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開啟南太島國行,專家:經濟安全雙輪驅動合作

2022年05月26日21:38

  大外交|王毅開啟南太島國行,專家:經濟安全雙輪驅動合作

  5月26日至6月4日,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將應邀對所羅門群島、基里巴斯等南太八國進行正式訪問,訪問期間王毅還將在斐濟主持召開第二次中國—太平洋島國外長會。

  此行是中國與所羅門群島建交、同基里巴斯複交以來,中國外長首次訪問該地區,同時也是新冠疫情之後以及中國新近簽署安全合作框架協議以來,南太地區首次迎來中國外長。

  當地時間5月26日淩晨,王毅已經抵達所羅門群島並先後同所羅門群島代總督奧蒂、外長馬內萊舉行會見會談。

  《所羅門星報》26日在報導中寫道,西方國家鼓吹涉及兩國安全合作框架協議的謊言似乎給此行蒙上了陰影,但這些秉持西方路線的人恐怕會因為王毅飛機的抵達而感到失望。報導寫道,當前所羅門的平靜與祥和恰好反映了如何沒有外國干涉,所羅門群島本該是什麼模樣。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26日就此次訪問回應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提問時表示,中國和南太平洋島國同處亞太地區,雙方友好交往源遠流長,近年來雙方交流合作不斷拓展,給兩國人民帶來巨大福祉,也受到島國人民的真誠歡迎。中國發展同島國的關係,秉持互利共贏、開放包容的原則,不尋求任何排他性的權利,不對任何第三方構成威脅,同樣也不應當受到第三方的干擾。

  中國南太合作成果豐碩

  談到此次訪問的看點時,中國社會科學院澳州、新西蘭與南太平洋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秦升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此行看點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中國和南太島國之間已經邁入了合作發展階段,加之中國新近提出全球發展倡議和全球安全倡議,此次外長之行如何進一步深化合作,落實倡議中提出的有關內容值得關注;二是中國和所羅門群島剛剛簽署了安全合作框架協議,安全也成為了中國和太平洋島國合作的一個重要方向。中國和南太島國未來如何應對傳統安全以及氣候變化、跨境犯罪等非傳統安全領域的挑戰,也會是王毅此行的看點。

  就在王毅此次出訪之前,中國外交部5月24日發佈了中國—太平洋島國合作事實清單。清單指出,中國同太平洋島國友好交往源遠流長。自20世紀70年代建立外交關係以來,中國同島國交流合作不斷拓寬,涵蓋了貿易投資、海洋環境、防災減災、減貧扶貧、醫療衛生、教育、旅遊、文化、體育、地方等20多個領域。中國向島國提供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的經濟技術援助,實施了100多個援助項目,提供了200多批物資援助,為島國培養各領域人才約1萬人次。

  在經貿領域,據中方統計,1992年至2021年,中國同建交島國貿易總額從1.53億美元增至53億美元,年均增長13%,30年間擴大了30多倍。此外,截至2021年底,中國對建交島國直接投資27.2億美元。在衛生防疫領域,中國已向島國派遣醫療隊600人次,服務當地患者26萬人次,開展巡診義診上百場,並捐贈大量醫療設備和藥品。

  秦升介紹道,當前中國和南太島國在氣候變化、疫情應對等領域的合作尤為突出。南太島國的醫療基礎設施相對較差,維護公共衛生安全能力相對較弱,這點上中方可以給予島國技術支持。再者,中國在光伏太陽能等清潔能源利用上擁有技術優勢,因此中國和南太島國在可持續發展等產業合作領域也擁有非常廣闊的合作空間。

  專家:中國和南太島國合作由經濟安全雙輪驅動

  與此同時,王毅此行也因為此前中國和所羅門安全合作框架協議的簽署而格外受到關注。西方國家不斷炒作該協議包涵“軍事”內容,給南太地區帶來所謂“新冷戰”的風險。

  針對中所安全合作框架協議引起的一些議論和猜疑,王毅26日也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中方同所方商簽的安全合作框架協議,是主權國家之間的合作,旨在協助所方提升警務執法能力,支持所方更好地維護社會治安,同時保護在所中國公民和機構安全,合情合理合法,一切都在陽光下運行。中方同所羅門群島推進安全合作秉持三項原則:充分尊重所方國家主權、協助維護所社會穩定、與地區安排並行不悖。

  秦升分析認為,中國和南太島國的安全合作同樣離不開雙方合作的基本準則,那就是中國不會根據自身的地緣政治需要來推動南太政策,中國的南太政策出發點根據的是太平洋島國的需要,這點也是和西方國家之間的最大區別。從機制化進程來講,中國和南太島國從經濟合作到經濟、安全雙輪驅動是一個必然的過程。南太島國是“一帶一路”的重要發展方向,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有必要關注南太島國的安全形勢,這也是為雙方經濟利益負責的態度。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王毅抵達所羅門群島開啟南太島國行的同日,澳州新任外交部長黃英賢(Penny Wong)也選擇對南太島國斐濟開展訪問,她在社交平台上發文稱此次訪問“表明澳州對與斐濟關係和參與太平洋地區事務的重視”。

  路透社在26日報導中分析認為,中國、澳州兩國外長同日巧合般地訪問南太島國,兩國在該地區影響力的競爭正“日益激烈”。黃英賢在此次出訪前接受採訪時說道,澳州在南太島國面臨一個“失去的十年”,現在我們需要重新爭取讓澳州獲得南太地區“首選合作夥伴”的地位,這項工作必須從現在開始。

  對此秦升表示,澳州作為地區大國,傳統上認為南太島國地區是其勢力範圍,儘管政黨更替,澳的這種“門羅主義思維”並不會受到很大影響,澳也不會改變希望保持對該地區控製力的心態。澳新任外長與中方同一時間訪問南太島國清楚表明他們不希望在地區影響上落後於中國。從中國角度來說,需要做的就是堅定開展同南太島國的合作,讓島國自己獨立作出有利於自身利益和發展的判斷和選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