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億專項債發行使用提速

2022年06月11日03:37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石健 北京報導

  “專項債發行的初心就是讓地方多搞經營少融資,減少地方融資的壓力。不過,3.45萬億元看似是一個很龐大的體量,分配到地方仍然存在搶奪的情況。”一位正在申請專項債項目的城投公司負責人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

  5月31日,國務院發佈《關於印發紮實穩住經濟一攬子政策措施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要求,抓緊完成今年專項債券發行使用任務,加快今年已下達的3.45萬億元專項債券發行使用進度,在6月底前基本發行完畢,力爭在8月底前基本使用完畢。

  Wind 統計,截至6月4日,今年新增專項債發行規模累計20338.52億元,比去年同期增加約1.45萬億元。今年專項債發行進度已發專項債占下達專項債總額比重約59%,發行進度明顯快於去年。無論從發行規模還是發行進度上均超越去年,但是在不少城投公司看來,專項債仍然“僧多粥少”。城投公司的數據指標、項目專業度、各地政策差異等因素,都在無形中讓城投公司在申請專項債的過程中形成了實力比拚。

  “僧多粥少”

  3.45萬億元專項債,直達縣區級。這對於城投公司而言,能夠有效緩解融資壓力,同時保障新的基建項目開工。

  不過,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城投申請專項債,並非易事。

  “首先是數量上的問題。”江蘇蘇北某城投公司負責人向記者算了一筆“專項債賬”,“按照今年專項債下達的口徑3.45萬億元,平均下來每個省有1000億元左右,再平均到每個地市,可能也就在百億元左右。而城投平台並非唯一申請專項債的主體,還包括政府等其他平台。因此,專項債能夠給部分城投公司帶來資金流入,但實際流入的規模比較有限,並非每個地區都有所改善。雖然專項債的本質仍然是支撐地方項目建設、減輕地方財政壓力,但是城投公司能夠利用的部分仍存在一定的限度。所以,城投公司之間在無形中形成了一種競爭關係。”

  國聯證券研報分析認為,按照《通知》要求,賸餘約1.4萬億元新增專項債將基本在6月發行完畢,預計6月新增專項債發行規模超過1萬億元。

  雖然6月已經創近年來單月發行專項債規模最高紀錄,但是仍然需要城投公司符合一定條件才能申請得到。前述蘇北某城投公司負責人認為,“城投公司申請專項債,主要還是集中在公益項目上,比如學校、醫院、保障性住房以及公共交通等。如果城投在這方面的業務比較少,那麼申請成功的幾率也將大大降低。”

  事實上,這一點也在具體數據上有所體現。Wind數據顯示,從實際投向領域看,2022年1月至4月,新增專項債投向領域主要包括市政和產業園區基礎設施建設、交通基礎設施、保障性安居工程和社會事業,分別對應的占比為30.84%、19.30%、15.24%和15.75%,整體占比超過80%。

  此外,除了專項債數量有限,一些地區也會設置申請專項債的門檻。廣東省廣州市一家城投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在2021年的時候,廣東省新增專項債要求社會事業項目預期收益對專項債本息覆蓋率要超過3倍,能源項目預期收益對專項債本息覆蓋率為1.76倍,其他項目覆蓋率均超過2倍。雖然不同領域的項目預期收益對融資本息的覆蓋程度有所差異,但是總體上都要求收益覆蓋成本。當然,預期收益對融資本息覆蓋程度高的項目在獲取市場化融資方面更有優勢。”

  記者注意到,財政部也對專項債收益方面有著類似的要求。《關於試點發展項目收益與融資自求平衡的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品種的通知》(財預〔2017〕89號)顯示,分類發行專項債券建設的項目,應當能夠產生持續穩定的反映為政府性基金收入或專項收入的現金流收入,且現金流收入應當能夠完全覆蓋專項債券還本付息的規模。

  中泰證券認為,從投資角度看,承接了專項債的城投是值得關注的投資方向;另外,根據政策文件對專項債作項目資本金、項目收益與融資自求平衡的約束要求,如果城投承接的項目有專項債作資本金、項目預期收益對融資本息的覆蓋程度較好,此類城投安全邊際可能更高。

