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瑞申請“入約” 打破舊平衡可能意味著建立新平衡

2022年05月20日05:41

俄羅斯對烏克蘭“特別軍事行動”持續近3個月的時候,芬蘭和瑞典申請加入北約,再次牽動國際社會的關注目光。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專訪時表示,在俄烏衝突刺激、兩國民意轉向和北約持續擴張的共同作用下,芬蘭和瑞典踏上了“入約”之旅。舊平衡的打破,可能意味著新平衡的開啟和建立,如各方保持理智務實的態度,歐洲地緣安全格局短期內仍有望保持平衡穩定。

據悉,當地時間5月18日8時,芬蘭和瑞典已正式向北約提交“入約”申請。

芬蘭與瑞典有著悠久深厚的曆史淵源。自12世紀起,芬蘭曾是瑞典王國的一部分。1809年俄瑞戰爭結束後,瑞典將芬蘭割讓給了沙皇俄國,芬蘭由此開啟了沙俄統治下的百年曆史,到1917年宣佈獨立,併成為永久中立國。瑞典也在俄瑞戰爭失利後不久宣佈永久中立。

正是因為芬蘭和瑞典長期奉行“軍事不結盟”中立理念,兩國與蘇聯(俄羅斯)都保持了較好的外交關係。現在,芬蘭瑞典兩國為什麼突然改弦更張,放棄軍事中立而申請加入北約?崔洪建認為,俄烏衝突給歐洲國家都帶來了巨大思想衝擊,芬瑞兩國積極“入約”的主要目的,是尋求外部安全保障。

崔洪建分析說,歐洲多數國家在經曆兩次世界大戰的衝擊後,試圖通過區域一體化和建立共同安全來實現“泛歐洲”和平,並將“領土邊界不可變更、非武力方式解決爭端”等作為外交原則。但在冷戰結束後,歐洲一些國家以勝利者自居,認為自己的理念和制度安排理應得到域內國家的普遍認可,並通過政經手段加以推廣。在此背景下,俄羅斯的戰略利益和安全關切被輕視甚至忽視。崔洪建說:“俄烏衝突打破了‘歐洲不戰’的一廂情願,莫斯科用實際行動表明,他們不願意接受美歐對冷戰後歐洲整體安全結構的主導地位。這樣一來,在一些歐洲國家看來,衝突在‘家門口’爆髮帶來了非常直接和現實的安全威脅。芬蘭和瑞典據此產生放棄軍事‘不結盟’政策、轉向北約尋求安全保障的意願,也就不難理解了。”

這種尋求安全保障的意願,從兩份民調可見一斑。芬蘭廣播電視台民調數據顯示,今年1月,只有約28%的芬蘭人支持本國加入北約,但這一比例在俄羅斯開啟對烏“特別軍事行動”後驟然上升至62%,進入5月後,更是有高達76%的芬蘭民眾希望本國加入北約。在與俄羅斯並不接壤的瑞典,當地民調機構德莫斯科普3月的調查數據顯示,超過50%的瑞典民眾支持本國加入北約,這一數字此後一直上升。

當然,芬瑞兩國國內也有不同聲音。在一些政治精英看來,“放棄中立地位”並非明智之選。芬蘭前外長奧米奧亞曾表示:“我不認為俄羅斯對芬蘭構成直接威脅,加入北約不會給我們帶來預期的安全。”芬蘭前總統塔里婭·哈洛寧也曾說:“芬蘭應謹慎考慮加入北約。”瑞典和平與仲裁協會成員黛博拉·所羅門認為,加入北約可能引發與俄羅斯的軍備競賽,反而會讓瑞典變得不安全。

崔洪建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加入北約的問題上,芬瑞兩國應該是非常清醒的——不放棄中立地位,也許還能與俄羅斯和平共處;一旦加入北約、成為有政策傾向性的國家,外部潛在威脅可能立刻轉變為現實威脅。但是,民意對兩國政策轉向產生了很大的推動作用。在面對可能的安全威脅時,民眾的選擇和態度往往是感性而現實的,輿論轉向並不完全是理性、符合國家發展利益的。而芬瑞兩國的政治體制,決定了兩國政府必須儘可能順應民意,才能最大程度確保執政穩定。“從這一點上看,民意轉變對兩國政府作出‘入約’決定起到了直接的推動作用。”

