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長夜難明

2022年05月27日16:48

TCL已經腰斬了。

前兩天讀財報,看到董事會開篇報告寫道:“國際形勢日趨複雜,地區矛盾加劇。隨著疫情持續,全球經濟面臨巨大風險挑戰。”

又看到董事長致辭稱:“奮發圖強,再上新台階”。

結合其一路走低的股價,心中頓感五味雜陳。

作為企業觀察者,我們認為無論是從戰略方向,路線選擇,賽道前景,亦或者國運關聯等多個角度來看,TCL得分都相對較高,長期向好。

但作為投資者,基於多種內外部原因,或者乾脆就從實際結果來看,TCL在過去一年的表現都是低於平均水平,無法令人滿意的。

是什麼造成了這種撕裂?究竟是主觀上經營能力的不足,還是客觀上宏觀環境的影響?

是因為運氣不好嗎?

運氣會持續不好嗎?

針對以上問題,我們希望可以做到複盤分析原因,再從原因出發,進一步探尋未來。

01 面板週期

有以下幾個信息是十分清晰的。

1、“A-C”階段(2021年4月~2021年10月),個股與宏觀行情具有明顯的獨立性,深成指是在14000~15500之間來回波動,而TCL的股價則一路從10元跌到了5.5元。

2、“D-E”階段(2022年3月~2022年5月),著名的“跌破三千點”即發生在這一時期。宏觀的巨大勢能終於作用到個股身上。

具體時間來看,主板崩盤起始時間為2021年12月,而TCL的二次暴跌發生在2022年1月中旬。

值得一提是,這一短暫平穩極大誤導了散戶判斷,基於此前長期的“獨立走勢”,人們很容易就誤以為TCL已經超跌到位,誘使越來越多的散戶投資者加入了“抄底大軍”,最終被套在了半山腰上。

從創下最高點的當季度末股東人數57.05萬戶開始算起,後續兩季披露的人數就在持續上升,2021年Q3季度股東人數已經攀升至82.09萬戶,約有25.04萬戶股民折戟於此。

複盤來看,結合走勢的相關性我們認為,“A-C”階段中需要重點關注的是個股本身的問題,即企業週期,賽道邏輯,以及相應的垂類資本預期。

而“D-E”階段中,我們更需要重點思考宏觀環境發生了哪些變化,以及這些變化與TCL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自進入疫情時代以來,2020年開始由於市場需求端對於電子產品的猛烈上漲,全球範圍內又一次迎來了強勁的面板(顯示屏幕)漲價週期。

2021年前三季度,中國大陸7家重點顯示器件(面板)企業累計實現營收415.87億美元,在全球13家重點顯示器件(面板)企業中的貢獻率39.2%;累計營業利潤65.87億美元,在全球13家重點顯示器件(面板)企業中的貢獻率52.6%。

TCL作為與京東方齊名的面板雙雄之一,自然在這一輪利好中同樣受益良多。

2021年,京東方和TCL華星的LCD產能占全球的40%,全球TV面板62%的市場份額被中國大陸佔據。

但眾所周知,屏幕面板一直就是呈週期性的,在週期來臨時面板廠商利潤豐厚,投資繼續增加。

隨後產能慢慢過剩,接下來就價格向下,一直到割喉,然後一批企業倒閉,從日本到韓國到中國台灣,莫不如此。

2021年年中,面板價格衝高之後開始回落。業內分析機構判斷,2022年第二季度才會止跌企穩。

對此,業界也出現了許多擔憂和質疑,比如“面板產業又被打回原形”“行業本來產能就過剩”。

TCL最近的年報中也如實寫道:“半導體顯示市場從去年9月開始進入下行週期。面對受經濟放緩和市場需求疲軟影響的悲觀局面,TCL華星面臨壓力。”

回到股價,9月正式下行,4月股價開始持續跳水,基本符合了資本前瞻的特性。

此外,參考京東方的股價走勢我們也可以看出,二者走勢具有極強的相似性,可以說從側面印證了二者是受到了同樣的賽道週期影響。

02 兩頭挨打

“C-D”階段的平穩是預期之中的。

利空出盡,觀望情緒,股價磨底,這三者常常相伴而行。

但宏觀市場的巨變打斷了這一切。

在疫情之後,美國政府推出了大量的資金刺激政策,來刺激經濟複蘇,這擋住了經濟的直接死亡,但同時帶來了很多問題。

從2022年以來,各種通脹、戰爭等帶來的問題,讓人們不僅對當下的通脹感到擔憂,更嚴重的是,從債券市場來看,人們對未來五年的長期通脹問題的擔心程度之高,是歷史上少見的。

