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眾議院施壓FDA劍指研發同質化 中國創新藥誰在裸泳、誰真“闖關”?

2022年05月28日00:13

在創新藥出海這一方向上,有人歡喜有人愁,那麼,在國內“眾望所歸”的明星國產創新藥為何在“出海”闖關上連連遇阻?中國本土藥企“出海”之路,究竟應該怎麼走?

在和黃醫藥索凡替尼、君實生物特瑞普利單抗、信達/禮來信迪利單抗等“眾望所歸”的明星創新藥接連在“闖關”FDA遇阻後,國內本土創新藥出海依舊繼續,這兩天,業內也不斷傳來好消息。

5月24日,生物製藥公司Roivant Sciences宣佈,VTAMA®(Tapinarof)乳膏獲得美國食品和藥品管理局(FDA)批準。該藥物由Roivant專注於皮膚病學的子公司Dermavant Sciences研發,用於外用治療斑塊狀銀屑病成人患者。

隨後不久(5月26日),傳奇生物在美國新澤西州薩默塞特正式宣佈,歐盟委員會(EC)已授予CARVYKTI®(西達基奧侖賽,英文通用名Ciltacabtagene Autoleucel,簡稱Cilta-cel)附條件上市許可,用於治療既往接受過至少三種治療,包括免疫調節藥物、蛋白酶體抑製劑和抗CD38抗體,並且末次治療出現疾病進展的複發或難治性多發性骨髓瘤(R/R MM)成人患者。

在2月28日,Cilta-cel的生物製品許可申請(BLA)已獲得美國FDA批準,用於治療複發/難治性多發性骨髓瘤(r/r MM)患者,成為首款獲得FDA批準的國產CAR-T細胞療法,也是全球第二款獲批的靶向BCMA的CAR-T細胞療法。如今,此款國產CAR-T成功“出海”歐洲,也意味著其國際化進程提速。

在創新藥出海這一方向上,有人歡喜有人愁,那麼,在國內“眾望所歸”的明星國產創新藥為何在“出海”闖關上連連遇阻?中國本土藥企“出海”之路,究竟應該怎麼走?

國產創新藥如何才能受到FDA青睞?

無論是Tapinarof還是西達基奧侖賽,之所以“出海”成功,在業內看來,與其國際多中心臨床試驗(Multi-regional clinical trual,MRCT)的開展密不可分。特別是隨著新藥開發趨於全球化,國際多中心臨床試驗已經被廣泛應用,併成為新藥註冊臨床試驗數據的主要來源,用於不同國家的新藥申請。

根據公開資料,此次獲FDA批準上市的Tapinarof是一種芳烴受體調節劑,芳烴受體在調節自身免疫反應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在多中心、隨機雙盲、載體對照的兩項關鍵性3期臨床試驗PSOARING1和PSOARING2中,Tapinarof達到所有的主要和次要終點,大約五分之一的患者在治療12周後,達到銀屑病面積和嚴重程度指數改善90%以上(PASI 90)的標準。在PSOARING3試驗中,參加過PSOARING1和PSOARING2的患者繼續接受為期40周的Tapinarof治療。中期結果表明,57.3%具有皮膚症狀的受試者在接受治療後達到醫生整體評估(PGA)評分為0(皮膚症狀完全清除),或1(皮膚症狀幾乎完全清除)的標準。此外,患者停藥後治療效果能夠維持4個月。

Tapinarof即為冠昊生物的子公司天濟醫藥研發的新藥本維莫德,該藥最初發現於一種天然微生物代謝產物中分離出來的非激素類小分子化合物,是全球首個芳香烴受體激動劑。這款中國首發上市的全球FIC(First-in-class)療法於2019年就已率先在中國獲批上市,名為本維莫德(benvitimod)乳膏,用於局部治療成人輕至中度穩定性尋常型銀屑病(以斑塊型銀屑病為主),上市許可持有人為冠昊生物控股子公司廣州中昊藥業有限公司。

目前本維莫德已納入國家醫保目錄,根據冠昊生物的公告,2020年本維莫德銷量10萬支,銷售額增長194%,達到4075.8萬元,2021年銷量近40萬支,實現營業收入2992.74萬元。

傳奇生物產品開發平台副總裁武術此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也表示,傳奇生物首款產品CARVYKTI^®之所以出海成功,也是由於傳奇生物將該產品的臨床試驗進行了多中心國際臨床試驗。

“傳奇生物首款產品CARVYKTI^®(西達基奧侖賽)獲美國FDA批準上市是基於臨床試驗CARTITUDE-1(NCT03548207)的研究結果,這是一項在美國開展的關鍵臨床1b/2期、開放標籤、多中心的研究。”武術介紹,CARTITUDE-2(NCT04133636)是一項全球性、多隊列的2期研究,評估西達基奧侖賽在多發性骨髓瘤患者中的臨床表現。該研究旨在評估接受西達基奧侖賽的參與者的整體MRD陰性率。該研究目前正在美國、比利時、法國、德國、以色列、荷蘭、沙特阿拉伯和西班牙招募患者。

此外,針對評估西達基奧侖賽在之前接受過1-3線治療(包括PI和IMiD)且對來那度胺難治的多發性骨髓瘤患者中的效果研究CARTITUDE-4,目前正在澳州、奧地利、比利時、丹麥、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韓國、荷蘭、波蘭、瑞典、英國和美國等國招募患者。

