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一看到可愛的東西,我們就忍不住想rua?

2022年05月18日09:00

  撰文 Skin

  當你看到一隻可愛的動物或者嬰兒的時候,會不會也會有一種衝動:忍不住想要捏捏TA的臉,緊緊抱住。或者是表現出一副握緊拳頭的姿態,因為它們實在是太可愛了!

  但在我們的身體反應中,咬緊牙關、握緊拳頭甚至想要去擠壓對方,似乎都是有攻擊性的行為,只有生氣了才會這樣做。可是當面對毛茸茸的小狗或者頑皮小貓、笨拙嬰兒時,我們為什麼也會表達出一種不合時宜的攻擊性呢?

  這種看似矛盾的身體反應被耶魯大學的奧麗安娜·阿拉貢(Oriana Aragón)命名為“可愛攻擊”(cute aggression)。一般是指在我們看到可愛的東西時,雖然很高興,但表情看起來就像是生氣,甚至還有可能做出一些攻擊性行為。

  首先,我們並不會對所有可愛的事物表現出攻擊性。只有那種“特別可愛”的,才能讓我們情不自禁地“生氣”。阿拉貢做了一個調查:給100多名參與者觀看一些動物的圖片。這些圖片中,動物的可愛程度並不相同,有睜著大眼睛無辜的小狗狗,也有表情嚴肅的大狗。

  這些參與者普遍覺得:越可愛的圖片,才會讓人覺得受不了,忍不住想rua。

  其次,除了“太可愛了!”這種口頭表達之外,人們也往往傾向於在身體上表現出攻擊性。阿拉貢給每個參與者發了一張泡泡紙。結果發現,看了可愛照片的人會忍不住捏爆更多的泡泡紙。就和我們看到可愛小貓,就忍不住想把它抱緊一樣。

  這兩個研究表明,“可愛攻擊”並不是罕見的現象,而是一種真實情緒,許多人都會這樣表達。於是,阿拉貢接下來就開始研究為什麼會這樣。

  毋庸置疑,多看看可愛的東西心情就是會變好。因為可愛而表達出的攻擊性,並不是真的生氣,而是一種非常溫暖的和積極的情緒。在現實生活中當我們想抱抱小貓,也沒有人會覺得這是一種攻擊吧!

  阿拉貢提出,也許是因為這種情緒太過積極,所以表現出了近乎失控的行為。

  在生活中,我們有時會體驗到十分強烈的情感波動。比如極度喜悅或極度悲傷,而這並不只是一種心情,也將伴隨著一連串的生理反應。

  有些人想家的時候,就會不自覺地開始胃疼。坐過山車時,興奮激動則會轉換成急促的心跳;或是在緊張時刻身體忍不住發抖。而身體疲勞往往會和焦慮、悲傷和憤怒的心情聯繫在一起。越發強烈的情緒就會轉化成比較強的神經信號,隨之會帶來更大的身體反應。

  但身體的承受能力也有個限度,如果情緒太過於強烈也會傷身體。狂喜、狂怒或過度傷心都可能讓人頭暈目眩甚至昏厥,而歷史上真的有人是“笑死”的。

  想要知道歷史上有哪些人是被笑死的,

  為什麼笑真的有可能傷身體?

  請點擊視頻號查看~

  所以,我們的身體其實也有保護機制,能幫助我們控制強烈的情緒。比如“喜極而泣”就是用哭來中和喜悅的情緒。

  這種控制方法叫做情緒的二態表達(Dimorphous expression)。當我們高興時,不只可以笑,而且還可以“笑哭了”。用消極的反應來調節壓倒性的積極情緒。

  阿拉貢的實驗也驗證了這一點。她發現,比起高興時微笑,高興時哭泣往往能讓人感受到更強烈的情感衝擊力。而看到可愛動物時表達出的攻擊性也是同理,是為了調和過度強烈的積極情緒。

  雖然這種反應看起來是相互矛盾的,但卻能幫我們快速從那種“不受控”的狀態中走出來。畢竟情緒失控可不是什麼好事。阿拉貢的進一步研究就表明,表現出更強烈的“可愛攻擊”的人,就能越快地平複心情,恢復正常狀態。

  所以,當你看到可愛的東西想rua的時候,直接rua就好了,說不定對你還有好處呢!

  而在另一方面,“可愛攻擊”也在提示我們,情緒的表達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情。哭泣並不僅僅因為恐懼和沮喪,也可能因為開心、感動、害怕等等各種情緒。

  有人將不同情緒和狀況下的眼淚放在顯微鏡下觀察,比如傷心時的情感性眼淚和切洋蔥的反射性眼淚,發現他們的化學成分也並不相同。生物化學家發現,情感性眼淚中蛋白質的種類更多,還有腎上腺皮質激素和催乳素。

  這些激素能幫我們將強烈情緒衝淡,讓波動的心情盡快鎮靜下來。

  所以當別人哭的時候,不管什麼原因,你可以試試讓TA盡情哭一會兒,說不定能好的更快。

  其他的心情也是如此。也許如今的居家和疫情會讓人感到焦慮,但情緒並不是無法控制。不如健康飲食,運動一下,採取積極的行動也許就能讓你覺得更加舒適。

  比如,看看貓?

  參考資料:

  [1] Aragón O。 (2016)。 “I Couldn’T HelpBut to Cry!” “I Couldn’T help but to yell “Yes!”” Dimorphous expressions informconsumers of users’ motivational orientations。 ACR North Am。 Adv。 44 384–385。

  [2] Aragón O。 R。 (2017)。 “Tears ofjoy” and “tears and joy?” personal accounts of dimorphous and mixed expressionsof emotion。 Motivat。 Emot。 41 370–392。 10.1007/s11031-017-9606-x

  [3] Aragón O。 R。, Bargh J。 A。 (2018)。 Sohappy i could shout and so happy i could cry dimorphous expressions representand communicate motivational aspects of positive emotions。 Cognit。 Emot。 32 286–302.10.1080/02699931.2017.1301388

  [4] Aragón O。 R。, Clark M。 S。, Dyer R。 L。,Bargh J。 A。 (2015)。 Dimorphous expressions of positive emotion: displaysof both care and aggression in response to cute stimuli。 Psychol.Sci。 26 259–273.10.1177/0956797614561044

  [5] Stavropoulos, Katherine KM, and LauraA。 Alba。 ““It’s so Cute I Could Crush It!”: Understanding NeuralMechanisms of Cute Aggression。” Frontiers in behavioral neuroscience 12(2018): 300。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把科學帶回家”(ID: steamforkids)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