北約方面早就敞開懷抱準備迎接新成員的加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日前明確表示,華盛頓將強烈支持(芬瑞)兩國加入北約。英國方面已準備好為兩國“入約”的過渡期提供安全保障。英國首相約翰遜5月11日先後到訪瑞典和芬蘭,與兩國領導人簽署安全協議。

在崔洪建看來,北約持續東擴,也是芬瑞兩國放棄軍事中立的重要因素。他說:“歐洲當前缺少可靠、有效的安全合作機制。出於自身安全考慮,結合北約不斷東擴的現實,加入北約似乎是芬瑞兩國尋求外部安全保障唯一可行的選擇。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兩國希望成為北約對抗俄羅斯的工具。”

面對芬蘭和瑞典踏上“入約”之旅,俄羅斯方面展現出了務實的姿態,外交表態經曆了從堅決反對到牴觸再到明確畫出“紅線”的調整過程。2月25日,俄羅斯外交部對外表示,如果芬蘭加入北約,俄方將作出堅決回應,兩國將面臨政治和軍事上的嚴重後果。4月15日,俄外交部發言人紮哈囉娃稱,她不能理解瑞典和芬蘭為什麼要成為北約與俄羅斯對抗的新前線,“這將對北歐和平與穩定造成負面影響。”5月16日,普京總統對外表示,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不對俄構成直接威脅,但北約軍事基礎設施在兩國領土上的擴張必然會引起俄羅斯的回應。俄羅斯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也對媒體表示,與烏克蘭不同,俄羅斯與芬蘭和瑞典沒有領土爭端。

芬蘭、瑞典方面顯然也並不願意過度刺激俄羅斯的神經。據俄衛星通訊社5月15日報導,瑞典執政黨社民黨日前發佈消息稱,瑞典申請加入北約,但反對北約在瑞典境內部署核武器和常駐軍事基地。芬蘭方面也強調,加入北約並不針對任何方面,國家安全不是零和博弈。芬蘭外交部長此前接受採訪時表示:“俄烏衝突與芬蘭、瑞典尋求安全保障不是一碼事。”

崔洪建認為,俄方有意識地將烏克蘭衝突與芬蘭瑞典“入約”問題作出區分,既對兩國釋放了“不對抗”“謀和平”的信號,也為兩國畫出了“紅線”。芬蘭和瑞典也對俄方給出了積極回應。

在回答“芬瑞兩國加入北約會否完全打破北歐地緣安全格局”這一問題時,崔洪建表示,舊的平衡被打破,並不意味著新的對抗立刻出現或升級,各方需要為尋找新的平衡作出努力。他說:“芬蘭和瑞典很清楚,也在刻意向俄方表態,它們與烏克蘭並不相同。俄羅斯與芬瑞兩國之間沒有現實領土爭端,經濟能源關係也很緊密,兩國加入北約只是為了尋求安全保障,成為北約對抗俄羅斯的工具並不符合兩國的根本利益。在這樣的背景下,未來兩國在爭取加入北約的同時,可能謀求與俄羅斯重建互信,並實現一種新的‘和平共處’關係。”

在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總幹事科爾圖諾夫看來,芬蘭和瑞典還可以在北約中扮演相對理性、克製的角色。

放眼長期,俄羅斯有沒有可能突破北約步步緊逼的地緣封鎖?崔洪建認為,芬瑞兩國加入北約,毫無疑問會加大俄羅斯的戰略壓力,俄羅斯在面對北約時的劣勢也將更加明顯,但戰略上的不利可以通過戰術上的平衡來彌補。他說:“隨著北約繼續擴容,其內部分歧也將不斷擴大。至少,隨著芬蘭的加入,作為與俄羅斯有著1300多公里領土邊界的國家,它對與俄羅斯和平共處重要性的理解比其他歐洲國家要深刻得多。未來芬瑞兩國完全可以在北約內部發揮理性平衡作用,莫斯科也可以通過與兩國實現和平共處、互不為敵來影響北約和對衝敵意。這一切,也都很考驗俄羅斯的政治智慧和外交技巧。”

本報北京5月19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趙祺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5月20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