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為給兒女買房發愁

2022年05月17日11:27

  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為1.3,這個數字跌破了警戒線1.5。目前世界平均總和生育率是2.41,中國的生育率水平,不但明顯低於世界平均水平,也低於高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1.60)和中等偏上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1.90),甚至比“高齡少子化”的日本(1.34)還低。

  生育率低的原因很多,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養一個小孩太累了。

  中國人養孩子,除了吃穿住行,還有各種興趣班、課外培訓。而且,中國父母養孩子的時間特別長。中國父母肯定是要供孩子上大學的,大學四年,如果每年學費1萬元,生活費2萬元,那麼4年一共就要12萬元。大學畢業後,父母一般都要支持到結婚、買房,給出最後一筆買房資金後,才算真正完成了養育任務。這筆資金,通常高到幾十萬到上百萬,比整個之前的養育成本還要高得多。所以,實際上,在中國,撫養孩子的首要負擔是房子。所謂六個錢包買房,也是一種撫養負擔的反映。

  從房改以來,中國房子漲了很多。廣發銀行聯合西南財經大學發表《2018中國城市家庭財富健康報告》。我國家庭總資產配置中,房產占比高達77.7%。金融資產配置僅占11.8%。中國人房子占家庭資產的比例,遠高於美國的34.6%,房子是中國人最重要的資產。這個最重要的資產在不斷地漲。中國城市家庭戶均資產規模,從2011年的97.0萬元增加到2017年的150.3萬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為7.6%。基本上這就是房子漲價的速度。

  房子貴,而孩子又是唯一一個,孩子是家庭資產的唯一繼承人,所以,就會是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媽媽六個錢包買房。養育孩子最後一筆開支推高了養育成本,令人望而生畏。

  某種程度上,這種壓力已經顛覆了傳統的社會觀念。

  中國傳統把生兒子稱為弄璋之喜,把生女兒稱為弄瓦之喜。瓦是什麼,無需多言,那麼璋是什麼呢?璋是古代的一種玉器。由此可見,可見在傳統觀念中,生男生女,父母的喜悅程度是不同的。不過,在當下中國,觀念似乎變化得很快。

  最近,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的陸方文副教授和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的劉國恩,合作研究了《新經濟時期的子女性別和父母幸福感》課題。通過採集獨生子女父母的個體幸福感指標、子女的數量、性別和年齡以及教育、收入、健康等,研究發現,在子女嬰幼兒以及中小學階段,性別對父母並沒有顯著影響;但在17歲至30歲時,尤其是24歲至30歲期間,男孩父母的幸福感,與女孩父母比起來,要顯著降低。

  直接的原因當然非常明顯。當下中國,男女性別失衡,在婚姻市場上,男性之間的競爭加大,這種焦慮感勢必傳導給父母,影響父母的幸福感。只不過,大齡男女青年的父母都一樣,但是,在中國,男性青年的父母,會承擔更多的買房壓力。有說法叫“女兒是招商銀行,兒子是建設銀行”,即生了女兒是男方買房,相當於招商引資;而生了男孩子,則一開始就要想著買房了。

  買房壓力,不僅相比於嫁妝與彩禮更貴,相對整個養育成本,占比也非常高。這或許就是影響男孩父母幸福感的最大原因。男孩父母的幸福感,與女孩父母比起來,顯著降低的時段,就正好是需要幫兒子買房的24歲至30歲期間。所以,現在社交媒體上流傳著這樣的調侃:“一個女兒上等人,兩個女兒人上人,一個兒子下等人,兩個兒子不是人”,某種程度上就是因為這種購房壓力。

  想到自己還完房貸,還有繼續為兒女買房存錢,這必然會抑製很多人再生一個的願望。其實,這種擔憂過慮了,未來房子絕對不會這麼貴。

  經濟學家任澤平曾說過一句話:我研究了10年房地產,把它總結為一句話,“長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

  中國與日本的人口趨勢有相似之處。

  中國目前和上世紀80年代末的日本非常相似。1985年-1991年之間,日本房地產進入最後瘋狂期,6年間上漲1.7倍。不光是房價,日本企業購買海外資產,日本消費者全球旅遊,買買買,也非常像今天的中國。當年日本人也相信,東京掌握著教育、醫療、金融、就業等等資源,東京是全日本的東京,是全球的東京,所以東京房價不會跌。日本六大都市的地價從70年代開始,翻了五倍,然後,在1992年,泡沫破裂,之後,日本包括東京在內的六大都市和全國樓市同時陷入跌勢,跌去了60%左右。如今雖然已有回升,但離當年的價格還遠。

  如今的日本年輕人買房很容易。從收入來看:根據日本國家稅務局的調查統計,過去10年日本人的平均工資大致在400萬至440萬日元。而這個金額的10倍,也就是4000多萬日元,是可以在離東京都心通勤時間一小時的地方買一套典型的、中檔的供全家居住的裝修好的房子的(70平米)。

  需要指出的是,這裏說的平均收入,不是互聯網員工的平均收入,也不是985碩士的收入,而是普通年輕人的收入。對應的是類似“全口徑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這樣的指標。2020年上海市全口徑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為12.4萬元,比上年增長7.9%。那麼,當120萬元人民幣能在上海通勤一小時,也就是接近外環的地方,買一套房,會有人覺得貴嗎?

  除了相對工資價格低之外,日本年輕人買房融資也容易,成本低。一個有穩定工作的日本人,申請零首付買房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就算零首付有難度,10%首付是非常容易的。而利息還不到1%(變動金利)。

  為什麼會出現這個情況?還是因為人口趨勢。

  2017年,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的達到了3557萬,占總人口28.1%,創下曆史新高。隨著日本年輕一代人口的相對減少,以及年輕夫婦結婚率的不斷下降,日本房地產市場羸弱,淨需求下降。2018年10月,日本全國共有住宅5759萬套,但家庭總數隻有4997萬戶。所以,在日本,幾乎沒有人認為房價會大幅上漲。

  實際上,這個趨勢在中國已經出現了,一些人口流出城市的房價已經漲不動了,更低線的城市或縣城,房價已經開始降了。

  截至2017年底,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有2.41億人,占總人口17.3%;預計到2050年前後,我國老年人口數將達到峰值4.87億,占總人口的34.9%。也就是說,2050年的中國,房產的需求可能比日本更低。

  30年前的中國人,絕對不會想到房子可以買賣,也想不到房子價格會那麼高,這就如現在的中國人恐怕也想像不到30年後的房子,價格會多麼的低。所以,完全沒必要因為怕將來買房,不敢生育或者少生育。這個局面換一個角度,就是房子的作用,在將來或許沒有預期中那麼大,而孩子的作用,或許沒有預期中那麼小。

  (作者劉遠舉為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