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寵糧難“自由”

2022年05月18日16:53

撰文丨長風編輯丨李可馨題圖 | IC Photo
撰文丨長風編輯丨李可馨題圖 | IC Photo

在單身貴族越來越多的大環境下,飼養一隻貓咪或小狗正成為年輕人們消除生活孤獨感的重要方式。由於這些年輕人對寵物有著很強的情感寄託,所以對於愛寵的吃喝住行非常上心。但就寵物主最關心的食品方面,卻一直難以實現寵糧自由。

本土寵物食品品牌已經逐漸崛起,但依然有不少寵物主選擇購買海外品牌。這些寵物主經常需要通過海淘的方式才能買到心儀的寵糧。不僅耗時耗力,還要時常為這些品牌的真偽擔憂。儘管如此,這類群體仍然鍾情於渴望、愛肯拿等國外寵糧。

儘管有不少國貨品牌可選擇,精緻養寵族依然費盡心力海淘洋品牌,這背後不僅有國內品牌經常被曝出毒貓糧、毒狗糧事件,還有國貨品牌難以翻越的大山。

01.難趕超的國產寵糧

由於海外品牌進入國內寵物食品市場較早,且具有一定知名度,本土品牌一度想通過營銷贏回消費者心智。

無論是國產老品牌麥富迪、比瑞吉,還是新入場的嘉傳貓糧以及小佩旗下的食物鏈等品牌,都在以合作明星代言人、冠名綜藝影視劇以及與IP推出聯名產品等常規方式進行產品宣傳,pidan的首支品廣告片《破碎太陽之心》甚至入選了第 75 屆康城電影節公佈短片競賽單元。

不過對於務實的寵物主來說,產品力才是促使他們掏腰包的重要因素。進口品牌在國內雖然沒有做過太多宣傳,但因為產品力比較強,所以一直把控著國內市場份額。根據Euromonitor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寵物食品行業市場份額80%以上被國際品牌瓜分。

國內品牌近幾年市場份額雖有提升,但仍有些心有餘而力不足。主糧、零食以及保健品是寵物食品的重要組成類目,主糧作為剛需中的剛需,更是各大品牌發力的重點,但國產主糧在產品品質、研發能力等方面,與進口品牌仍有不小差距。

在精細化養寵以及科學化養寵的時代,寵物主對於主糧的功能性越發關注,而在功能性主糧的多輪革新下,具有腸胃調理、除口臭、去毛球(貓糧)、驅蟲等功效的寵物糧在市場上已經很常見。為了進一步吸引寵物主,國內外品牌都在積極研發更具創新的產品。

但無論是麥富迪還是比瑞吉,作為國產品牌中的佼佼者,所生產的功效性主糧幾乎一直集中在清除體內毛球、美毛、腸道調理等品類,很難有所突破。相比之下,國外品牌則十分擅長研發這類新品。

以法國皇家為例,在該品牌的網店上,不僅有市面上常見的功效性寵糧,還有減肥貓糧,絕育貓糧等。品牌方甚至針對不同品種的貓犬生產出了不同的寵物糧。網店在售的產品中,貴賓泰迪、柴犬食用的就是兩種不同的狗糧。

除了能夠滿足更多元化、細分化需求,國外品牌受寵物主垂青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安全問題有保障。

近年來國產品牌安全問題時有發生,使得寵物主對待國產品牌的態度更加謹慎,相比之下,進口品牌出現這類問題的頻率更低。這與行業背後的監管密不可分。

由於歐美精緻養寵的歷史悠久,美國在20世紀90年代初就成立了AAFCO(美國飼料管理協會),為寵物食品製定了詳細的統一標準,要求貓糧含有47種營養素、狗糧37種,並且明確了部分營養素的最高指標和最低指標,以及各種營養素的佔比情況。

而國內在2018年才首次下發《寵物飼料管理辦法》《寵物飼料生產企業許可條件》《寵物飼料衛生規定》等政策。相比AAFCO,國內現行標準對貓糧、狗糧僅規定了8項營養素指標,並且兩者採用統一標準,不做區分。

中農寵物營養研究院在一篇報導中稱,貓和狗的消化系統有很大差別,比如貓的消化道內必需牛磺酸,一旦缺乏就會影響脂類消化。但對於犬來說牛磺酸則是非必需氨基酸。這意味著貓糧和狗糧所需營養並不相同。

除了監管完善程度不佳,監管力度似乎也比較寬鬆。據瞭解,目前貓糧的國標屬於推薦性標準,並沒有強製執行力,也無法處罰。這在某種程度上給寵物糧留下了安全隱患。

2021年,《消費者報導》在向第三方檢測機構送檢一批貓糧時,國產貓糧信元發育寶被檢測出菌落總數超出國標7.7倍。2022年初,信元發育寶的“饕餮”貓糧致使百隻貓咪患病、死亡。

對於寵物主而言,本土品牌最大的優勢依舊停留在性價比上,不過這種優勢對於寵物主的吸引力越來越弱。方正證券研究所的數據顯示,2020年消費額介於7200-9600元的寵物主們佔比已經達到29%,年消費額為4800-7200元的佔比37%。而在《2021年中國寵物消費趨勢白皮書》中,主打高端糧的外資純進口品牌增速超過100%甚至接近200%。

