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釘子戶”匈牙利久攻難下,歐盟對俄石油禁運分歧待解

2022年05月27日22:02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吳斌 上海報導

  由於“釘子戶”匈牙利的反對,歐盟對俄羅斯的石油禁令仍未獲得最終批準。

  當地時間5月26日,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的幕僚長古雷亞斯表示,如果想要匈牙利同意,短期內歐盟需要向該國投資7.5億歐元升級煉油能力,長期需要180億歐元幫助匈牙利經濟擺脫對俄羅斯原油的依賴。如果歐盟不願意提供解決方案,那麼匈牙利會要求豁免執行這項製裁。

  複旦大學歐洲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丁純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匈牙利一個國家就讓歐盟對俄石油禁令停滯不前,這背後是歐盟的決策機制使然,重大問題需要歐盟全體成員國一致同意才能通過,也即可一票否決,這種決策機制的有效性問題也一直在困擾歐盟,內部呼籲改革呼聲不小。

  匈牙利成歐盟最牛“釘子戶”

  當地時間5月4日,歐盟委員會發佈第六輪對俄製裁方案,計劃在六個月內逐步停止進口俄羅斯原油,並在年底前停止進口成品油。隨即遭遇匈牙利、斯洛伐克反對。

  匈牙利外交部長西雅爾多彼時表示,匈牙利不支持歐盟委員會對俄羅斯的新一輪製裁方案,因為這將破壞匈牙利的能源供應安全。匈牙利沒有出海口,無法從俄羅斯以外其他地方的大型集裝箱油輪獲得石油。此外,匈牙利的煉油廠僅適用於俄羅斯烏拉爾原油,無法加工布倫特原油等其他產品。

  此外,匈牙利總理歐爾班也強調了匈政府致力於保障本國的能源安全,敦促歐盟在對俄羅斯石油實施任何製裁之前,必須先解決匈牙利的能源供應問題。

  面對匈牙利和斯洛伐克這類內陸國家的難處,歐盟提出了可以給這些國家更長的過渡期,隨後斯洛伐克等國同意了禁運石油,最終只剩下“釘子戶”匈牙利未鬆口。

  古雷亞斯5月26日再度重申,如果要擺脫俄羅斯原油,匈牙利需要大規模的基建投資,整個週期可能會達到三年半至四年。在所有問題達成協議之前,匈牙利不會支持歐盟的石油禁運。

  丁純對記者分析稱,本身匈牙利對俄羅斯能源依賴度很高,且匈牙利和烏克蘭就烏境內匈族權益等本有齟齬,而匈總理歐爾班和俄總統普京原私交不錯,匈牙利本身在不少問題上也算是歐盟中的另類,比較特立獨行,此前也在其它議題表決中多次一票否決。此前,歐爾班政府也一直反對製裁俄羅斯。因此,現在歐盟要禁運俄羅斯石油,匈牙利投下否決票亦是情理之中。

  面對態度堅決的匈牙利,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表示,她已經不期望在下週達成禁運俄羅斯石油的協議了。歐洲一些內陸國家需要通過管道進行替代性供應,所以還必須討論對管道的投資,另外歐盟還在討論升級煉油廠、投資可再生能源等問題。

  與此同時,德國經濟部長哈貝克則在26日的七國集團(G7)會議上表示,歐盟仍可在未來幾天就俄羅斯石油禁運達成協議,如果無法達成協議,也可以尋求“其他手段”。

  歐盟內部分歧不斷

  地緣衝突下各國受到的影響並不一致,目前歐盟內部已經出現裂痕。溫和派有著自身的利益考量,匈牙利、意大利等國需要俄羅斯的能源,而希臘則想要俄羅斯石油出口的運費。

  強硬派方面,波羅的海三國和俄羅斯有曆史過節,是歐盟內部對俄最強硬的力量。與此同時,此前反對禁令的德國態度則出現巨大轉變,德國副總理兼經濟和氣候保護部長哈貝克(綠黨)不斷強調德國支持石油禁令的決心。

  哈貝克表示,他支持歐盟在沒有匈牙利參與的情況下實施禁令的決定。“如果歐盟委員會主席說,我們可以不算匈牙利,其他26個成員國共同實施製裁,那麼這是我一直支持的路線。”

