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米尼克·莫伊西:俄烏衝突加劇“他們和我們”對立

2022年05月17日15:01

參考消息網5月17日報導 法國《世界報》網站5月15日發表題為《烏克蘭戰爭:世界的情感分裂》的文章,作者是法國政治學家、該報專欄作家多米尼克·莫伊西。作者認為,烏克蘭衝突揭露了將世界割裂為兩個陣營的對立:他們和我們。一方是支援俄羅斯的國家,另一方是“西方”陣營。這一“情感分歧”對未來很危險。全文摘編如下:

面對歐洲戰爭捲土重來及其包含的連鎖反應的風險,在西方視角和“其他人”的視角之間有一條鴻溝,呈現出一種“我們和他們”的形態。我們無法嚴格地從地理、政治和經濟角度解釋這一點。

但在客觀現實之外,還有情感的份量。在歐洲,英國人之所以覺得自己是與烏克蘭最親近的那批人之一,是因為基輔的地鐵照片讓他們想起了二戰時倫敦的地鐵。在英國人的集體記憶中,烏克蘭人抵抗比自己強大的敵人讓他們夢迴80年前那個屬於他們的“光輝時刻”。

雖然於英國人而言,這是光榮的,但這種回到過去對歐洲潛意識來說是不安全的。難道我們不是高舉“永不重演”這面大旗並用法德和解這一歐洲建設的關鍵來保障它嗎?

誠然,除了非自由主義的匈牙利之外,歐洲極右和極左出於反自由主義、反美主義和反資本主義,對普京領導的俄羅斯抱有同情。但從根本上講,俄羅斯在西方世界的處境非常孤立。

但俄羅斯絕非完全孤立。在聯合國大會表決中,約占世界人口53%的40個國家沒有為譴責莫斯科的行動投票。

在巴西,前總統盧拉發表了令人震驚的聲明,譴責美國對烏克蘭危機負有首要責任,說“如果不是它想擴大北約,該地區歲月靜好”。此觀點在一個仍由仇視“外國佬”的情緒支配的大洲得到廣泛認同。

在非洲,我們可以找到這種對俄羅斯的“理解”。這一立場在很大程度上源於對“白人”情感選擇性的感知和譴責。

過去一年半在埃塞俄比亞肆虐的戰爭造成的受害者更多,導致人民流離失所並引發饑荒,絕非烏克蘭的情況可比。但對於埃塞俄比亞人的命運,絕大多數歐洲人乃至美國人無動於衷。

當然,絕大多數非洲國家未必支援俄羅斯入侵。但它們不準備為了在歐洲捍衛國際法而違背自己的經濟或軍事利益。

在中東,情況有所不同,作為東正教聖地保護者的俄羅斯,幾個世紀以來一直在那裡扮演角色。對莫斯科的謹慎不那麼情緒化,儘管西方世界廣泛忽視的也門悲慘的人道主義形勢讓人想到雙重標準。

在亞洲,不明確譴責俄羅斯是在重申與美國和整個西方世界保持距離。日本這個亞洲的西方國家幾乎是一個特例(除了澳州和新西蘭),它堅定不移地支援烏克蘭。

和全球變暖一樣,這一重大挑戰應該拉近我們所有人之間的距離。但在情感層面,“我們和他們”“他們和我們”這種心態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