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寵大國”日本,是如何阻止棄養虐待寵物的?

2022年06月06日15:00

  林思穎:三聯生活週刊

  人類的世界很複雜,但寵物的世界很簡單,TA需要主人,也需要生存。

  如果你認識到寵物本身就是一位毛茸茸的家人,就會理解,直接遺棄當然是違法的。

  四五年前,我的一位朋友在日本迎來家中第一位毛茸茸的寵物成員後,認真又嚴肅地向我“安利”道,這是一隻安裝了芯片的貓。也許那一瞬間,她看到我疑惑的眼神中跑過了無數科幻電影的奇妙片段,她隨即大笑著向我解釋,芯片的作用只是確認貓咪的身份。

《愛貓之城》劇照
《愛貓之城》劇照

  但我正式瞭解寵物芯片是三年前,那是疫情出現前我最後一次回國休假。當時我試圖把我的貓也帶來日本,於是我第一次知道,如果我的小土貓要合法地登上國際航班,並順利走出東京的機場,除了要有無數疫苗和體檢的證明書,同樣也需要成為一隻“芯片貓”,一隻植入了芯片的小土貓。

  那時候阻止我最終作出決定,放棄帶小貓到日本的原因,一是在當時我住的城市及周邊地區,我沒能找到給貓咪植入芯片的地方,二是擔心植入芯片對剛剛半歲的她是否安全。所以至今,她仍然留守在老家,代替我在老家吃好喝好,平時每次在監控里看到她都覺得,“嗯,又胖了,挺好。”

作者的小貓
作者的小貓

  當時,按照日本的規定,還只有入境日本的貓、狗,必須在入境前注射電子芯片,作為身份識別的唯一證據。但從今年6月1日開始,“芯片”正式成為了日本所有寵物貓狗的標配。根據最新的日本《動物愛護法》,今後從事繁殖或銷售寵物的從業者必須在寵物貓、狗身上植入芯片,寵物主人在購買貓、狗後的30天內,必須登記姓名、住址、電話號碼等信息。已飼養寵物的民眾或動物保護團體等也有給貓、狗植入芯片的義務。這一規定是為了防止遺棄和虐待寵物,同時幫助意外走失的寵物。

  養寵大國對棄寵虐寵的應對

  據統計,截止到去年,日本寵物貓狗的總數量已經達到了1855萬隻,超過了日本15歲以下兒童的總人口數。疫情又進一步推動了日本民眾的養寵熱情,去年的一項調查顯示,日本寵物主人的對寵物狗、貓的年均支出,分別約為35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8萬元)和17萬日元(約合人民幣8600元)。日本寵物市場的整體規模,則已超過約3000億元人民幣。

  日本的寵物相關法律相當強調寵物主人的照料責任,虐待或遺棄寵物都屬於犯罪行為。2017年,日本奈良縣一名寵物主人因反複將寵物貓摔打在地、致其腦出血並多處外傷後死亡,又將屍體隨意遺棄,最終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

  2020年6月起,日本的《動物保護法》進一步規定:無故殺害動物的最高刑期從兩年提高到了五年,罰款額度從2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0萬元)提高到了5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5萬元)。虐待和遺棄行為原本最高是處以1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5萬元)罰款,在此基礎上,又增加了最高一年的刑期。

  即便如此,近幾年日本的虐寵、棄寵案件絕對數量一直在持續走高(一些一線相關執法人員認為,越來越多的人在遇到相關案件時迅速報警,也是案件數量增加的重要原因)。同時,僅去年一年,日本還有約7.2萬隻寵物貓狗因走失或被遺棄而被收容,其中三成沒能找到主人。按照法規,在收容期滿後,這些寵物貓狗被執行安樂死。

《假如貓從世界上消失了》劇照
《假如貓從世界上消失了》劇照

  2019年,日本政府開始大力推廣寵物芯片,並將之作為一項積極建議寫入了相關法律。

  此前,寵物芯片最初走入日本大眾的視野要追溯到2011年的東日本大地震,當時,有超過600只得到救助的走失寵物,因找不到主人無家可歸。這之後,人們認識到寵物芯片的永久身份標識作用。五年後,熊本地震時,不少人因寵物芯片得以尋回自己的寵物貓狗。

  日本較為普及的寵物芯片是一種直徑約2毫米,長8-12毫米的圓柱形電子裝置,由獸醫使用專用的注射器植入寵物貓狗的頸部至肩胛骨附近,費用折合人民幣在300至600元不等。芯片上標示有全球唯一的15位身份編碼,編碼可以對應到數據庫中主人的信息,也能查詢到寵物的名字、品種、出生年月、毛髮顏色等信息。

《寵物醫院》劇照
《寵物醫院》劇照

  寵物芯片的安全性是不少寵物主人最擔心的問題。不過,在世界範圍內,寵物芯片普遍被認為是安全的。主要體現在寵物植入後一般極少出現不良反應,也幾乎沒有因外部撞擊而造成損害的報告。專家稱,植入時的疼痛感接近普通的注射。唯一已知的健康問題是由英國小動物獸醫協會報告的,該協會在超過370萬個植入了寵物芯片的寵物中,發現有兩例出現了腫瘤,但腫瘤與芯片的相關性並不明確。

