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人蒼山“失聯”烏龍:一場未經許可進山的連鎖反應

2022年05月16日18:00

  來源:三聯生活週刊

  5月14日,據央視新聞,13人在蒼山失聯。截至5月15日下午3時,13人被全部找到並撤回安全區域。

  據瞭解,本次失聯人員進入蒼山,是民間公益組織深圳市龍越慈善基金會主導的“老兵回家”活動中的一次行動,目的是尋找二戰時期墜毀在蒼山的一架飛機。根據各方說法,此次引發救援的“失聯”更像一場烏龍,一場未經許可進入蒼山引發的連鎖反應。

  “失聯”的烏龍

  5月14日上午,據央視新聞,5月12日有人繞過雲南省漾濞縣平坡鎮平坡村上壩田值守檢查點,擅自進入大理蒼山。截至14日,私自進入蒼山並滯留的13人通信中斷、下落不明。當地已經成立工作專班,全力開展搜救工作。消息在社交媒體上隨即引發關注。

  蒼山是雲南雲嶺山脈南端的主峰,由19座山峰由北至南組成,海拔均在3500米以上,最高峰達4122米。據5月15日雲南大理漾濞彝族自治縣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的通報,救援行動一共出動專業人員490人、搜救犬12只、無人機8台,經過兩天的搜尋,成功找到13人。

2022年5月14日,雲南省大理州森林消防支隊隊員上山搜救失聯人員(圖 | 視覺中國)
2022年5月14日,雲南省大理州森林消防支隊隊員上山搜救失聯人員(圖 | 視覺中國)

  參與搜救的大理藍天救援隊隊長任玉波告訴本刊,人是分兩批找到的,第一批7人,5月14日找到,當時他們正在海拔不高的一處駐紮營地休息。第二天,救援隊在海拔更高處找到了賸餘6人。根據任玉波的瞭解,5月15日下午3時,在救援人員的護送下,13人全部下山。

  任玉波還說,因為攜帶的食物和裝備充足,被發現時,13人身體狀態都良好。知情人士則告訴本刊,這次“失聯”的13人中,有6名本地嚮導,2名大理藍天救援隊隊員和5名外地人員,其中包括公益項目“老兵回家”的發起人孫春龍。隊伍中多人具有豐富的野外生存經驗,攜帶了專業的登山設備、兩部衛星電話、還有充足的食物和水。

  這也使得這次引發關注的“失聯事件”帶有了些許烏龍色彩。“老兵回家”活動項目的工作人員張如娟負責在後方通訊聯繫進山的隊伍,她告訴本刊,5月13日晚上7點多,她接到了團隊成員報平安的微信電話,稱已到達駐紮營地,第二天將按原計劃繼續上山。因此,雖然5月14日,因為衛星電話信號原因,一直未能取得聯繫,張如娟認為,根據成員的食物和裝備的配備情況看,他們的安全是沒有問題的,只是一時沒有信號。

圖 @央視新聞
圖 @央視新聞

  但另一邊,就在張如娟收到信息後一個小時,5月13日晚上8點左右,任玉波已接到大理州應急局救援任務的委派,他立刻組織隊伍,於當天夜裡11點40趕到了集合現場,和當地的森林消防、公安隊伍兵分三隊,連夜上山搜尋。據任玉波當時瞭解的情況,該團隊原本一共有23人上山,計劃走的是蒼山的漾濞-平坡鎮線路,也就是從蒼山西坡的平坡鎮上山,平時少有人走,進山一個多小時就到達蒼山核心區。

  此前,5月12日,蒼山洱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就已接到群眾舉報,稱多名人員未經許可進入蒼山。13日護林人員巡查時,發現其中10人,並將他們勸返。但還是有13人繞過了值守點,繼續進山。

  未經許可進山

  接到任務時,任玉波還不知道失聯人員的情況,但趕到漾濞的指揮部後,他就知道了,要去救援的是孫春空和其團隊。任玉波知道孫春龍他們的這次進山活動,因為孫春龍半個月前就聯繫過他,請求藍天救援隊出隊,協助他們進山,完成一個尋找曆史墜落飛機的任務。任玉波當時提出,“要有相應的批文”。根據他的日常經驗,蒼山保護區現在正處於護林防火期,一般要持續到六、七月份雨季來臨,才會解除,這之前上山,需要向相關部門申請。但孫春龍後來一直沒辦好手續,任玉波就沒有加入進山行動。

