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墨鬥30年,聽喬崇宏講述小墨鬥里的大文化

2022年05月20日12:22

中新網鄭州5月20日電 題:“玩”墨鬥30年,聽喬崇宏講述小墨鬥里的大文化

  作者 王宇

  銅、鐵、鋁、石、瓷、牛角、木,各種材質應有盡有;雲、魚、馬、猴、獅子、老虎、蟾蜍、貔貅、蝙蝠不同造型五花八門……走進喬崇宏位於河南鄭州西郊的個人展室,千餘個墨鬥盡現眼前,儼然一個小型的“墨鬥博物館”。

  墨鬥,又稱繩墨,是民間泥、石、瓦、木匠行業常用的彈線和吊直工具,在中國已有兩千多年曆史。墨鬥收藏屬於冷門,因屬民俗雜項,升值空間小,不受藏家關注,但50歲出頭的喬崇宏偏偏愛上了這個冷門,且一“玩”就是三十年。

圖為喬崇宏收藏的墨鬥 王宇  攝
圖為喬崇宏收藏的墨鬥 王宇  攝

2000餘隻墨鬥承載匠人情懷

  “墨鬥的誕生,主要源自古人對定平和測直的需要。”喬崇宏介紹,30年來,他一共收藏的墨鬥有2000餘隻,最長的35釐米,最小的僅4厘。時間最早的是宋代銅質墨鬥,最晚的是現代塑料墨鬥。他說,這些墨鬥承載了他數十年的匠人情懷。

  喬崇宏出生於木匠世家,母親家族大部分人都是木工。在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年齡尚小的喬崇宏經常跟隨外公、舅舅入村串戶,幫人打造傢俱。

  “我當時跟著家人到處做木工,只對鑿子、鉋子鋸印象深刻,對墨鬥並沒有太深印象。”直到有一天,喬崇宏在鄭州市一處地攤上,突然發現了一個明末清初的雲形墨鬥,一下子喚醒了他童年記憶。

  “那是一個鑲有銅鉚釘的榆木墨鬥,造型奇特,雕刻精美,鏽跡斑斑的銅鉚釘非常有滄桑感。”喬崇宏說,墨鬥一般都是匠人自己製作,墨鬥如同名片,手藝好不好,一看墨鬥就能知道個七八分。他當即就買下了這個墨鬥,並從此踏上了墨鬥收藏之路。

圖為喬崇宏收藏的墨鬥 王宇  攝
圖為喬崇宏收藏的墨鬥 王宇  攝

小墨鬥里蘊含著大文化

  “當時決定收藏墨鬥,就是玩玩,沒想到這一玩就是三十年。”那麼,讓喬崇宏欲罷不能的墨鬥到底有何魔力呢?

  “小墨鬥里有大文化,墨鬥上面的圖案就是一部民俗教科書。”他說,每隻墨鬥背後都蘊含著一個故事,或直接或間接地講述著匠人的文化信仰、人生理想與生活追求,這也是他執著於墨鬥收藏的意義所在。

  從古至今,墨鬥的形狀多種多樣,外觀圖案也不勝枚舉。

  在喬崇宏展室的陳列櫃中,龍形墨鬥比較多見。有整體雕刻而成,也有在幾塊板柄上雕刻組裝而成。有呈回頭狀,有呈蜷臥狀,有口含龍珠,有二龍戲珠,有浪花紋,也有卷葉紋……

  喬崇宏介紹說,在中國民間,龍的形象蘊含了風調雨順、五穀豐登之意。因此,民間匠人喜歡用龍形墨鬥,意在祈求自己四處遊走從業時,能夠風調雨順,驅邪避害,以保平安。

  在喬崇宏收藏的墨鬥中,有一隻明代蟾蜍墨鬥比較罕見。民俗資料記載,蟾蜍有長壽富貴、蟾宮折桂等寓意。特別是宋代之後,“劉海戲金蟬”的傳說更讓蟾蜍成為旺財的象徵。

  “我們平時常見的蟾蜍形象都是口銜銅錢,而這個是口銜墨鬥,寓意‘財富入鬥’。”喬崇宏說,他的收藏中,蟾蜍墨鬥的數量非常少,因此也顯得格外珍貴。

  荀子在《勸學》中說:“木受繩則直”。喬崇宏以此解釋,古人對墨鬥賦予了更多的哲學思考——“無論做人做事一定要守正,不能走歪了。”

  雖然小墨鬥里藏著大故事,但也面臨一個殘酷現實:目前除了少數老木匠在使用外,墨鬥的作用基本上已被現代化的紅外線水平儀所替代,甚至許多年輕人從未聽說過墨鬥。

  喬崇宏告訴記者,傳承墨鬥文化,將這本“教科書”講給年輕一代們聽,是他現在“玩”墨鬥的最大動力。(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