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瑞電材總經理薛利新: 半導體與新能源業務何以協同並進?

2022年05月24日00:53

對於基礎化工的定位,則是把它作為支撐半導體和新能源兩個賽道發展的基礎,晶瑞電材不會很盲目地進入基礎化工,一定是以支援兩個賽道所需電子材料發展為前提的。

近兩年的A股市場,半導體和新能源稱得上是兩大最火的賽道,蘇州的一家電子材料公司——晶瑞電材(300655.SZ)則同時佈局了這兩大賽道。

晶瑞電材起源於蘇州中學校辦的光刻研發小組,是國內最早一批開始研發光刻膠的團隊之一。據瞭解,晶瑞電材光刻膠已向中芯國際、合肥長鑫、華虹宏力等半導體企業供貨,為我國供應半導體光刻膠出貨量最大的本土企業之一,其高純化學品也成為多家半導體頭部企業的主供應商。

晶瑞電材在新能源賽道也早有佈局,在2011年開啟了鋰電池用粘結劑的技術研發和銷售工作;2020年收購載元派爾森,成功進入Samsung環新NMP(一種鋰電輔料)供應體系。

由此,公司形成了半導體、新能源業務齊頭並進的局面。

自2017年5月登陸深交所創業板以來,晶瑞電材5年內實現了業績快速增長,從3億-4億元的銷售規模達到接近20億元;從每年3000萬元的利潤貢獻達到2億元;淨資產規模也從3億元增長到近20億元。

在這兩個前景廣闊但都需要大量技術投入的行業,晶瑞電材如何實現均衡發展和業務協同?光刻膠領域如何實現進一步技術突破?半導體行業的市場新變化將如何影響上遊材料行業?其後進入的鋰電池領域又如何更多地對業績形成貢獻?

近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對晶瑞電材董事、總經理薛利新進行了獨家專訪,對上述問題一一作出回應。

深耕兩大賽道

21世紀:公司2020年、2021年的淨利潤增速都在100%以上,主要在哪些領域實現了突破?

薛利新:晶瑞的發展主要致力於兩個賽道,一是圍繞半導體所用的電子材料,有光刻膠、高純化學品及其他功能性材料等;另一個是鋰電池材料領域。晶瑞電材順應兩個賽道發展節點,持續深耕,在這兩個賽道都實現了快速發展。

如果要進一步分析高速增長背後的原因,一是內生增長,公司光刻膠、高純化學品及其他產品銷售都有大幅提升;二是外延增長,公司通過企業收購及技術賦能,擴寬核心產品的技術和產能,在銷售、利潤等方面有大幅增長。

此外,公司對外投資了森鬆國際、文遠知行,也取得了不錯的收益。

21世紀:晶瑞現有的兩大業務都是近年來備受市場關注的賽道,當時佈局鋰電池的時候是如何考慮的?

薛利新:在半導體方面,公司一直致力於光刻膠及高純化學品等,在充分看到了半導體行業高速發展的狀態,近年持續加大投入。

在鋰電池方面,我們對行業發展有一個正向的預判,因此佈局了鋰電池的上遊材料,特別是收購NMP業務,增厚增強了公司在鋰電池材料行業的競爭力。

21世紀:目前公司半導體、新能源、基礎化工業務的營收佔比基本是“三分天下”,公司對這三塊業務佈局是如何考慮的?如何發揮協同作用?

薛利新:我們會持續在半導體和新能源賽道深耕。在半導體領域,我們持續開發,延伸產品結構以及研究更深的技術節點,往國際標準看齊,進一步提升行業地位。在新能源領域,要把產品做得更加豐富、份額更加擴大。

對於基礎化工的定位,則是把它作為支撐兩個賽道發展的基礎,我們不會很盲目地進入基礎化工,一定是以支援兩個賽道所需電子材料發展為前提的。

至於如何發揮協同效應,公司在生產管理、質量管控、技術研發等方面都有協同和相關性。

光刻膠技術攻關需要上下遊協同合作

21世紀:回到具體的業務,光刻膠一直被認為是半導體“卡脖子”的環節,公司最新的研發進展如何?

