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酉鳴:補強中國影像藝術生態鏈上藝博會的一環

2022年05月21日00:06

縱觀影像藝術的整個生態鏈,從攝影師創作到進入一級市場畫廊、藝博會等平台銷售,再到二級市場拍賣行,國內一級市場這個環節相對當代藝術來說顯得較為薄弱。

在攝影術誕生之前,人們大多是以繪畫或雕塑來記錄生活的。1839年,攝影術在法國發明;隨後在1937年,紐約現代美術館舉辦了“攝影1839-1937”展覽,攝影才正式作為一門藝術被以美術館為代表的藝術權威機構接納。1971年,國際拍賣行蘇富比在英國倫敦舉行首場攝影的專場拍賣會,由此確認了攝影作品的藝術投資價值,引起其他拍賣行的效仿。

而中國攝影的收藏交易始於20世紀90年代中期。2006年是國內影像藝術交易市場的里程碑:9月,紐約蘇富比以超31萬美元的價格拍賣了中國攝影家王慶鬆的照片《跟我學》;同年11月,北京華辰拍賣推出國內第一個影像拍賣專場,宣告了中國攝影收藏市場的正式亮相。2007年,國內首家專注於當代攝影藝術的民間機構三影堂攝影藝術中心成立。此後,隨著攝影藝術的不斷推廣,與之相關的畫廊、私人美術館、攝影展等在國內迎來蓬勃發展。

去年5月,中貿聖佳國際拍賣設置了影像專場,其中謝滿祿的“19世紀北京攝影個人之最(1419張)”經過激烈競價,最終以494.5萬元成交,刷新了國內拍賣最貴影像藝術品的紀錄。憑藉獨特的歷史、審美價值以及增值潛力,影像藝術品又一次躍入了大眾的視野。

與動輒上百萬、千萬元級的文玩字畫或繪畫雕塑相比,一般的影像藝術收藏價位從數千至數萬元不等,收藏門檻十分“接地氣”。未來的影像市場無疑將是一片新興的、潛力十足的藍海。

跟金酉鳴聊天的話題,大多離不開他的幾個身份:京城攝影圈里有名的攝影發燒友、影像藝術品的收藏家、藝術展覽的策展人,以及即將新增的“影像藝博會創始人”。儘管身份繁多,但金酉鳴的“多棲”卻一直緊密而認真地圍繞著同一個主題在進行——攝影。原定於5月26日至5月29日在北京798藝術區舉行的首屆JINGPHOTO北京影像藝術博覽會日前宣佈延遲舉行,並將視防疫政策再確定舉辦日期,而策展團隊目前正密鑼緊鼓地持續籌備和擬定應變方案。近日,JINGPHOTO創始人金酉鳴接受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的專訪,分享了他作為影像藝術圈資深藏家對國內市場的觀察,以及他創辦JINGPHOTO的初心。

喜歡是收藏的首決因素

金酉鳴並非攝影科班出身,他大學主修數學。由於其曾外祖父是民國時期現代主義風格攝影先驅駱伯年的緣故,他從小就對攝影有了認識。到北京工作後,他開始接觸數碼單反相機,然後又進入北京的膠片大畫幅攝影圈和藝術攝影圈,結交了一群誌同道合的朋友,慢慢地學著用相機創作,尋求自己的藝術表達。

最初金酉鳴藉著旅遊的機會,嚐試用大畫幅相機拍攝了全國多地的民國公共建築作品。他喜歡大畫幅相機拍攝時帶來的一種攝影的儀式感,以及杜塞爾多夫學派那種標本式冷靜、客觀、細節豐富的獨特的影像美學。這些年來陸陸續續積累下了近兩三百幅的作品,還因此獲得了國家藝術基金的創作支援。在自身攝影創作之餘,他又開始嚐試轉向計劃性更強、表達觀點更豐富的策展工作,參與過集美阿爾勒國際攝影季、大理國際影會等等大大小小不同的攝影節和攝影展。

從2008年開始,金酉鳴的創作、策展和收藏“三線並進”,開啟了他的影像藝術品收藏之路。既是出於家學,也是出於個人興趣,推動中國影像的發展成為了他的理想。金酉鳴表示,希望通過自己略盡綿薄之力,可以幫助一些藝術家繼續創作。他說:“一個藝術家將來發展得好還是不好,其實跟他創作初期是否得到市場的支援是相關的。藝術市場和藏家之間實際上是一個互相支援、互相成長的關係。”

