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報刊文:北約不是地區安全困境的“解毒劑”

2022年05月19日05:56

  俄烏衝突使芬蘭和瑞典在加入北約問題上的態度發生重大轉變。5月15日,芬蘭政府正式作出申請加入北約的決定,同日,瑞典執政黨社會民主黨也宣佈支持加入北約,兩國議會將對此進行辯論並形成最終意見,美、英、法、德等北約主要成員國對此均表示支持。

  儘管芬蘭和瑞典在成為北約正式成員國之前還需曆經複雜且漫長的程序並克服可能出現的不確定性,但相較於衝突爆發前,兩國在“入約”議題上面臨的政治阻力和民意缺失已不複存在,“入約”進程駛入快車道。這是烏克蘭危機外溢引發的又一嚴重後果,也是北約持續挑動衝突對抗的新“戰果”。

  芬蘭和瑞典長期奉行軍事不結盟政策,秉持“中立”姿態一貫是兩國外交和安全政策的基石。儘管冷戰後兩國同北約交往日益頻繁,但此前兩國軍事不結盟的立場並未出現根本性鬆動。如今兩國陡然轉變立場,步調一致地“擁抱”北約,令國際社會愕然,也凸顯了歐洲在構建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上面臨的困境。

  烏克蘭危機促使芬蘭和瑞典加速調整對俄戰略認知。“特別軍事行動”顛覆了兩國對俄國家意誌和戰略決心的認知,加劇了兩國的安全恐慌和對於自身防務能力不足的焦慮,兩國期望通過加入北約獲得安全保障。與此同時,民意的反轉和北約的拉攏客觀上也推動了芬蘭和瑞典的入盟進程。5月11日,英國首相約翰遜到訪瑞典和芬蘭,同兩國簽署所謂“新安全協議”,加強情報共享和聯演聯訓,並承諾如果兩國遭受攻擊,英國將在對方提出要求的情況下提供包括軍事援助在內的支持。

  芬蘭和瑞典申請加入北約預示著兩國在外交、安全和防務政策上的重大轉變,但北約並不是地區安全困境的“解毒劑”,兩國“跑步”入盟的舉動不利於推動構建平衡有效的地區安全秩序,也難以成為緩解本國安全焦慮的一劑良藥。

  對於芬蘭和瑞典而言,放棄“中立”轉而投入北約陣營將對自身利益造成反噬。一方面,加入北約不但令兩國長期以來因奉行“中立”獲得的安全紅利喪失殆盡,還必然激起俄方的“絕地反擊”。縱然表面上獲得了某種形式的安全保障,實際上帶來的卻是現實安全環境的迅速惡化。正如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紮哈囉娃所言,加入北約並不能加強瑞典和芬蘭的國家安全,它們將自動處於北約的“前線”。另一方面,加入北約將阻礙兩國獨立自主地推行符合自身利益的外交、安全和防務政策,北約內部各成員國在安全利益上的巨大差異將使芬蘭和瑞典很難完全依據本國安全利益行事,為別國的安全利益“埋單”或將成為兩國的不可承受之痛。

  對於歐洲整體安全格局而言,北約的再度“擴容”將導致俄歐對抗輪番升級,加速惡化本已脆弱不堪的地區安全形勢。芬蘭和俄羅斯之間有長達1300公里的邊境線,如果芬蘭加入北約,北約和俄羅斯之間的陸地邊界將增加一倍以上,波羅的海將成為北約的“內海”,俄羅斯在波羅的海地區和北極地區將處於北約國家的包圍之中。北約可將其東翼的前沿軍力部署越過芬蘭灣向北推進至北極圈以內,這將極大擠壓俄羅斯的戰略安全空間,對俄方安全利益造成的負面影響恐將超越烏克蘭危機本身。

  長期以來,秉持軍事不結盟政策的芬蘭和瑞典是歐洲國家同俄羅斯溝通和解的橋樑和紐帶,在歐俄關係中發揮著特殊和積極的作用。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對芬蘭和瑞典長期拉攏卻未能如願,這恰恰反映出兩國的特殊戰略價值。芬蘭和瑞典本可以利用自身這一優勢在推動緩解歐洲當下面臨的安全困境上發揮建設性作用,但卻被冷戰思維籠罩下的“絕對安全觀”左右了政治決斷,成為美國地緣戰略大棋盤上的“棋子”和北約煽動集團對抗的“前沿陣地”。這既暴露了歐洲安全困境的深層次矛盾,也預示著構建穩健有效的歐洲安全格局將十分艱難。

  默草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5月19日 08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