自2022年初以來,美聯儲終於下定決心開啟了加息大幕。

“控制通脹和收緊流動性”,已經成為了其今年最為明確的主線任務。

其結果,便是“資本價格的上漲”。

當通脹壓力上行,資本非常便宜時,那麼錢放在手裡就是燙手的,稀缺的是投資標的,其中尤其是以科技、生物科技以及新的IPO為主。

反過來當政策開始收緊,資本價格上漲之後,那麼此時便是現金為王的時代,投資者開始不得不更加關注企業的短期確定性,長期增長的預期便不再那麼吸引人。

美股市場上,所有的軟件、互聯網和金融公司里,有61%的公司目前的市值低於2020 年疫情前的價格。

不計代價的增長不會被認可,不計代價增長而獲得回報的時代已經悄然結束。

總結來看,世界流通貨幣收水之際,全球所有曾經受益於通脹預期的投資標的都會減值。大宗商品,金價,虛擬貨幣,高風險投資標的,股票等若干蓄水池,都會面臨水位下降的預期。

其中投機屬性越強,風險越大的投資品就越容易受到其影響。

典型代表便是LUNA幣,5月中旬24小時內共有逾37萬海外用戶爆倉,爆倉價值9.38億美元,約63.6億元人民幣直接蒸發。

具體到股票市場,農業、礦業、土木等確定性較強的賽道受影響最小,而TCL所在的科技賽道受影響最大。

具體到科技賽道中,面板由於其長週期特性進一步放大了高風險不確定性,因此哪怕已經到了6倍的市盈率,依然表現出“熊不言底”。

作為傳統農業大國的國民,我同大多數人一樣抱有著樸素的價值,認為勞動創造財富,實幹才最有價值。

但回顧過去一年,疫情來臨之際,對岸直接超發貨幣解決問題。

作為製造業大國,我們雖然出口驟增,但上遊大宗商品等原材料價格暴漲,實幹的勞動者在產業鏈中的議價權一目瞭然,最終並沒有賺到太多實際的利潤。

通脹壓力之下,對岸再一次收水。

資本市場望風而逃,經濟活性受到重創。大A直接死給你看,實體企業也紛紛下調預期,節衣縮食。

通脹週期,上遊挨打。收縮之際,下遊挨打。

樸素的價值觀不一定會在現實世界中得到回應,一聲歎息。

03 現實VS未來

前兩部分中,我們分別從賽道壓力和宏觀壓力兩方面對TCL的處境進行瞭解析。

最後,我們將把目光進一步聚焦到企業本身,並結合現實情況進行分析。

前文中,我們分析的重點一直在其主要營收模塊“面板顯示”業務方面。

但事實上“面板顯示”並不能完全代表這家企業。

就其公開資料對自己的定義來看,“TCL科技集團,發展戰略聚焦於泛半導體產業。”

具體到業務構成方面,公司大致可以分為“半導體顯示業務”(面板)、半導體光伏及半導體材料業務以及分銷業務。

2021年財報顯示,以上三大業務營收比例分別為53.82%,25.11%,19.51%。毛利率則分別是24.62%,21.69%,3.62%。總營收為1636.91 億元,同比上漲了113.05%。

21Q4單季來看,公司實現營業收入426.49 億元,環比下跌了8.61%,實現歸母淨利潤9.55 億元,同比下跌了59.56%,環比下跌了58.80%。其中TV面板價格下跌15.48%~35.10%。

財報也誠實反映了前文提到的面板週期。

2022年一季報繼續沿襲了這一趨勢,半導體顯示業務實現營業收入 200.4 億元,同比增長15.3%,淨利潤3.4億元,同比下降85.8%。

但光伏業務成功“救主”,22Q1 TCL中環實現營收133.7億元,同比增長79.1%,淨利潤14.6億元,同比增長96.2%。

從發展曆程來看,TCL屢次出手業務驅動型投資,用資源置換驅動業務發展,通過投資而不是自建的方式去不斷“續命”,一次次開闢第二曲線,進而穿越週期。

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卡式錄音磁帶,到1985年開始涉足電話業務,成立TCL通訊設備公司。

