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康:粵港澳大灣區需率先打通商業文明規則體系

2022年05月29日12:53

  新京智庫

  放在全球合作競爭、共享發展大舞台中去理解京津冀城市群和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意義,才能更好抓住曆史發展機遇。

  文 | 肖隆平 李瀟瀟

  5月29日,在2022年新京智庫春季峰會“城市之策:京津冀對話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的機遇和挑戰”主題論壇上,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創始院長、財政部財政研究所原所長賈康發表了主題為“城市群的創新發展與定製化解決方案”的主旨演講。賈康表示,要放在整個全球合作競爭、共享發展大舞台中去理解京津冀城市群和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意義,才能更好抓住曆史發展機遇。

  1

  服務於將我國推升至發達經濟體的目標

  賈康表示,城市群、都市圈是以大城市或中心城市帶動周邊相關中小城市、城鎮所組合成的一個區域,在一個國家或區域經濟發展進程中,大都具有一定程度的增長極特徵。

  以粵港澳大灣區為例,其納入全局的戰略意圖是服務於把我國一步步推升成為發達經濟體,即在中國現代化取向上,成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強勁增長極。同時,在全球合作競爭中,將力求使其能夠與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東京灣區這些強勁的增長極一較高下。大灣區具備向外輻射、擴散其相關發展效應的功能,將處於中國現代化發展的前沿。

  “京津冀城市群在我國發展過程中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和作用。”賈康說。中央政府多年來通過發佈各項政策文件強調京津冀協同發展,既是問題導向,同時也是重要的目標導向——“積極打造成我國除珠三角、長三角之外的第三大增長極區域。”

  顯然,這兩個區域的發展在我國的經濟發展中都承擔著重要的曆史使命,既要造福於人民的美好生活,又要在發展中貢獻特別的積極因素。

  2

  “創新發展是第一動力源”

  兩大城市群如何才能形成澎湃發展動力?

  “創新發展是第一動力源,京津冀城市群和粵港澳大灣區要在時代風雲變幻中牢牢把握好創新發展的曆史機遇。”賈康說,兩大城市群的創新發展設計思路具有共性,至少包括三個層次的創新內容。

  “供給側改革主線上要解決有效制度供給問題,所以首先要進行制度創新。”賈康表示,要以制度結構的優化帶動整個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的提高,並涉及更豐富的結構內容,比如產業結構、生產力佈局結構、區域結構、收入分配結構等。當下,制度創新在我國已進入深水區,必須攻堅克難。兩個城市群要在改革的攻堅克難過程之中真正打開新局面。

  其次,要有緊跟制度創新的管理創新。兩大城市群的發展,在管理方面要實現從管理調控到現代治理的躍升。同時,管理創新要從宏觀到中觀,進而對接微觀的市場主體(企業)層面,所以兩大城市群無一例外地要引導、鼓勵企業在管理創新方面有所作為。

  企業家的才能要有能夠充分發揮的環境和條件。在企業家精神的弘揚中,要體現創新的意識、膽魄、必要的冒險精神和獨到的商業眼光與管理才幹。“換句話說,就是要宏觀治理和企業家管理都得到優化。讓制度創新拓寬管理創新空間,讓政府、企業家在創新潮流中各得其所,各顯其能。”賈康說。

  此外,賈康認為,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城市群都必須抓住信息革命時代創新的大潮,要以科技創新“第一生產力”發揮重要作用。實踐已經證明,信息革命、數字技術帶來的是顛覆性創新。我國企業在半導體概念之後,已經積極對接到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支撐下的區塊鏈、人工智能等前沿創新領域中,並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在這個意義上,粵港澳大灣區和京津冀城市群,更需要力求衝在科技創新的最前沿。

  3

  協同發展戰略的動態優化

  賈康強調,這種創新發展要特別把握不同城市群的特點,形成能夠經受時間考驗的定製化解決方案,即所謂的“一城一策”、“一圈一策”。

  以北京為例。上世紀八十年代,北京的城市功能定位是我國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科教中心等,後來,又衍生出科創中心的定位,再後來,又發展出了金融街。去年北京證券交易所又正式開鑼,北方經濟發展中心的金融中心實際上落在了北京。因此,京津冀協同發展也要適應這種不斷變化的新形勢,動態優化協同發展戰略和解決方案。

  賈康介紹,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規劃內嵌了將深圳打造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先行示範區的曆史任務,非同小可。這就要求深圳要打頭陣,要先行示範。同時,因為深圳“內嵌”在粵港澳大灣區,還要考慮深圳的中心地位,如何與周邊城市發展形成優勢互補。深圳已經是高科技中心,從初創企業到頭部企業的創新形成了一種良好的發展格局,形成了非常明顯的發展潛力、輻射力和影響力。

  同時也要看到,與深圳毗鄰的香港,雖然GDP已不及深圳,但其與金融制度相匹配的貿易自由化、投資便利化制度安排、機制安排已運行多年,其成熟性和資本項目下可自由兌換的相對優勢,還是深圳難以望其項背的。“所以深圳還需有機對接香港,融合、匹配、協同廣州和珠三角其他各城市,以各自的相對優勢形成合力,才能打造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先行示範區,不辜負粵港澳大灣區承擔打造全球強勁增長極的曆史使命。”

  賈康建議,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戰略需要進一步優化,這也是高水平定製化解決方案要解決的問題。其中,作為大灣區重要組成部分的珠三角,要下決心在改革的深水區進一步攻堅克難,率先充分打通商業文明的規則體系,更好地構建統一大市場,讓各類要素充分流動、調動其潛力進一步釋放。這也需要納入動態優化的城市群、都市圈建設頂層設計的定製化解決方案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