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資本投資亞太股權市場提速: LP看中“回報跑贏通脹” 大型PE熱衷低估值併購

2022年05月28日05:00

受近期亞洲貨幣彙率較大幅度貶值等因素影響,當前亞洲國家不少行業龍頭企業估值低於合理價格,恰恰給PE機構逢低收購創造難得的窗口期。

面對全球經濟波動加大,大型PE機構吸金能力依然不減。

5月25日,知名PE機構——KKR宣佈完成總額11億美元的亞洲信貸機遇基金募資。

此前一天,安宏資本則完成250億美元的新PE基金募資,重點投向大中華市場。

近日,市場傳聞貝恩資本正準備發行新的PE基金,預計募資規模達到46.5億美元,主要投向亞洲。

在多位PE業內人士看來,這標誌著越來越多全球長期投資資本正重返亞洲股權投資市場。

“受國際形勢變化與美國經濟快速增長等因素影響,去年底不少養老基金與FOF機構還在猶豫是否持續投資亞洲PE市場,如今他們都在討論應該向亞洲地區追加多大的PE投資額度。”一位國內大型PE機構合夥人向記者透露。究其原因:一是,歐美國家高通脹促使越來越多長期投資機構加大PE等另類資產投資以獲取更高長期回報並跑贏通脹率;二是,亞洲經濟穩健增長與產業迭代升級孕育眾多世界級企業,吸引他們紛紛將大部分新增資金配置到亞洲地區股權投資。

值得注意的是,在資本湧入驅動下,越來越多大型PE機構紛紛開啟大手筆收購的征途。

不久前,市場傳聞KKR正與黑石集團聯合競購日本工業巨頭——東芝集團。

無獨有偶。凱雷擬以10億美元收購中國彩妝包材商HCP。

在多位PE業內人士看來,全球大型PE機構大手筆併購背後,頗有抄底投資意味。究其原因:一是,疫情衝擊導致亞洲經濟短期波動加大,令部分行業龍頭企業陷入資金周轉難題,無形間壓低了企業估值;二是,美元升值導致亞洲貨幣彙率大幅回落,也令PE收購成本變相降低,創造難得的逢低收購窗口期。

“更重要的是,隨著俄烏衝突升級與疫情衝擊導致全球產業鏈分工體系重塑,PE機構看到新的產業鏈協同投資機會。”一位美國PE機構負責人向記者透露,如今越來越多國家都希望實現產業鏈自主可控,因此PE機構可以將所收購的企業生產線從單一區域拓展到多個區域,進而獲取新的業務增長空間與更高股權回報。

“目前,現金流相對良好且產業鏈協同重塑性較強的行業龍頭企業,都是大型PE機構謀求抄底併購的主要對象。”他指出。尤其在不少PE機構因各種因素紛紛減少企業併購投資的環境下,勇敢者恰恰可以大顯身手爭取到最佳的收購條款。

KKR的算盤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KKR完成募資的,是首個亞洲信貸投資基金。

KKR亞洲區信貸主管Brian Dillard對此解釋說,在亞洲地區,企業從信貸市場融資的比例遠遠高於北美歐洲市場,令亞洲地區企業融資需求和融資方式之間存在不平衡現象。與此同時,亞洲地區經濟蓬勃增長與繁榮,也促使借款人抓住機會尋求更靈活的融資解決方案。

在多位PE業內人士看來,此次KKR發起亞洲信貸投資基金,還有著另一層算盤。隨著疫情衝擊,目前亞洲國家很多行業均受到衝擊,導致不少行業龍頭企業資金周轉有所緊張,恰恰給PE基金運作過橋貸款或投貸聯動提供巨大的施展空間。

記者多方瞭解到,PE機構提供的過橋貸款利率不菲,部分行業的過橋貸款年化利率或超過10%。更重要的是,通過過橋貸款或投貸聯動,PE機構可以迅速瞭解眾多行業龍頭企業的實際經營狀況,為收購或戰略投資等資本運作打下基礎。

KKR亞太區負責人路明表示,“KKR的信貸策略與其亞洲股權投資戰略高度互補。當前亞洲地區企業在業務快速增長同時面臨不夠豐富的融資選擇,這些機遇為KKR等另類資產管理公司構建了頗具吸引力的信貸投資業務發展前景——比起傳統借貸,KKR可以提供更加靈活且具備差異化的信貸解決方案。”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KKR在全球管理的信貸資產達到1840億美元,是全球最大的非公開市場信貸平台之一,廣泛活躍在澳州、大中華區、印度、韓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和越南市場。

上述美國PE機構負責人向記者透露,目前眾多美元基金LP(主要是養老基金或捐贈基金、富豪家族辦公室)也比較青睞亞洲信貸投資基金。因為過橋貸款年化收益超過10%,足以跑贏當前的高通脹狀況;此外他們認為PE機構擁有更豐富的資產重組與產業整合能力,協助貸款企業如期償還貸款本息,有效提升貸款資金安全性。

記者獲悉,目前大型PE機構管理的信貸投資基金還積極參與PE杠杆收購業務——為PE收購行業大型龍頭企業提供必要的融資支援。這背後,一是杠杆收購貸款的利率相對更高,有些項目的年化貸款利率或達到15%,二是PE機構在提供收購貸款資金同時,會要求收購方簽訂優先償債權等條款,確保自身併購貸款本息償還安全。

企業併購潮起

隨著更多全球資本湧入亞洲股權投資市場,大型PE機構也開啟大手筆收購征途。

近日,市場傳聞KKR正與黑石集團聯合競購日本工業巨頭——東芝集團。且他們面對的競爭對手實力雄厚,包括日本投資公司、CVC資本、貝恩資本等PE大鱷。

此前,凱雷擬以10億美元收購中國彩妝包材商HCP,後者成立於中國台灣地區,主要生產口紅、粉盒、睫毛膏等彩妝包材和護膚包材。

一位專注產業併購機會的歐美PE機構投資總監向記者透露,受近期亞洲貨幣彙率較大幅度貶值等因素影響,當前亞洲國家不少行業龍頭企業估值低於合理價格,恰恰給PE機構逢低收購創造難得的窗口期。

“通常情況下,PE機構在完成企業收購後,一是,通過精細化管理降本增效,促使收購企業創造更高的利潤;二是,考慮業務分拆上市出售等方式,實現可觀的資本運作回報。”他指出。但隨著俄烏衝突升級與疫情衝擊導致全球產業鏈分工體系重塑,如今大型PE機構更願將行業龍頭企業生產線從單一區域擴展到多個區域,促進本地化生產以賦予企業更廣闊的業務發展空間,從而創造新的業務價值。

此外,針對尚未上市的細分行業隱型冠軍級家族企業,大型PE機構也樂於收購,通過引入更多戰略投資者優化企業治理機構,再運作後者上市實現更高的股權投資回報。

在這位歐美PE機構投資總監看來,目前大型PE機構掀起行業龍頭企業併購潮,也在市場意料之中。因為當前企業併購市場的PE競爭壓力悄然減少,令競購者反而能在企業收購談判過程爭取到更好的收購條件與併購條款。

一位大型PE機構亞太部門人士向記者透露,相比熱門行業賽道龍頭企業估值偏高,今年以來他們更願參與成熟產業低估值龍頭企業的併購投資,一方面這些企業業務模式穩健且現金流良好,能有效降低PE收購投資風險,另一方面通過PE的資源整合賦能,企業或許能通過數字化精細化管理與新的業務全球化拓展創造更大的發展空間,令PE機構獲取不亞於股權投資熱門賽道企業的回報。

(作者:陳植 編輯:林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