  採訪中,也有一些AA級城投公司存在顧慮,對於能否申請專項債存在信心不足。但是,有業內人士認為,“今年專項債申請更看重城投是否有實體項目,以往片區捆綁式的承接專項債的項目在減少,聚焦中心項目,專業性強的項目更容易獲批專項債,雖然主體信用評級較低,但是仍然被看好。專業類基礎設施建設有助於提升投資效率,防止資金沉澱情況發生。”

  值得注意的是,行業也出現AA級城投公司搶抓專項債的情況。這種情況實際從2021年就開始出現。中泰證券統計,2022年1月至4月,主體評級為AA的城投中,青島西海岸旅遊、瀘州交投、淄博高新、成都新開元城建和成都簡投集團為承接專項債規模最大的前五家城投。而在AAA級城投中,使用專項債的主體項目多為道路交通方面,21月至4月,承接專項債規模最大的前五家城投企業分別為廣州地鐵、廣西交投、深圳地鐵、廣西北部灣投資和廣西鐵路投資。

  政策壁壘需要打通

  記者注意到,早在2020年,由於當時經濟環境等因素交織,專項債券在短時間內大規模發行,並快速下達地方要求加快支出進度、形成實務工作量。但是,多位行業人士認為,從當時的情況來看,債券資金另作它用的情況比較突出,不僅有許多地方財政將資金作為流動資金挪騰,也有許多資金相對緊張的城投將債券資金用於償債或其他用途。

  不過,江西省某財政局工作人員表示,“近年來預算管理日趨嚴規範,地方財政通過預算內的資金挪騰用於支付城投的應收賬款的可能性在減少。同時,財政處於‘緊平衡’的狀態下,城投能夠獲得的財政資金支持存在限度。”

  對此,國聯證券研報認為,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大等背景下,專項債的儘早發行是國家穩增長政策的一項重要的財政措施。推動專項債券資金盡快形成實物工作量,將對今年投資增長起到重要的支撐作用。而承接了專項債的城投公司是專項債項目實現實物工作量的項目主體,相比未承接專項債的城投公司而言,具有更重要的市場地位。

  但有業內人士認為,在專項債使用的規則上,地方仍需優化專項債的使用過程。“比如,一家城投公司原計劃申請10億元的專項債資金,按照一些地方的政策,只有當時需要付款的項目才能申請專項債,這種資金可能在2億元左右,剩下的8億元都是在工程全部完成後再進行付款。這樣城投就只能申請2億元的專項債,因為政策比較固定,所以其中的8億元可能就需要城投自己先去找資金,無形中增加了城投公司的融資壓力。”

  上述業內人士直言,“這種情況至少在東部省份是存在的。其實,國家一直提倡‘債貸組合’,這樣就能夠讓城投公司充分利用專項債的資源。但現在一些地區還沒有完全實現‘債貸組合’。”

  對此,江蘇現代諮詢資產投資管理顧問有限公司投融資事業部總經理、現代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康峰認為,一些地方存在“債貸組合”項目要求較高,絕大多數債券項目無法滿足“債貸組合”的政策要求,導致債券項目資金缺口一直無法得到有效解決。部分項目因配套資金缺口問題長期停滯,無法有效投入運營,實現公益價值。“應該適當降低‘債貸組合’項目的運作難度會有所降低,地方政府市場化轉型後的城投公司參與專項債券項目的部分投資和運營帶來了政策利好。在滿足‘債貸組合’項目申報條件下,城投公司也可以合規使用銀行貸款籌集項目建設資金,或以專項債券資金作為項目資本金,發揮專項債的組合優勢。”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明確指出“在依法合規、風險可控的前提下,財政部會同人民銀行、銀保監會引導商業銀行對符合條件的專項債券項目建設主體提供配套融資支持,做好信貸資金和專項債資金的有效銜接”。對此,國聯證券研報認為,承接了專項債的城投公司在專項債項目市場化融資方面或能獲得政府及當地金融機構的支持,有利於其擴大融資渠道、獲取較低的融資成本。因此,承接了專項債的城投公司安全邊際可能更高,從投資角度看,也更值得關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