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大國之間已無騰挪迴旋餘地”

2022年05月20日14:58

參考消息網5月20日報導(記者 王曉彤)《全球政治中的俄羅斯》雙月刊網站5月18日發表題為《“超級大國之間已無騰挪迴旋餘地”》的訪談文章,訪談對像是瑞士前駐俄大使伊夫·羅西耶。文章摘編如下:

芬蘭和瑞典決定申請加入北約,由此產生了一個問題:中立的概念還有生命力嗎?瑞士前駐俄大使伊夫·羅西耶就此問題接受了本刊主編、俄外交和國防政策委員會主席團主席費奧多爾·盧基揚諾夫的專訪。

對俄製裁是政治決定

盧基揚諾夫問:中立思想本身還在起作用嗎?它現在是什麼?

羅西耶答:對於中立的概念,人們存在許多誤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解。1907年的海牙第五公約闡述了中立的主要原則:中立國不應參與武裝衝突。隨後,出現了大量不同的具體版本。瑞典的中立與奧地利的不同,芬蘭的中立和愛爾蘭的相異,此外還有土庫曼斯坦的中立。

中立由歐洲發明,它是對戰爭的反應。對瑞士而言,瑞士的中立地位由俄羅斯、法國、奧地利、英國等大國在維也納會議上確定。我們獲準保持中立,以確保歐洲從北至南的路線暢通,大國不必為之而戰。二戰後的奧地利模式與我們有類似之處,即占領軍離開,但它是在特定條件下形成的。

瑞士的情況還有第二個方面(這很像烏克蘭)。我們是非常多元化的國家。中立是維持統一的方法。如果一戰中我們不得不在德法之間做選擇,國家就分裂了。我國的政策是讓所有人相信,無論發生什麼,瑞士始終置身衝突之外。因此,我們不加入任何聯盟。如今,由於烏克蘭危機,我們收到了德國和丹麥的具體請求——向烏運送含有瑞士部件的武器,我們拒絕了。

問:參與製裁——這是中立地位允許的嗎?

答:這方面應當謹慎。這不屬於法律範疇,而屬於政治範疇。在製裁方面,沒有明文規定,1907年公約也隻字未提。中立是有生命力的概念,不斷適應著環境。瑞士的中立在一戰後得到發展。例如,我們實施過國聯的製裁。二戰後,我們奉行更加嚴格的中立立場,認為參與製裁不符合對中立國的認知,未對南非、羅德西亞(津巴布韋的舊稱——編者注)等國採取任何措施。加入聯合國後,我們又改變了做法:追隨安理會實施製裁。後來我們通過的法律規定,鑒於與歐盟緊密的相互聯繫和對統一市場的融入,瑞士可在特定條件下參與歐盟製裁。

一切都在不斷變化中。對比瑞士2014年和現在的立場:當時,我們沒有開展任何製裁,但同時防止有人利用瑞士規避他國限制:此次,我們決定跟從歐洲製裁——衝突的性質和規模在這裏產生了影響。這是在中立立場演變道路上邁出的又一步,我不排除若干年後情況會再次變化。沒有什麼因素能夠阻礙或逼迫中立國實施製裁。這是政治決定。瑞士國內圍繞這個話題的爭論從未停息。

中立本身並非保護傘

問:中立能否防範威脅?我們如今目睹兩個國家(芬蘭和瑞典)放棄中立,因為不相信這種地位能保護它們。中立能否充當安全保障?針對烏克蘭的中立問題也進行了同樣的討論。

答:不,中立本身並非保護傘。比利時就是有說服力的前車之鑒。它在一戰和二戰中均奉行中立,但兩次都被德國占領。他們受夠了,最終加入北約。

除恪守中立外,還需要一些安全保證。以不久前的伊斯坦堡談判為例,其間不光提到了烏克蘭的中立問題,還提到了誰來擔保安全和領土完整的問題。1815年,亞曆山大一世不僅迫使我們接受中立地位(這與我們的願望並不矛盾),還提出建立自己的軍隊作為條件。此前,我國沒有聯邦軍,之所以要求我們擁有它,就是為了守護歐洲從北至南的路線。總體上,中立本身不是屏障,還需外部保障。光有國際法是不夠的。

瑞士無法成為調停者

問:瑞士是受歡迎的調停者,但以眼下形勢,可能需要一個遠道而來的調解人——印尼、墨西哥或其他國家。畢竟,瑞士終究是西方的一部分。

答:斡旋有黃金法則。首先,雙方都要向你發出邀請。你不能跑過來說:“你好,我是瑞士好人,讓我來為你們調解吧。”想像一下,隔壁鄰居在打架,你按響門鈴說:“我現在給你們當和事佬。”他們很可能不打了,而是調轉矛頭把你趕走。

其次,保持中立和不結盟狀態,但這不是必要條件。看看土耳其:它與俄羅斯密集貿易,把作戰無人機賣給烏克蘭,加入北約,但在這場衝突中發揮了積極的調停作用。挪威是北約成員,但成功在非洲和中南美洲斡旋。

中立有用,但重點是作出貢獻的能力。瑞士在這方面有著悠久的傳統和豐富的技巧——緩解莫桑比克和古巴危機,扮演美國和伊朗、俄羅斯以及格魯吉亞的中間人。我們經常承辦艱難、微妙的閉門會談。至於當前衝突,由於瑞士決定實施對俄製裁,被俄列入不友好國家名單,至少目前,我們不太可能居中調停。

問:冷戰時期盛行不結盟運動。一批不願加入任何聯盟的有影響力的國家,致力於在國際舞台上發揮作用。也許,是時候重新倡導這項運動了?

答:如今是經濟和軍力說了算。全球有兩個超級大國——美國和中國。烏克蘭危機無疑強化了這種格局。我認為,正在發生的事不光對烏克蘭來說,對俄羅斯與歐洲而言,也是悲劇。超級大國之間已無騰挪迴旋餘地。俄羅斯若斬斷與歐洲的紐帶,將往何處去?除了轉向中國,別無選擇。而歐洲將徹底被美國玩弄於股掌之間。因此,在我看來,這不是結盟不結盟的問題,而是兩個大國更為強大的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