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報告顯示Apple對小型開發團隊的關注:佔90% 已成軟件生態主力軍

2022年05月26日08:30

  Apple全球開發者大會(WWDC22)開幕前夕,安諾析思國際諮詢公司(Analysis Group)的經濟學家們發佈了一份跟AppleApp Store有關的數據報告。

  這份名為《聚焦 App Store 上的小型企業和 App 開發者》(Spotlight on the Small Business & App Creators on the App Store)中,體現了小型企業和小型開發團隊在App Store體系中的作用與價值:App Store上超 90%的開發者是小型企業和小型開發團隊,並且每年仍有數千此類開發者加入;近兩年,小型開發團隊營收在全球範圍內的增長達到113%,增長速度明顯超過大型開發者。

  Apple生態的起步

  業內普遍看法是,Apple公司重新發明了智能手機,但其實對更多人更重要的是,2008年App Store的出現,才讓智能手機變得完整。自此,硬件+軟件合成Apple的一條主線。

  根據公開數據:2008年3月6日App Store上線,Apple對外發佈了iPhone應用開發包(SDK),以便第三方開發者開髮針對iPhone的應用軟件。7月14日,App Store中可供下載的應用達到800個,下載量達1千萬次。2009年1月16日,已經有1.5萬個應用,超過5億次下載。

  App Store的出現,不僅讓iPhone變得無所不能,也成就一種新的軟件生產模式和商業模式。

  根據新浪數碼瞭解,目前大中華區開發者總數超過500萬人,相比去年同期的440萬增長超過13%,在一年間實現了兩位數的增長,由此也可看出國內開發者社區的發展速度。

  關注小型開發團隊

  上面這些數字離不開小型開發團隊及個人開發者的功勞。也正是Apple對這個體系的持續維護,才能讓之前零散的軟件行業有了集中在一處,統一售賣,統一獲取,統一回饋給開發者的成熟商業模式。

  今天安諾析思的這份數據報告,則用數據進一步體現了小企業和小開發團隊的作用。也從另一個側面說明了Apple公司對這個群體(他們大多數是創業者)的關注。

  這份報告里對“小型企業和小型開發團隊”的定義是單一年度的下載量不超過100萬次,且收入不超過100萬美元。數據樣本里去掉了從2015年到2021年單一年度下載量不到1000次的開發者,以及在此期間任意一個12個月的跨度收入超過1000萬美元的開發團隊,來保證“小開發團隊”的精準度。

  根據這個統計方法,目前小型開發團隊在整個App Store上的佔比已過90%,毫無疑問已經成為主力軍。

  並且中國內的表現更突出,在這份報告中有三點體現:

  1)2015年至2021年,小型開發團隊的數量在全球範圍內的增長超過了50%。在中國市場,小型開發團隊數量的增長超過79%,這個數字在全球位列第一。第二是韓國(69%),第三是英國(41%)。

  2)2021年,小型開發團隊從世界各地加入了App Store,其中大約24%來自歐洲,23%來自中國,14%來自美國,4.3%來自日本,34%來自其他地區,例如韓國、印度和巴西。並且加入App Store小開發者數量還在持續增長。

  3)從2019年到2021年,小型開發團隊營收在全球範圍內的增長達到113%,其中排在前五位的國家是法國、美國、韓國、德國以及中國。

  4)2021年,通過App Store銷售數字產品和服務超過100萬美元的團隊中,全球範圍內有40%的開發團隊從來沒在App Store上發佈過作品,或是五年前的營收低於1萬美元。在中國這個比例更高大概是50%——這意味著App Store幫更多開發者從零開始,走過了100萬美元這個門檻。

  三位開發者的故事

  在談論這份報告的同時,我們也跟三位獨立開發者進行對談。他們正是安諾析思報告中的小企業和小開發團隊典型代表。

  開發獨立開發者王維東,他開發的產品叫做Pixiu記賬(貔貅)。目前整個團隊只有他一個人,負責產品規劃、交互設計、視覺設計、開發、測試、營銷、客服、商務等等。王維東覺得目前一個人還好,因為“貔貅還是有很多夥伴,其中最重要的包含兩個夥伴,一個是貔貅大量的用戶,另一個是平台。”

  王維東提到,App Store提供穩定的用戶來源;以及提供了全球結算的能力,還有穩定的iCould雲服務讓他的用戶實現跨設備的資源體驗。

  這些對他這樣獨立開發者們非常重要,用戶資源重要程度自然不用多說,第二點讓開發者不需要與用戶之間的財務往來耗費精力,對只有一個人的團隊來說,這點是非常實際的幫助。

  謎底科技的梁逸倫和柳毅則是夫妻兩人,他們在2018年底創立謎底,目前團隊共有五個人,已經在App Store上架了十款應用,共有超過1000萬下載量。

  梁逸倫談到,Apple的平台除了幫助他們在全球範圍獲得用戶,還有對“小型企業計劃(年收入低於100萬美元的開發者佣金降至15%)”的關注,減輕了他們經濟上的壓力,能夠將更多精力投入到應用打磨上。

  而且Apple的組織的一些活動,也能讓他們獲得更多額外幫助。例如從2019年以來,他們獲得了上海加速器的許多幫助,在定期的線上課程上,瞭解了Apple最新的開發技術。在去年年底參與加速器助力計劃期間,完善了多個應用的iPad版本。

  獨立遊戲製作人陳虹曲和他的太太喻靜璿(也是團隊成員)也提到了Apple平台對他們在全球範圍內尋找用戶的幫助,“有了App Store之後,我們可以直接跟平台進行溝通,而且Apple會幫我們做全球範圍內的推廣,這樣我們就可以直接跳過代理,這對遊戲的發行來講是非常好的避坑策略。”

  對遊戲來說,還有一點跟常規App不同,喻靜璿也提到了:單機遊戲很怕盜版,App Store提供了一個安全透明的方式。並且開發者可以直接看到它的收入,而不是通過代理的方式看到一個並不透明的數據,這對小團隊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保護。

  針對最近討論頗多的“側載”問題(從第三方渠道安裝App),新浪數碼也詢問了這三名開發者。他們比較統一的拒絕這種方式,原因其實跟上面提到的App Store到來的好處相關,側載會非常明顯的將他們剛才提到的優勢全部抹殺,例如跨國結算,透明的後台,以及Apple給開發者單獨的幫助。

  而對只有幾個人的小公司來說,以上任何一點都會讓他們的精力分散,要花更多時間,或雇更多的人去解決這些問題。

  類似的情況其實在Android陣營(尤其國內各種Android市場)一直存在,雖然從表面上看,各種渠道增加了App傳播的機會,但實際上,為了照顧到每個發行渠道。開發者花費了更多精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