行。截止2022年6月8日收盤,安克創新股價僅為64.94元/股,相較於一年前170元/股左右的高點,下跌了61.8%。

3、苦練“內功”穩陣腳

面對一系列不確定性,綠聯選擇從內部下手,希望通過優化成本結構以及挖掘新的渠道紅利穩住陣腳。

首先,綠聯決定改“代工模式”為“自建廠”。

招股書顯示,綠聯產品生產以外協生產為主,自主生產為輔。2019年-2021年,綠聯外協生產佔比分別為75.78%、76.10%以及75.62%。

依仗外協雖然能做到高效率的出貨,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卻降低了綠聯的議價權。以充電類成品為例,2020年,綠聯的採購單價為16.12元,到了2021年,這一價格就漲至19.52元,漲幅達21.09%。

於是綠聯希望用上市募集的資金擴大自主產能,招股書顯示,公司募資的36.57%都將用於產品研發及產業化建設項目。

此外,綠聯還希望降低物流方面的成本,計劃投資1.1億元用於智能倉儲物流建設項目。

其次,綠聯還主動“開源”,拓展新的銷售渠道。

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1年,綠聯境外線下渠道的營收佔比從7.75%提升到了10.77%;境內線下渠道的營收佔比從25.16%提升到了31.34%。

綠聯方面稱,根據公司戰略規劃,公司積極調整線上與線下銷售渠道佈局,線下銷售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由2019年度的17.59%上升到2021年度的21.86%,其中以經銷商模式為主,直銷為輔。

誠然調整供應鏈結構、降低物流成本、開拓新的銷售渠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綠聯的焦慮,但是作為一家科技製造企業,產品本身的競爭力才是致勝關鍵。

2019年 - 2021 年,公司的研發投入分別為 6488.53 萬元、9512.70 萬元和 1.57 億元,研發費用率分別為 3.17%、3.47% 和 4.54%,呈逐年上升趨勢。儘管如此,這個比例還是低於可比同行上市公司的平均值。

截止招股書籤署日,綠聯及其子公司擁有境內專利698項,這其中絕大多數都屬於外觀專利,發明專利僅有11項。一旦發生計算中樞式的消費電子平台遷移(類似功能手機過渡至智能手機),那麼綠聯或許很難跟上時代的節奏。

此外,綠聯受到了多項行政處罰。如2020年10月29日,綠聯科技因生產銷售的PB132綠聯移動電源(20000mAh)不符合國家強製性標準,涉案產品貨值31255元,被監管部門責令停止生產、銷售涉案產品,並沒收違法所得2099.16元、罰款93765元。

*本文基於公開資料撰寫,僅作為信息交流之用,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