在影像藝術收藏市場“淘金”多年,金酉鳴對如何判斷一件攝影作品是否適合入手收藏也頗有心得。他總結說,收藏的首要出發點是喜歡。一件作品對自己有某些特殊的意義,或是能引起自己的共鳴?其次,還要看藝術家的背景和創作脈絡。他解釋說:“無論是科班出身還是業餘攝影師,他們自身的專業水平如何?他是一直在有脈絡地創作,還是只是一個靈光?這往往很考驗藝術家的真正實力和持續創造力。他的作品是否有美術館、基金會等機構的收藏和一線畫廊的代理?這些因素都會對它將來的發展起到關鍵的影響。”此外,他還表示,作品的材料、尺寸和版數都需要納入考量。他指出,與書畫“獨一件”的狀況不同,由於影像作品的可複製性,藏品的流通總量(即“版數”)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其價值命脈。“一些尺寸較大的作品可能版數會少一些,尺寸較小的作品版數就會多一些,要綜合各種因素和自己的實際預算來考慮購買收藏適合自己的作品。”

國內影像收藏火起來了

自2006年華辰拍賣首開影像藝術拍賣的先河後,2021年中貿聖佳拍賣刷新國內最貴影像藝術品成交紀錄。近十多年來國內市場中一直有各方的力量在推廣影像藝術收藏。這也使得中國的影像藝術品的格局得以不斷完善,而今形成了以老照片、紀實攝影和當代影像藝術為分類的三大板塊,引來越來越多藏家的關注。

此外,如今影像藝術收藏群體已經不局限於私人收藏家,還有越來越多的機構也加入了攝影收藏的行列。泰康空間、三影堂攝影藝術中心、光社、廣東美術館、成都當代影像館、謝子龍影像藝術館等機構,這些年都在陸續進行系統性收藏。但是整體來看,目前對於中國當代影像藝術的機構收藏和整理這一環依然比較薄弱。

而近年來攝影圈中年輕藏家力量的崛起也讓他感到十分驚喜。在金酉鳴看來,圈中這些90後的新一代藏家大多具有國際留學背景或者是藝術類教育背景,因而他們對攝影收藏甚至是視頻視像藝術的收藏抱持著十分開放的態度。再加上最近幾年國外影像拍賣走俏,國內引入了一些優質藝術家的高質量攝影展,所以年輕人對於影像這種媒介的關注熱度在不斷攀升。

樂趣共享+專業交流

說到創辦JINGPHOTO北京影像藝術博覽會的初心,金酉鳴認為這跟他希望完善影像藝術行業生態的使命感有關。他說:“縱觀影像藝術的整個生態鏈,從攝影師創作到進入一級市場畫廊、藝博會等平台銷售,再到二級市場拍賣行,國內一級市場這個環節相對當代藝術來說顯得較為薄弱。所以在擁有了近十多年資源的積累之後,我希望自己能夠為這個圈子做一些事。”

首屆JINGPHOTO北京影像藝術博覽會共設畫廊單元、論壇單元、出版單元、特別邀請展以及藏家收藏展五大板塊。其中,畫廊單元和特別邀請展單元將迎來海內外近50家專精於影像藝術的優秀畫廊及藝術機構參展,帶來攝影、影像、NFT等不同媒介的佳作。

金酉鳴表示,希望通過這次藝博會促成畫廊和藏家、攝影愛好者之間的交易,因此參與本次藝博會的畫廊帶來的都是其精品力作,有些甚至是在攝影史上非常重要的國內外藝術家的原作,平時只有在美術館或博物館才看得到。他強調,由於攝影媒介的特殊性,攝影藝術作品還是要在現場看真正的原作的。原作不僅包括這張照片本身的畫面,還有照片的輸出方式、紙張選擇、裝裱形式等,甚至於現場布展的方式也會對作品產生一定的影響。

另外一大特色是本屆JINGPHOTO中平行設置的藏家收藏展板塊和論壇板塊。金酉鳴介紹道,藏家收藏板塊可以讓一些藏家在海內外購買到珍稀的攝影作品後,不單是放在家裡“獨樂樂”,而是可以拿出來跟更多的人一起“眾樂樂”,分享收藏的喜悅,而同場的藏家之間也可以借此互相交流和彼此認識。

北京大學中國當代藝術檔案館作為本屆博覽會學術支援方,將舉辦“中國影像藝術40年文獻展”,並和JINGPHOTO主辦方共同策劃,在展覽期間通過論壇單元舉辦近十場嘉賓對談,圍繞影像藝術的發展,多角度深入探討此領域的無限可能。金酉鳴表示,學術交流的設置主要面向接受過一定攝影藝術教育的高校師生或是關注攝影影像學術的群體。他說:“一直以來,龐大的中國攝影的理論和學術比較缺少梳理的機會,我認為目前正好發展到了需要梳理的階段,希望能通過這樣一個學術論壇對這塊缺失進行補足。”

(作者:梁信 編輯:洪曉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