薛利新:光刻膠產品主要由子公司蘇州瑞紅生產,現在光刻膠正處在一個高速發展的階段,我們的光刻膠大量出貨的產品主要集中在i線膠系列、g線膠系列,以及負性光刻膠系列等。

在高端光刻膠方面,KrF光刻膠已進行多年的自主開發,技術儲備已到了量產點,待條件成熟我們就會量產並向市場推廣。ArF光刻膠研發工作已啟動,已完成光刻機等設備購置,其他各項工作都在有條不紊地開展。

21世紀:你提到的KrF膠和ArF膠,現在A股同業公司都在爭先恐後搞研發,公司的主要優勢和技術壁壘是什麼?

薛利新:我們有一支穩定的、創新性的隊伍,具備持之以恒的毅力和豐富的量產經驗,這是我們的最大優勢。公司從1993年開始做光刻膠到現在已近三十年,並持續加大投入,說明我們是經受住了殘酷現實和長時間性考驗的。

21世紀:在攻克光刻膠技術難點的過程中,各環節肯定不是孤立的,晶瑞是如何聯合上下遊一起開發的?

薛利新:從現有的開發情況來看,要做到具有完全知識產權、並對國內國外競爭對手形成技術壁壘的光刻膠產品,就必須要進入原材料領域。所以在原材料方面,我們正在聯合上遊的企業一起來參與我們的研製工作。

其次,我們研發出的光刻膠樣品,不光要通過自己平台的測試,也要到客戶的生產線上按照客戶指定的工藝條件進行測試,因此,我們必須主動與客戶達成戰略聯合。

只有上、下遊的聯合,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半導體上遊材料仍有漲價動力

21世紀:當下消費電子需求疲軟,有分析人士認為將影響上遊出貨,從公司的情況看是否會受到影響?

薛利新:目前以半導體、鋰電池行業的發展態勢來看,我覺得影響不大。

以半導體為例,今年下半年、明年很多半導體公司將釋放產能,對國產化材料需求緊迫,尤其滿足8英吋、12英吋要求的成熟半導體材料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

21世紀:半導體上遊材料未來還會繼續漲價嗎?

薛利新:這幾年上遊材料價格一直處於上升通道。今年國內做半導體材料的企業,成本都有不同程度上升,其中原材料成本、物流成本和人力成本的上升是尤為明顯。對我們來說,能自己消化的就內部消化,不能消化的也需要向下遊轉移。總的來看,半導體材料價格上漲的動力還在。

21世紀:去年公司鋰電池材料營收增速最快,主要原因是什麼?

薛利新:去年新能源板塊營收增長最快,主要在於NMP漲價以及滿產滿銷。

鋰電池材料的下遊客戶主要是動力電池以及相關廠商,由於鋰電池銷售增速特別快,我們的產品需求特別旺盛,供不應求。特別是去年隨著NMP的原材料BDO的大幅漲價、產能緊張,NMP價格也大幅上升,所以去年營收漲得特別快。

隨著BDO產能釋放,NMP價格會回歸正常化,但產品需求還會持續旺盛。

21世紀:在化學品業務方面,公司在年報中提及,未來高純硫酸有望成為新的利潤增長點,這樣判斷的原因是什麼?

薛利新:高純硫酸下遊應用主要為半導體行業,是8英吋、12英吋半導體所用的高純化學品需求最大的品種之一。主要目標客戶就是國內的芯片頭部企業,同時會帶動其他芯片廠客戶的跟進。基於半導體的高速發展,我們投資了高純硫酸的項目,希望可以成為公司新的利潤增長,對此我們充滿信心。

疫情給材料進口、物流帶來一定壓力

21世紀:展望下半年和明年,公司在哪些方面有望突破?

薛利新:對於下半年和明年,我們有以下幾大計劃和期待。第一,一期3萬噸/年高純硫酸項目能夠實現滿產滿銷,二期6萬噸/年硫酸項目工程建設能夠順利完成。第二,眉山生產基地擴產光刻膠項目能夠順利交付並滿產滿銷。第三,潛江基地微電子材料項目能夠順利投產,為半導體業務新增長提供保障。第四,5萬噸電子級NMP擴產項目能夠順利完成並供應市場。

21世紀:上海疫情對周邊地區的生產都造成影響,公司身在蘇州,在原材料、物流方面是否遇到阻礙?公司如何應對?

薛利新:上海的疫情給公司日常運營還是帶來較大壓力的。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在物流方面遇到較大困難;二是與上海相關的技術服務及合作事項全面滯後;三是涉及上海港的進口原材料受阻。

總的來說,公司通過審時度勢,消除了很多不利因素,使各項工作正常化。

(作者:張賽男 編輯:朱益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