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量股價雙“跳水”,長城汽車還值得看好嗎?

2022年05月27日15:59

新能源汽車時代,傳統燃油車都身負轉型重任。

長城汽車亦然。2021年,長城汽車喊出到2025年銷量突破400萬,其中80%為新能源汽車,營收超6000億元。

資本看一直都是預期。出於對長城汽車新能源轉型的預期,一年內長城汽車市值超7倍。

但是一年過去,聽完故事的資本並沒有看到好結局,於是長城汽車的股價在2021年10月26日觸及最高點69.8元後,一路陰跌。目前,其股價腰斬至34.53元,回落幅度近50%,市值蒸發超4000億元。

長城究竟遭遇了什麼,使其銷量、股價“雙跳水”?

4月銷量同比下滑41.4%,長城汽車過度依賴哈弗難掉頭

據官方公佈的最新銷量數據,長城汽車4月份共銷售新車53777輛,同比下滑41.4%;此外,今年1-4月的新車銷量累計為337277輛,同比下滑21.7%。其中,就連長城汽車“代表作”哈佛銷量也是下滑了47.06%,是長城汽車所有整車品牌中,銷量下滑最嚴重的。

長城汽車4月失利,明顯和哈佛銷量下滑脫不開關係,這也是長城汽車一直以來為市場所詬病的——過於依賴哈弗這個品牌。

那麼,除此之外,為何長城汽車銷量厲害?

雖然長城汽車的銷量暴跌由諸多原因導致,但都指向了一個事實,就是長城汽車的競爭力下降。

第一個,就是新能源汽車的衝擊,即便2021年加大轉型力度,但是相比比亞迪等企業,仍是晚了好幾步。況且有“蔚小理”在,長城汽車在新能源SUV市場也打不出優勢。

第二個,長城汽車本身的產品線比較單一,以SUV出圈之後,便一直是憑藉SUV站穩市場,包括哈弗、WEY、坦克等,都是偏向大型車輛。而選擇SUV的消費者,畢竟不是大多數。

第三個,是長城的口碑正遭受市場質疑。其針對女性市場、新能源市場推出的“歐拉”品牌系列產品,因國內外芯片配置不一問題,遭遇國內消費者大量維權事件,口碑一路下滑。

所以,從歐拉的表現來看,長城汽車的新能源轉型不能算是成功。2021年,長城汽車的銷量為128萬,其中新能源汽車僅13.9萬輛,佔比不足11%。相比之下,同期比亞迪銷售的新能源車型佔比81.3%,上汽通用五菱佔比也近30%。

總而言之,SUV市場影響力下降,高端豪華市場沒有份額,新能源轉型不順,諸多因素讓長城汽車的銷量下滑嚴重,股價也因此受到影響。

高端化、新能源受阻,長城汽車還有機會翻盤嗎?

作為一家上市公司,業務經營是投資人看重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財務基本面了。然而,從長城汽車的財務基本面來看,也是較為令人。

根據財報數據顯示,2021年,長城控股實現營收1385.92億元,同比增長30.32%;實現歸母淨利潤11.4億元,同比增長19.91%。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2年一季末,長城控股總資產為2835.14億元,總負債1934.23億元,淨資產900.91億元,資產負債率68.22%。

也即是說,目前長城汽車的總負債超1900億,資產負債率水平持續提升,存在一定杠杆風險。不過,長城控股主要以流動負債為主,占總債務的63%,其一年內到期的短期債務合計有150.24億元。

資產負債水平持續提升,部分也源自長城汽車對多品牌戰略研發投入,為了能有不錯的抵抗風險能力,長城汽車不斷擴充產品線,光是2021年這一年,長城的五大品牌重磅推出了8款新車。

多品牌策略,短期來看肯定是回報不足的,在多品牌戰略的基礎上,長城汽車還試圖走高端化、新能源路線。比如魏高端化、歐拉新能源。

作戰點分散,有利也有弊。一方面,利用新品牌打市場,可以讓消費者有認知偏差,去掉長城的“套子”,可能走得更遠;但是,另一方面,沒有大品牌背書的子品牌,也很難獲得消費者信任。

長期來看,長城汽車必須走高端化、新能源路線。這“兩條腿”,長城汽車缺一不可。同時,哈弗這個“拳頭產品”如何保持成績,做出新突破,也是長城汽車必須考慮的問題。

其實,對於長城汽車來說,利用哈弗這個品牌轉型新能源也不失為一種策略。畢竟哈弗前期積累的影響力在,同品牌轉型做新能源,比一個需要慢慢積累影響力的品牌,更能獲得消費者信任。

最後,關於長城汽車能否翻盤,筆者認為,看高端化、新能源兩條線路。

如今,長城汽車經濟震盪,然而衡量一家企業的實力,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看這家企業穿過市場週期的能力,能否在疫情經濟下行大環境下啊。抗住震盪,將是長城汽車能否走得長遠的一個標的。

來源:小謙筆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