  這次日本《動物愛護法》修訂強調了給寵物安裝芯片的義務,但主人拒不植入,可能面臨什麼處罰尚無規定。不過從過去幾年的日本法律變化趨勢,這樣的罰則,未來很可能會寫入其中。可以對標的是,英國也已將寵物貓狗植入芯片寫入了法律,同時規定,如果寵物主人不遵守,將面臨500英鎊的罰款。

  寵物老齡化與照料終身

  與國內一樣,以領養代替購買的呼聲在日本的愛寵人士中同樣廣泛傳播。領養寵物的人們在日語中被稱作是“里親”,這一詞語的原義是“養父母”,這也反映了日本社會對寵物領養者的期待或者說是要求──你必須做好了成為父母的準備。

  不久前當我和幾個朋友帶著他們的寵物,去到東京的一個戶外遊樂設施時,我驚訝地發現,那裡在出借嬰兒推車的同時,也出借幾乎同等規格大小的寵物專用推車,兒童票與寵物票的售價也幾乎相當。不少寵物主人身上佩戴著寵物背帶,把貓貓狗狗像嬰兒一樣背在身上,同時會人手一個不小的“媽媽包”裝著寵物吃喝拉撒必備的物品。

  園區內也為寵物和主人安排了方便共同就餐、休息的區域,甚至還有寵物專用的洗手處。朋友說如此周到一般還是在一些對寵物比較友好的設施里,但這樣的“周到”其實折射出了,日本社會正在從多重意義上逐漸把寵物定位成一位名副其實的家庭成員。

《租賃貓》劇照
《租賃貓》劇照

  在日本,想要通過正規途徑領養一隻流浪寵物,需要符合不少嚴格的條件。比如必須確保你居住的房子是被允許飼養寵物且有充足的活動空間。招租廣告中,除了租金等信息,往往還會寫明,是否允許飼養寵物。一些領養機構,還會要求領養人提供家庭成員人數、收入等證明,送養後,大多還會定期回訪或者要求發送近照,以確認寵物情況。

  而在寵物主人線上交流的平台上,雖然沒有明確規定,但主人們為剛出生的幼崽們尋找下家時,大多也會列出類似這樣的條件,同時也會寫明是否已經完成疫苗接種和絕育手術,費用是否需要分攤等。

  隨著飼養環境的改善和醫療水平的提高,日本寵物狗、寵物貓的平均壽命也達到了過去十年以來的最高值,最新平均壽命分別為14.7歲和15.7歲。目前,日本的高齡寵物正不斷增多,已占到日本寵物總數三成左右。

  正是為了應對寵物老齡化的問題,早在2013年,日本就已立法規定,寵物主人有義務照料寵物的終身。但照料年邁的寵物既需要專業知識也需要耗費極大的精力,以至於近幾年,日本的寵物養老院也應運而生,目前日本已有百餘家。這些養老院不僅會為寵物提供全天候生活護理服務,而且大多配備了專業獸醫24小時看護,幫助寵物安度晚年。另外,“人寵共老”的現象也開始變得常見,日本出現了一些提供給寵物主人與寵物共同養老的養老院。

《貓與爺爺》劇照
《貓與爺爺》劇照

  寵物老齡化和醫療問題帶來的則是高額的經濟負擔。我身邊有個朋友領養了一隻小狗,剛到家那段時間,小狗還不適應,多次看診、兩度住院,最終花費2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萬元)。所幸的是,朋友家在領養小狗前,就加入了寵物保險,每個月繳付一定金額的保險費,包括首月醫療費全免,後期就醫或住院時可以賠付50%。

  寵物疾病的高額花費,在日本也催生了寵物醫療保險行業的發展和成熟。統計顯示,在日本有超過三成的寵物主人加入了寵物醫療保險,並且呈現不斷增加的趨勢。

《為什麼貓都叫不來》劇照
《為什麼貓都叫不來》劇照

  很久以前在我採訪一位寵物收容機構的工作人員時,我試圖用極端的假設去聽聽看她的想法,我問她,如果有寵物主人因為主觀客觀的原因,確實無法繼續飼養了,想放棄了,那應該怎麼做呢?她當時正拿著小勺子在給一隻近十五歲,已經幾乎無法站立的白色貴賓犬喂飯,小勺子裡的食物是用熱水泡軟並碾碎的狗糧。

  她說,人類的世界很複雜是會有各種原因,但寵物的世界很簡單,TA需要主人,也需要生存。即使想要放棄寵物,也應該對曾經你選擇過的生命負責。想放棄時,是“你”不合適繼續做寵物主人了,那就應該為TA尋找一位合適的主人。如果你認識到寵物本身就是一位毛茸茸的家人,就會理解,直接遺棄當然是違法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