  不過馮德萊恩並無此意,稱歐盟可能在下週討論其他26個成員國願意向匈牙利進行多少投資,她將在未來幾天與歐爾班交流。“客觀地講,這是一項巨大又困難的技術問題,但我們必須向前推進。”

  歐盟為何不願甩開匈牙利單獨行動?丁純對分析稱,如果歐盟其他成員國家拋開匈牙利單獨行動,就不能再以歐盟全體名義了,而且這其實也顯示出歐盟的不團結,禁運也會在內部出現缺口,更難動員域外國家響應,效果大減價扣。歐洲各國對俄羅斯能源、原材料、糧食、市場等的依賴性差別頗大,和俄羅斯的關係親疏程度也參差不齊。衝突時間拖得越長,歐盟未來面臨的內部不一致的問題可能會更多。

  在匈牙利之外,歐盟第三大經濟體意大利也對歐盟整體的鷹派立場表達了反對。據參加本月歐盟特使會議的官員透露,意大利大使提議修改會議聲明草案,稱應該提及和平談判,並將立即停火作為歐盟的首要目標之一。意大利的意見得到了匈牙利和塞浦路斯的支持。但馮德萊恩和這些國家的意見相左,波羅的海三個國家也不願答應。因此最終文件中並沒有提及和談。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意大利希望各方紛爭和平解決。被譽為“超級馬里奧”和歐洲“定海神針”的意大利總理德拉吉和俄羅斯總統普京5月26日詳細討論了全球糧食安全領域的狀況。在會後的新聞發佈會上,德拉吉表示,這次通話是他主動打給普京的。普京告訴他,糧食危機是由於西方對俄製裁造成的,俄羅斯願意通過出口糧食和化肥為克服糧食危機做出重要貢獻,前提是西方解除出於政治目的實施的限制措施。

  德拉吉則強調,“而我對一個更明確、更小的問題感興趣,那就是嚐試看看我們是否能解除在黑海港口的糧食海運封鎖。我覺得我有責任採取主動行動,因為人道主義危機可能會影響到那些世界上最貧窮的人。”

  另一方面,俄羅斯方面則表示,願意開放七個烏克蘭港口的國際運輸海上通道。俄羅斯國防部官員Mikhail Mizintsev表示,黑海和亞速海港口的人道主義海上走廊將於每天上午8點至晚上7點開放。

  油市為何波瀾不驚?

  從煤炭到石油,總體而言歐盟對俄羅斯的行動力度不斷加大,石油禁運可能隨時落地,但近期油市走勢卻波瀾不驚。

  國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趙偉對記者表示,歐盟不斷升級對俄羅斯能源製裁,3月初油價一度突破130美元/桶,隨後出現回落,近期一直徘徊在110美元/桶附近。油價表現相對“不溫不火”的原因在於,需求邊際走弱疊加供給相對穩定。

  趙偉分析稱,目前俄烏衝突對俄羅斯出口影響有限,俄羅斯將大量原油出口至其他經濟體,使得整體出口量基本未降,同時美國、挪威等加大對歐出口,原油總供給維持平穩狀態。與此同時,疫情導致原油需求有所減少。

  另一方面,在歐盟內部仍在討論對俄石油禁運之際,俄羅斯對歐石油出口目前並未受到太大影響。

  國際能源署(IEA)數據顯示,儘管歐盟計劃禁止進口俄羅斯石油,但歐盟仍是俄羅斯4月最大的出口市場,較年初僅減少53.5萬桶/天,歐盟目前占俄羅斯石油出口總額的43%。

  未來隨著需求旺季到來,加上歐盟石油禁運仍有可能落地,接下來油市可能會突破目前的震盪區間。趙偉分析稱,從全球範圍來看,供給持續受限的背景下,疫情逐步退潮疊加出行旺季的到來,原油需求有望重回改善趨勢,年中前後或將是油價走勢的重要觀察窗口。

  從更長遠的角度看,能源市場巨變無疑對歐洲影響最大。在丁純看來,烏克蘭局勢讓歐洲能源危機加劇,通脹率進一步攀升,經濟發展也受到拖累。另一方面,無論這次衝突結果如何,肯定會加速歐洲擺脫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加速歐洲能源轉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