  在5月12日出發當天,孫春龍在公眾號文章詳細提到了自己的進山任務——“尋找駝峰60號墜機”。文章介紹,1942年11月17日,當時中美合資,隸屬國民政府交通部的中國航空公司60號飛機,滿載錫錠從昆明起飛,走駝峰航線前往印度,並將在返程時帶回抵抗侵略的武器。但飛機在飛越蒼山時失去消息,3名機組人員全部失蹤。

孫春龍的公眾號文章
孫春龍的公眾號文章

  “駝峰航線” 是二戰時期中國和盟軍一條主要的空中通道,西起印度阿薩姆邦,向東橫跨喜馬拉雅山脈和橫斷山脈的眾多山峰和江河後,進入中國的雲南高原和四川省。因航線所經之地,地勢海拔均在4500~5500米上下,最高海拔達7000米,山峰起伏連綿,猶如駱駝的峰背,故得名“駝峰航線”。

  根據孫春龍在文章中的說法,幾年前,曾駕駛失事飛機的副駕駛詹姆斯的表弟鮑勃輾轉聯繫到他,希望他的團隊幫忙尋找表哥的遺骸,並“帶他回家”。收集資料時,發現美國探險家庫里斯曾在2011年,於蒼山發現墜機的確切位置——馬龍峰,亦即蒼山的最高峰。但庫里斯抵達現場那天,突然下起大雨,尋找被迫中止。

  文章中,孫春龍還提到,已尋求到多方資金及物資的捐贈,於是啟動尋找計劃。出發前,孫春龍的幾條朋友圈也都與此次尋找飛機殘骸有關。在5月9日的朋友圈里他寫,“我們要步行4天,負重十幾公斤,要在灌木從砍一條路出來。對我來說,是人生最大的一次體能挑戰。”

  但孫春龍在文章中沒有提到的是,為什麼選擇這個時間段上山。事實上,漾濞縣境內蒼山保護區從2020年3月29日就進入了防火護林封閉管理,此後,加上疫情管控,至今未開放。

2022年5月14日,雲南省大理州森林消防支隊隊員上山搜救失聯人員(圖 | 視覺中國)
2022年5月14日,雲南省大理州森林消防支隊隊員上山搜救失聯人員(圖 | 視覺中國)

  另外,根據《雲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蒼山保護管理條例》,蒼山保護管理範圍實行分區管控,分為核心區、緩衝區和實驗區。一般情況下,禁止任何人進入蒼山保護管理範圍的核心區,因科學研究需要,必須進入核心區的,應當事先向主管部門申請。孫春龍文章中的飛機失事地點馬龍峰,正處蒼山保護管理範圍的核心區。

  根據任玉波的瞭解,他拒絕以藍天救援隊的組織身份加入團隊後,孫春龍團隊又在一個登山戶外愛好者的微信群裡,聯繫了藍天救援隊兩個剛入隊的誌願者,對方以私人身份加入了進山隊伍。

  根據當地的通報,孫春龍一行13人屬於未經許可進入蒼山。此行中的一名當地嚮導茶興華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稱,孫春龍團隊找到他時,叫他幫忙領路、背東西,他告訴對方,手續辦好才同意進山,後來,孫春龍團隊告訴他手續辦好了。茶興華說自己沒法驗證,選擇了相信,並接受邀請成了進山隊伍的嚮導。

  根據茶興華的說法,他也10多年沒進過山了,但一行人中最前面的人,距離飛機墜毀點應該已經只有一、兩公里了,或許還有一個小時就能到達目的地,當天他們碰上大雨,才耽誤了行程。任玉波則告訴本刊,此次進山的隊伍中,已有人涉足被劃定的蒼山核心區。

圖 @中國消防
圖 @中國消防

  作為救援人員,任玉波所在的藍天救援隊,每年都會執行多起蒼山的山野救援任務,一般集中在春季和夏季。除了像孫春龍他們這樣特殊的進山任務,任玉波提到,“這個季節,山上的花多,開得又好。蒼山確實特別美,一步一景,所以吸引了很多‘驢友’前來探險。”這些人中,有的曾失蹤在蒼山裡,再也沒回來。不同的救援行動中,救援隊員也受過或輕或重的傷。

  在任玉波看來,進入蒼山保護區,不光進山人員自身有安全隱患,人類在山裡的活動,也會對蒼山保護區山體和野生動植物造成影響。蒼山擁有幾百年形成的獨特的高原山嶽地貌,還有多種瀕臨滅絕的動植物和一級保護動植物,比如紅豆杉,黃杜鵑、雲豹、羚牛等。“蒼山的生態環境在美麗的同時,也十分脆弱,而且一旦被破壞,這種破壞就是不可複原的。”任玉波說,“包括救援隊的經過,也會對蒼山生態造成不可避免的的擾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