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只喝水不進食?一市民做這事致中度癡呆!

2022年05月29日17:38

  來源:瀟湘晨報

  近日

  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公開了一宗案件

  一位深圳的市民因參加“辟榖”活動

  6天只喝水導致中度癡呆

  引發了糾紛案

  怎麼回事呢?

  深圳一市民6天只飲水不進食

  身體嚴重損害致中度癡呆

  根據南山法院介紹——

  2015年8月1日,原告在其親屬帶領下,自願參加了由被告一王某、被告二某慈文化傳播公司及該公司股東被告三陳某舉辦的“辟榖”活動。王某系此次活動的組織者、宣講者;某慈文化傳播公司系場地提供者。

  根據活動介紹,該活動已舉辦多年,屬於免費慈善活動,並規定有嚴重疾病(絕症或者急性症)的人群不能參加。原告活動期間只飲水不進食,並在高溫室內排汗。

  8月6日活動結束當晚,原告因開車受風導致身體不適,其首選前往無行醫資質的被告四徐某、被告五唐某處尋求醫治。其兩次服用中藥粉後,於8月8日晚因神誌不清轉至醫院救治。

  在一審期間經司法鑒定,鑒定機構對原告作出為“器質性精神障礙”“目前處干中度偏重癡呆狀態”“原告的精神傷殘等級為四級”等鑒定意見。

  原告認為——

  “辟榖”活動嚴重傷害其身體,是其後期生命權、身體權、健康權受到侵害的主要原因,遂訴至南山法院,請求法院判令五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

  對於這起案件

  法院如何判決了呢?

  法院:原告為自願負主要責任

  五被告均有過錯

  南山法院認為——

  各被告及原告自身對結果的產生是否存在過錯、與原告遭受的損害有無因果關係及參與程度是本案的爭議焦點。

  王某、某慈文化傳播公司、陳某三被告對損害後果的發生存在一定的過錯。

  王某、某慈文化傳播公司、陳某及相關證人均稱對參加活動者沒有特殊要求,嚴重疾病者(絕症或者急性症)不能參加並予以告知。可見無論涉案活動是否科學,三被告均清楚該活動適應範圍受限,並非適合所有人群。基於該活動為公益活動,參與者無需繳納費用,活動組織者亦未從中盈利,原告要求活動組織者應對參與者進行身體檢查,沒有依據。涉案活動舉辦於8月1日至8月6日晚,正值酷暑高溫期,舉辦者、組織者雖未限制參加者人身自由,也未限制其飲食,但參與者仍處於相對封閉的空間內進行異於日常生活的“養生”。經相關部門查證,涉案活動參與者中,有一人因發高燒經搶救無效死亡。

  原告對損害後果的發生存在較大過錯。

  原告參加涉案活動,並在高溫天氣下、在相對封閉空間內進行“辟榖”活動,均屬自願行為,且參與者對自身健康、體質等的瞭解程度及其對參加活動的目的、效果的追求影響其對活動的參與程度,即參與該活動本身有一定自甘風險的因素。活動結束當晚,原告即開車受風,並未嚴格按要求保養身體。原告對自體的瞭解以及自體可否參加此次活動的評判,是相當私人的,其在身體不適後,首選向沒有行醫資質的徐某、唐某問診,而非正常途徑的就診,從而貽誤了就診時機,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法院對其過錯程度的認定。

  徐某、唐某兩被告對原告所遭受的損害亦存在過錯。

  徐某、唐某無行醫資質卻為原告進行診療,且在原告接受醫院救治期間,面對醫方要求,仍未及時提供此前為原告診治而開出的中醫藥方。在面對至高無上的生命權、健康權堪虞時,兩被告卻因自身某些考慮,選擇漠視他人的生命權、健康權,拒不配合。

  綜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五條規定,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依照法律規定推定行為人有過錯,其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註:民法典施行前該條文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

  南山法院認定——

  原告對損害結果的產生應負主要責任;

  五被告均有過錯,酌定被告一王某、被告二某慈文化傳播公司及該公司股東被告三陳某應連帶對侵權損害後果承擔20%的責任;

  被告四徐某、被告五唐某應連帶對侵權損害後果承擔20%的責任。

  該案一審判決後,原告、徐某、唐某提起上訴,市中級法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現該案判決已生效。

  “服氣辟榖”活動科學嗎?

  真的可以養生嗎?

  法官提醒:謹慎考慮!

  法官提醒:

  辟榖醫學依據存在爭議

  參加前應謹慎考慮

  本案涉及時下民間頗為流行的“服氣辟榖”活動,舉辦者或經營者除宣傳強身健體外,更將其與“修道”“養性”“參佛”“禮佛”等聯繫在一起,加之此類活動多是以親帶友,口口相傳。

  據本案當事人陳述,此類活動基本未經政府部門審批同意,可謂魚龍混雜,真假難辨。

  法官溫馨提醒——

  “辟榖”養生雖流行,但對於其是否有醫學依據還是存在爭議的。是否有必要通過“辟榖”養生,是否有其他更安全更健康的方式,作為對自體最瞭解的參與者,市民在參與此類活動前,應全面評估自己的身體條件、參與目的等方面,在綜合考量後作出理智的選擇,而非在糾紛及損害後果發生後才後悔不迭。

  對舉辦者而言,是否取古書隻言片語,取皮毛而未重實質,是否盡到注意義務,亦應多方考量。一言以蔽之,“辟榖”有風險,須謹慎。

  來源 | 南方都市報、深圳大件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