這表明中國寵物主在養寵上面越來越願意花錢,希望品質化養寵,也意味著像進口品牌一樣生產滿足寵物主需求的優質安全糧已經是大勢所趨。

02.設備、工藝、原料,本土品牌的三座大山

為了跟上行業步伐,很多品牌正在轉變經營思路。

智研諮詢、頭豹研究院等多家研究機構報告顯示,大部分國產品牌仍以貼牌生產方式為主,依靠代工廠的配方生產產品。

但這種生產方式存在一定風險,品牌方對投產的原料、生產衛生情況都無法把控。社交平台上,不少寵物博主曾披露過代工廠環境髒亂差的視頻,不新鮮的肉質被加工更容易出現毒糧,評論區一度引發貓奴狗奴的聲討和焦慮情緒。

為避免食品安全問題,進軍中國的雀巢普瑞納、瑪氏皇家寵物等品牌,選擇直接組建海外研發中心、設立工廠。中國第一家寵物食品工廠就是由瑪氏集團在1985年建立的。

而且代工廠通常比較模式化,因為工藝、技術等原因,這些工廠往往很難滿足品牌方差異化生產的需求。吾皇禦賜創始人就曾對媒體表示,公司要製作一款將雞蛋液澆在三文魚上的狗狗“蛋包飯”,但很多工廠無法滿足這樣的生產需求。

這也是本土品牌轉型重資產的原因。《2021寵物食品行業消費洞察報告》指出,國產品牌應從產品創新、配方研製、營銷推廣等方面全方位升級。也就是說,除了保證寵糧的食品安全,為了在眾多品牌中脫穎而出,每個品牌還要打出自己的王牌產品,而非同質化發展。

看清形勢後國內品牌正在加緊整改。無論是波奇寵物、中寵股份、佩蒂股份等在國內具有一定規模的上市公司,還是吾皇禦賜、嘉傳等本土新品牌,近兩年都開始組建研發團隊並建立工廠,波奇寵物還入股了雙安科技等食品研發生產企業。

但寵物食品配方涉及專業性較高、生產設計的各類公益參數指標也需要長期積累,國內寵物食品行業起步又比較晚,市場上現有的很多品牌和相關產業甚至是近兩年才入局的。

在這方面,進口品牌已經輕車熟路。由於海外寵物食品市場發展已久,頭部企業更是已經擁有百年歷史,在長期探索下,工藝、技術方面都大幅領先。

巔峰就通過擁有百年歷史的風乾技術保留住了鮮肉營養,引領了風乾肉品類,低溫烘焙技術的鼻祖歐恩焙則通過這一生產工藝最大程度保留了原有食材的營養價值,以差異性產品策略打入了北美寵食品牌第一梯隊。

而國內寵物產業的部分先進加工工藝以及高性能設備還處於國外引進的階段。乖寶寵物自主研發的如弗列加特高肉糧就是通過引入海外先進技術設備完成的,工藝方面,大部分國內品牌也處在借鑒國外產業的狀態。

以國內擁有一定受眾的比瑞吉為例,該品牌雖然擁有獨立生產研發基地以及專業化研發團隊,號稱不斷尋找新配方生產產品,但其天然糧採用的仍舊是北歐天然寵物食品配方。

在原材料的比拚上,國產品牌也處於下風。進口品牌具有極強的產地優勢。大部分進口品牌原料地和產地集中在新西蘭和北美。K9natural產品原料就來自新西蘭天然牧場和草原,無人工添加,使用草飼放養肉類。渴望和愛肯拿號稱使用的是加拿大每日新鮮送達的肉類。

▲渴望將原材料作為宣傳點,圖:天貓
▲渴望將原材料作為宣傳點,圖:天貓

這也是波奇寵物、中寵股份、佩蒂股份等本土品牌上市公司的估值與美國Chewy、BARK等產生較大差距的重要原因之一。

硬拚需要時日,為了快速搶占國內市場份額並將觸角伸向海外,有財力的品牌企業試圖通過資本打破食品安全、技術等屏障。

2020年,中寵收購了新西蘭品牌ZEAL,2021年,方源資本收購ZIWI巔峰。同年,乖寶集團收購雀巢普瑞納旗下Waggin’Train品牌。收購完成後,Waggin’Train品牌未來仍然由美國團隊全面管理。巔峰方面也表示,被收購後仍會保持 ZIWI 的高質量標準和源自新西蘭的天然寵物營養方法。

缺乏資本支撐的本土小品牌只能繼續摸索,但在整個行業都缺乏經驗的大背景下,短時間內很難打造出原汁原味的“中國皇家”。

值得肯定的是,為了重新獲取寵物主信任,國內品牌為了長期發展,對於寵物糧的安全問題已經越來越重視。

除了比瑞吉聲稱遵循北歐嚴苛的質量標準研製產品,高爺還倡導將貓糧成分透明化。目前該品牌已經將每噸貓糧的實際配方原料佔比、實際投料量及原材料供應商在外包裝註明,去年,高爺還將23項基本檢測提高到了近60項指數全檢。

加上後續監管的跟進,寵物食品市場將會迎來清洗,寵物吃的健康或許不再是難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