甫康健康科技CEO沈孝坤近日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藥物臨床研發及後期商業化必然會面臨全球市場的競爭,特別是隨著中國加入ICH,中國的臨床數據就需要進一步得到國際認可,在臨床試驗的標準上,也需要挑戰國外最先進的標準治療方案,藥物的質量也必須得跟上。目前,許多國產藥企闖關FDA失敗並非是企業策略的問題,而是在執行層面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問題。例如,根據FDA的要求,臨床試驗必須要滿足多中心的需求,必須具備海外患者入組,但如果本土創新藥企僅以中國患者的數據提交FDA申請,出海受挫則是必然的結果。

“本土創新藥企出海必須要遵循國際原則,要以最新的治療方案進行對比,而不是僅僅以安慰劑做對照。所以,本土創新藥企的出海策略是正確的,但在執行過程中,更要遵循當地的法規政策。此外,在賽道的選擇上也要有一定的差異化,而不是一味紮堆PD-1賽道做佈局,只有做出差異化的競爭策略還有可能獲得成功。”沈孝坤說。

劍指研發同質化

力推“First-in-class”

有業內分析師也指出,隨著我國《以臨床價值為導向的抗腫瘤藥物臨床研髮指導原則》出台,me-too藥物研發受阻,創新藥研發難度和風險提高。此外,“十四五”醫藥工業規劃出台,不斷推動創新驅動轉型。而在海外端,FDA對於國際多中心臨床要求嚴格,國產創新藥出海道阻且長。

在談及當前創新藥企的發展態勢時,有證券分析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當前新藥研發應以為患者提供更優的治療選擇為最高目標,只有提高國內創新藥的研發標準,才能獲得市場青睞。同時,創新藥企提交的臨床數據標準也要以市場上最好的腫瘤創新藥為參照,只有這樣才能提高創新藥的質量,讓真正在做創新藥企業的創新產品用於腫瘤患者,遴選出更多高質量的first in class藥物,獲得國際市場的認可。

這樣的形勢也在近日進一步趨嚴。5月20日,美國眾議院的三位共和黨議員Cathy McMorris Rodgers 、Brett Guthrie和Morgan Griffith聯名向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局長Robert Califf發送了一封關於中國臨床試驗的信函。信中表達了對在美申報上市批準的藥物的臨床試驗,越來越多僅在中國或者主要在中國進行的擔憂。

Rodgers、Guthrie和Griffith三位議員在信中引用的數據顯示,從2016年到2018年,在中國啟動的臨床試驗數量開始激增,在短短兩年左右時間,從不足美國一半到與美國完全持平。到了2022年,數量激增的中國臨床試驗,開始陸續轉化為對應藥物在FDA的上市申請。具體而言,2016 年,23.8%的試驗是在美國啟動的,只有12.5%試驗是在中國啟動的。2017年,美國的試驗啟動率穩定在23.7%,而中國的啟動率增長到15.5%。然而,在2018年,情況發生了巨大變化:美國的試驗啟動率下降至21.6%,而中國的啟動率飆升至21.6%。僅僅兩年時間,中國就與美國平起平坐。

根據CDE“藥物臨床試驗登記與公示平台”公示數據,2021年累計新增登記公示臨床試驗數3278個,相比2020年的2539個增長29.11%。其中I期、II期、III期、IV期增長率分別為30.57%、39.5%、34.59%、57.14%,均高於平均值。

在業內人士看來,此次美眾議院的態度意味著,FDA於2022年陸續以“臨床試驗僅在中國進行,患者多樣性不足”為理由,否決幾家中國公司的新藥的上市申請之後,未來對於中國新藥在美國上市的審核標準,將有可能進一步收緊。

“近期至少有25項免疫檢查點抑製劑,已經或者計劃提交FDA上市申請,而這些藥物的臨床研究數據,都是主要甚至完全基於中國患者人群產生。”三位議員的信中提到,這對於覆蓋未被滿足的臨床需求並沒有幫助。

此外,在信中三位議員進一步強調了FDA腫瘤醫學卓越中心主任Richard Pazdur之前的一個觀點:需要額外的數據以論證藥物在美國患者人群中同樣有效。

“中國創新藥研發進程加速是好事情,但是,這些創新藥是否能滿足不同國家的患者真正的需求還待進一步去權衡。但可以確定的是,此次三位議員在信中提到的問題,也提示FDA後續對中國創新藥出海的監管力度也會不斷加強,使得中國藥企不得不放緩創新藥出海進程,給更多真正具有臨床價值的治療方案利好的機會。”上述證券分析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過去幾年,本土創新藥企出海就需要有充分的心理準備面對不斷變化的審評要求,考慮如何以全球最好療法與全球高質量原研藥進行“頭對頭試驗”。

“隨著仿製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的進展加快,我國醫藥行業的整體格局得到重整。政策為高質量仿製藥帶來結構性機會可期,從而更合理地保障藥品的可及性、安全性和有效性。但是這遠遠不夠,真正first in class的創新藥才是行業發展的終極發現。換言之,在不久的將來,仿製藥、me too藥物將逐漸被淘汰,first in class、best in class 藥物將成為國內主流。”該分析師強調。

(作者:季媛媛 編輯:張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