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票、核酸、綠碼、隔離……離滬返鄉的幾道關

2022年05月22日11:27

  來源:健康時報網

  (健康時報記者 邱越)“我離開上海了,談不上不捨,但等疫情過去了,我還會回來。”5月20日,已經回到杭州進行集中隔離的艾龍(化名)這樣對健康時報記者說。

  5月16日,上海開始分階段推進複商複市。也是從這天起,上海鐵路逐步增加上海虹橋站、上海站等的到發列車數量,逐步恢復運行。

  據新華社報導,16日當天,上海虹橋火車站開行旅客列車12趟,出發旅客7000人左右,到達旅客約千人。而4月中旬的時候,單日發送旅客不足千人。

  鐵路上海站提示,根據目前疫情防控離滬政策,旅客需憑已購的當日有效車票,以及憑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核酸檢測證明的起算時間為采樣時間)、24小時內抗原檢測陰性證明(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在24小時內可免除)和健康碼綠碼,才能進站乘車,請尚未購買當日有效車票,或沒有相關防疫檢測證明的旅客不要盲目到站,避免被勸返。

受訪者供圖。
受訪者供圖。

  騎4小時共享單車到車站:我只是暫時離開

  5月18日下午,艾龍在黃浦江邊刷了一輛共享單車,把29寸的行李箱橫架在車筐上,向上海虹橋站出發。

  將近4小時的騎行,艾龍途徑34個十個路口,全程騎行約46公里。“路上,我遇到了很多拖著大包小包步行去車站的同路人,聽說有人走了近10個小時。這次我實實在在感受到了上海的‘大’,這種經曆也挺難得的。”已經在隔離酒店的艾龍告訴健康時報記者。

受訪者供圖。
受訪者供圖。

  艾龍是在上海生活多年的一名普通上班族,他在上海的收入要贍養老家的一雙父母和妹妹。他說,“上海封控兩個月了,我的工作基本停擺。我也糾結過、堅持過、盼望解封過,不過根據我目前的狀況,我必須暫時‘撤退’了。家裡在杭州的房子是租的,還要給妹妹交學費,家人需要我,更重要的是,我真的想家了!”

  艾龍5月18日下午就到了虹橋火車站,但車票是5月19日一早的,他只好在車站附近的草坪上窩了一夜。“可能是因為怕人員聚集,現在候車大廳晚上不讓進,車站附近的酒店也基本沒有營業,所以我只好睡在草坪上。好在和我一樣的人還不少,大家還能聊聊天,就是蚊子有點多。”

  回想起自己這段旅程,艾龍感慨道,“我是幸運的,順利買上了票,順利到了車站,順利回到了家,也希望我的經曆能給還沒啟程的人們一些參考。至於今後,我相信上海,我只是暫時離開。”

  目前,上海市內的軌道交通也逐步恢復運行,據上海發佈,上海市交通委介紹,根據虹橋樞紐疫情防控工作要求和鐵路上海虹橋站進出通道安排,5月22日至5月31日期間,軌道交通10號線虹橋火車站僅服務於抵離滬鐵路旅客,須持有當日鐵路上海虹橋站到發車票方可進出站。鐵路上海站建議,旅客在開車前1小時到站候乘即可,無需過早到站,以免長時間在車站內外聚集等待。

  二十歲的第一個心願:買到火車票,趕上這趟“夏天的春運”

  5月20日,曉月(化名)在社交媒體平台上寫下了自己的生日願望:“二十歲第一個心願,買上回家的車票!”

  受疫情影響,曉月所在的大學已經宣佈可以有序離校繼續線上教學,只要購好車票、安排好前往火車站的交通工具,輔導員即可簽字批準回家。“但無論是買票還是約車,都不是容易的事。”曉月說。

  5月21日中午,曉月又和家人一起準時打開12306網站進行搶票。“可是界面完全卡主不動,連票的情況都看不到,我已經試了3天了,我宿舍的同學試了更久,都沒有成功。”曉月告訴健康時報記者,由於目前上海出發的航班常常取消,行程難以保證,所以大家基本都會選擇火車出行,加上恢復的車次還不多,所以搶票非常難,“我願稱其為‘夏天的春運’。”

  “希望我明天可以搶到票!”曉月對健康時報記者說道。

  回家的隔離政策還在調整中:相信一切在變好

  這幾天,劉燕(化名)也在考慮回雲南老家的事情,不過她遲遲做不了決定。由於她回家需要在昆明中轉,而昆明和老家的隔離政策還不一樣,且政策每天還在動態調整中。

  “目前不確定中轉站要不要隔離,如果要的話,昆明的政策是14+7,集中隔離14天再居家隔離7天,如果在昆明沒有居所的,就需要集中隔離21天。而且老家的社區工作人員告訴我,現在無法確定在昆明隔離後,回家還是否需要集中隔離,要根據到時疫情的情況而定。”劉燕說,“如果我在昆明隔離21天,回家再隔離14天,一個多月就過去了,耽誤時間是一方面,另外還要準備一筆不小的費用。”

  劉燕告訴記者,她朋友中有已經從上海返回昆明的,14天的隔離費用是4800元,而她還需要再加7天,便是7200元,如果回到老家還要隔離14天,可能光隔離費用就要1萬元左右。

上海虹橋站外排隊的旅客,受訪者供圖。
上海虹橋站外排隊的旅客,受訪者供圖。

  曉月也有類似的擔憂,她跟父母算了一筆賬,如果在中轉地需要隔離的話,她這一趟回家大概需要花到7000元,其中4000左右是隔離的費用。“我沒有收入,都靠父母,7000塊比我一個學期的學費還要高,真的很貴。而且,我們還有的同學是到了中轉地臨時被通知要隔離,弄的措手不及。”

  採訪的最後,劉燕告訴記者,她還會再觀望幾天。“上海疫情現在比一天好,各項配套也在逐漸恢復,沒準哪天就不用隔離了呢,相信一切都是在變好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