再到九十年代,TCL開始接觸彩電、電腦、手機等業務,再到如今的面板顯示。

這一次次跳躍之中,既有聯結,也有著跨行業跨定位的割捨。

2006年,重金收購法國彩電品牌湯姆遜造成巨額虧損後,董事長李東生寫下了那篇《鷹之重生》,奠定了該企業上下“既往不戀,縱情向前”的認知慣性。

2020年,TCL參與中環集團混改,成功併購中環集團,將新能源光伏與半導體材料業務收入TCL科技,進一步豐富了其業務線,更是將“碳中和”的風口囊入懷中。

但與此前不同的是,“面板顯示”業務絕不是“電視”、“收音機”類逐漸被時代拋棄,理應被“鷹”果斷拔掉的“舊羽毛”。

產業地位來看,韓國Samsung集團所佔據的位置便是非常明確的參考,上攻空間依然巨大。

未來趨勢方面,數量更多,場景更加廣泛的屏幕交互也是相對確定且足夠誘人的可能。

如果說中環代表的光伏業務所處的剛剛起步藍海市場,是一張等待刮開的彩票。那麼華星所處的面板賽道則是沃野千里,不容忽視且應當長期耕耘的良田。

目前,由於中國大陸企業的強勢,Samsung、LGD等老牌企業早早就放棄了LCD面板,早在2004年就開始佈局下一代面板技術OLED。

按照據CINNO Research的調查數據顯示,2021年全球市場AMOLED智能手機面板出貨約6.68億片,同比增長36.3%。而Samsung一家就拿下了72%的份額。

而韓系另外一大廠商LGD也拿下了7%的份額,兩家韓系廠商聯手拿下了全球近80%的手機OLED屏市場。

而國產廠商則拿走了賸餘的20%左右的份額。其中京東方排名全球第二,份額為9%。維信諾份額為5%排名第四,再是EDO(和輝光電)、CSOT(TCL華星光電)、Tianma(深天馬)。

最新數據則顯示,2季度全球手機OLED出貨量為1.46億塊,而Samsung的市場佔比為69.5%,這是Samsung歷史上首次在OLED屏市場上跌破70%。

而國產廠商們已經拿下了24.2%的份額,京東方排全球第二,出貨量為1428萬片,環比增長36.1%,維信諾二季度出貨量達980萬片,位居全球第三,較Q1激增高達44%,增幅居各廠商之首,進步同樣明顯。

相比之下,TCL華星的進程只能說差強人意。

當然,在另一方面,在更加傳統穩健的LCD領域,TCL的表現則非常不錯。

群智諮詢的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全球LCDTV面板出貨量排名中,TCL華星排第二位。CINNOResearch的統計顯示,2021年上半年,京東方、TCL華星、惠科三大巨頭的LCD面板出貨面積占全球總出貨面積的50.9%,佔比首次超過一半。

另一邊,在更務實,商用性價比更高的MLED方面,TCL今年同樣動作頻頻,今年3月,TCL一口氣推出3款MiniLED電視,5月又推出4種尺寸的Q10G MiniLED電視。

隨著MLED的熱度不斷上漲,TCL的相關佈局在短期營收方面可能會有進一步提升作用。

5月初,在財報發出後的業績溝通會上,李東生特別提到了如何面臨2022年的新挑戰。分別是三大著力點

第一是堅持底線思維,任何重大的項目經營決策,要先立於不敗再求勝,對於決策要謹慎;

第二是在業務的資源配置方面適當地收縮,要控制發展節奏,要穩定經營現金流,嚴控資產負債率;

第三要堅定信心和戰略定力,繼續推進TCL的‘9215’戰略,在危中尋機,逆境發展。

底線,收縮,現金流,負債率。

宏觀驟冷之際,商海沉浮多年的李東生,很清楚現在的溫度是怎樣。

2022年是很枯燥的一年,我們很難作出那些曾經令人興奮的科技展望,也很難對企業提出什麼“星辰大海”的要求。

淩冬已至。現在的第一訴求是面對現實,正視恐懼,活下來。保護好自己的現金流,維持住團隊的基本盤,持續盯住自己想要投資的未來。

正如《基督山伯爵》在結尾中所說的那樣。

人類的全部智慧就蘊藏在這兩個詞中:

“希望”。

“等待”。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