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冠決賽不談理想,皇馬是偉大的現實主義者

2022年05月29日10:34

皇馬球員維尼修斯親吻獎盃,他在決賽中打入全場唯一進球。  圖/新華社
皇馬球員維尼修斯親吻獎盃,他在決賽中打入全場唯一進球。 圖/新華社

海明威說過,巴黎是一席流動的盛宴,永遠沒個完。

今天淩晨在巴黎舉辦的這場歐冠決賽,就因為種種原因,推遲了36分鍾。人流湧向法國大球場,造成交通阻塞,大量沒有門票的球迷試圖跨欄入場,警方不得已封鎖街道,甚至祭出胡椒噴霧。

這些充滿情感和理想的球迷為比賽帶來了一種激進和新穎,盛宴就這樣,總免不了紛亂。但作為決賽,它的內容其實平淡無奇。

回想2018年,皇家馬德里就是踩著利物浦實現了史無前例的歐冠三連冠。薩拉赫被拉莫斯狡猾抱摔,意外傷退,卡里烏斯無厘頭送本澤馬大禮,整賽季低迷的貝爾上演逆天倒鉤。

那場比賽,皇馬讓激情澎湃的克洛普明白了一個道理:歐冠決賽,從來不是一個談理想的場合,在這裏只看機會。

皇馬的球隊文化就建立在這個定理之上。它雖然人員頂配豪華,卻不怎麼談理想,平平淡淡,毫無特色,一門心思專注於機會。這種風格因為沒有風格,在齊達內時期被譽為“玄學”。

本場比賽,安切洛蒂治下的皇馬依然詮釋了這一特色,甚至比齊達內時期還玄。全場射正2次,就進了2球,其中1球被判越位。利物浦射門次數是皇馬的6倍,射正9次,教科書般的“亂拳打不死老師傅”。當然,門線上的庫爾圖瓦對此功不可沒。

本屆歐冠一路走來,務實低調的皇馬分別淘汰了巴黎、切爾西、曼城和利物浦,這些都是特別有棱角和有特色的硬茬。在C羅和拉莫斯遠走,典禮三中場遲暮的情況下,這次冠軍來得含金量十足,也更凸顯皇馬的底色。

皇家馬德里是世界足壇最偉大的機會主義者,也可以說是現實主義者。這麼些年,世界足球潮流此起彼落,各種技戰術理念,你方唱罷我登場。作為頂尖豪門,皇馬從來沒有去引領和推動過任何技術性變革,也從來不被技術性變革所吸引,改良和創新的人文理想不吸引它,特色不吸引它,它只是一貫專注於招攬精英,專注於怎麼贏球,特別現實而保守。

皇馬最具激情的時候,也不過是想集齊所有巨星,拚湊一個銀河戰艦出來,這更多是商業野心,不關乎技術理念。近幾年,正是因為技術上的樸實低調,理念上的不追求先進,讓皇馬成了歐洲賽場最成功的俱樂部,如果成功是以冠軍獎盃來衡量的話。

克洛普的利物浦,還是充滿了激情和理想,某種角度而言,這是優點也是弱點。當前在拉丁化的傳控風格蔓延全球之時,足球開始變得節奏緩慢,傳接細膩,有一種陰柔化的走向。克洛普的利物浦,為足球又帶來了純正的剛猛氣息。從激情的揮拳動作,就一望可知,克洛普是個炙熱的理想主義者。他的炙熱,為足球注入了活力,帶來了不同,雖然他兩次在決賽中飲恨於現實。

足球就是這樣,既需要仰望星空,也需要低頭看路;既需要月亮,也離不開六便士,這是江湖自古就有的辯證法。

今夜過後,理想主義者們和現實主義者們又要各自趕路了,正因為他們彼此的堅持,足球才能成為流動的盛宴。

撰文/牛東平(專欄作者)

編輯 韓雙明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