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縣城抬高門檻招碩博,是硬核引才還是學曆內卷?

2022年05月21日18:21

  “人往高處走”古往今來被視為人才流動的規律,尤其是上世紀末以來典型的“孔雀東南飛”現象,如今這個規律慢慢被打破。

  今年以來,碩博畢業生回流到小縣城就業的現象引發熱議。不少小縣城打出“人才強縣”的口號,事業單位招聘把“學曆最低研究生”的要求明確列出來,甚至有的要求受聘者必須畢業於“雙一流”高校、世界大學排名前200強的境外高校等。

  吸引人才靠什麼?小縣城把薪資待遇、購房補貼、生活津貼等“底牌”亮明。有的福利待遇堪比一線城市,例如江蘇省鹽城市阜寧縣規定,到縣屬一檔國有企業工作的稅前年薪,博士不低於30萬元、碩士不低於20萬元、本科生不低於15萬元;5年內在阜寧購房的,博士資助40萬元、碩士資助20萬元、本科生資助15萬元。

  從縣域事業單位招聘錄取的情況來看,不少名校碩博畢業生榜上有名,甚至在高薪資高福利之下出現“紮堆”回流到小部分縣城的現象。而也有部分縣城在高學曆的要求下,出現部分崗位沒人報名的現象。招聘文件則規定,如報名人數達不到計劃數,將適當調劑或者核減,或降低學曆要求。

2022年寧津縣事業單位引進優秀青年人才崗位計劃表顯示,所有崗位要求最低學曆碩士。
2022年寧津縣事業單位引進優秀青年人才崗位計劃表顯示,所有崗位要求最低學曆碩士。

  而反觀很多一線城市的事業單位招聘,除了醫療機構、教育系統和研究院類等,不少崗位的學曆要求也只是“本科及以上”即可。例如,廣州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和廣州市職業能力建設指導中心的管理崗位和專業技術崗位要求學曆“本科及以上”。《2022年荔灣區事業單位公開招聘工作人員崗位表》顯示,15個崗位中就有14個崗位只要求學曆“本科及以上”。

廣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系統事業單位2022年第一次公開招聘事業編製人員崗位需求表,圖為部分名單。
廣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系統事業單位2022年第一次公開招聘事業編製人員崗位需求表,圖為部分名單。
2022年廣州市荔灣區事業單位公開招聘工作人員崗位表,圖為部分名單。
2022年廣州市荔灣區事業單位公開招聘工作人員崗位表,圖為部分名單。

  有觀點認為,以往大城市因為地理位置、薪資福利、教育醫療等優勢,對人才產生“虹吸效應”,而小縣城卻難以留人。如今,隨著城鎮化建設、高校教育的發展,小縣城也希望鼓足勇氣跟大城市搶奪人才。高學曆的招聘要求相對來說,更有利於避免小縣城“關係戶”的“蘿蔔招聘”,真正做到引進人才。

  中新財經發佈報導,探究985、211高校碩博生為何紮堆小縣城?原因主要是縣城招人很“硬核”,錢多福利好,就業壓力相對一線城市較小,而且人才服務氛圍好,這是縣城發展與人才就業的“雙向奔赴”。

  光明日報發表評論《名校碩博紮堆就業小縣城,更應關注“後續”》稱,小縣城花大力氣,出實招招攬人才,這自然是好事。何況,在當今就業競爭日趨激烈的情況下,一部分高級人才另闢蹊徑,把目光投向一線大城市以外的天地,不失為一個去處。更重要的是,縣城如今是城鎮化的關鍵,正需要吸引大量有用之才來共同建設。縣城發展起來了,也有利於整個國家的發展大局。因此,輕視“小縣城”,大可不必。

  網友爭論,“名校碩博回流小縣城”是大材小用嗎?

  廣州日報發表評論《理性看待“名校碩博紮堆小縣城”》稱,有人擔心,名校碩博畢業生到縣城基層工作,會不會造成大材小用、人才浪費?這種擔心不能說全無道理,但人才是否會浪費,並不取決於人才落於何處,關鍵還是看怎樣用人、留人。“小縣城”要讓自己對青年人才更有吸引力,不僅要拿出“真金白銀”,更要拿出“真心實意”。

  南方日報發表評論《名校碩博紮堆小縣城,不妨且行且看》認為,以就業和人才流動而論,這本身就是供需匹配、互相選擇的過程。因此,無論是否“大材小用”或者“眼高手低”,最終取決於供需雙方的評判。作為旁觀者,如果說對“名校碩博紮堆小縣城”心存疑慮,歸根結底指向的是雙方動機是否純正。雙方究竟是如何考量的,顯然不是靠各自表態能體現的,需要時間和實踐的檢驗。考慮到名校碩博紮堆小縣城是近年來才有的趨勢,不妨且行且看。

  小縣城能不能留得住人才?“育才”比“引才”更重要。

  經濟日報發表評論《人才引進不能“一引了之”,莫讓人才繁榮“曇花一現”》認為,對於大多數縣城而言,經濟體量畢竟有限,與之對應的“人才容量”也存在著一定的邊界,人才引進須量力而行、盡力而為。更重要的是,引進的高端人才是否與當地發展需求相匹配,能否為他們創造想幹事、能幹事、幹成事的良好環境,繼而充分激發出他們的聰明才幹,實現個人成長與區域發展的雙贏,才是縣城花大力氣吸引人才的關鍵所在。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就連小縣城的基層工作甚至小學教師崗位也要求“最低研究生學曆”,這在高校畢業生規模增大,而事業單位崗位有限的情況下,將部分高校畢業生“拒之門外”,是一種赤裸裸的“學曆歧視”。帶來的後續效應就是文憑不斷“加碼”,考研“高考化”,“學曆通貨膨脹”加劇。

  北京青年報發表評論《面向名校畢業生的“定向招聘”該叫停了》稱,給所有學生平等的競爭機會,與設定學曆門檻,把低於這一學曆標準的求職者都排除在外,是不同的人才觀。“唯學曆”“唯名校”用人導向,學曆高消費、學曆歧視,已經嚴重破壞我國的教育生態,這是我國必須破除的教育評價、人才評價頑障痼疾。要拿出決心堅決清理招聘中不斷抬高學曆門檻的違規行為,叫停所有面向名校畢業生的“定向招聘”,建立基於能力的科學人才評價體系。

  紅網時刻發表評論《名校碩博紮堆小縣城,“招聘歧視”值得警惕》認為,我們必須走出“學曆越高就越是人才”的誤區。能夠勝任工作崗位,並能實現崗位價值最大化的,就是人才。針對不同的崗位,提出合理的學曆要求,給予更多人才,不僅是本科生,也包括專科生以機會,遴選真正適合的人才,才是人才引進的要義所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