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三千億增高針市場:有家庭一年花48萬,孩子長高1釐米

2022年05月16日20:38

近日,#9歲女孩打抑製針半年花十萬#的話題登上微博熱搜,再次將生長激素與身高焦慮擺在大家面前。

紅星資本局採訪瞭解到,不論是注射性抑製針還是生長激素(也稱“增高針”)的兒童,真正患有“矮小症”的只占極少部分。但諸多家長抱著數萬元,甚至是數十萬元往里砸錢,只為孩子能多長高哪怕一釐米。

如此背景下,作為增高針龍頭企業,長春高新旗下的金賽藥業2021年營收就高達81.98億元。而根據財通證券的研報測算,2021年增高市場的潛在規模更是達到3279億元以上。

實際上,生長激素不僅是受嚴格管控的處方藥,也是興奮劑的一種。紅星資本局採訪瞭解到,市場巨大的增高針,醫院對針劑管控嚴格。不過,在巨大的市場需求和利潤刺激下,家長卻能大量地從醫院以外的診所、中介處買到針劑。

本該嚴格管控的藥物,卻遊離於醫院之外,在醫療機構和個人中間,開始了大量的“體外循環”。

圖據IC photo
圖據IC photo

9歲女孩打抑製針上熱搜背後

增高市場火熱,有家庭一年花了48萬

近日,一位杭州媽媽為讓9歲女兒長高,給孩子打“性抑製針”,半年花費十萬元的新聞出現在網絡上,引發無數家長共鳴。隨即,#家長的身高焦慮#等話題衝上了熱搜。

紅星資本局採訪多位家長後瞭解到,身高焦慮背後,眾多家長都在想辦法讓孩子能多長高“哪怕是一釐米”。除了“性抑製針”外,生長激素是注射的主流針劑,也被家長們稱為“增高針”。

因家長對孩子未來的職業規劃、心理預期等不同,大量生長狀況正常的兒童也在注射生長激素,並且“花費不菲”。

有家長告訴紅星資本局,生長激素的用藥量主要受到個人體重的影響。

紅星資本局粗略計算,以80斤左右的兒童注射長春金賽藥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金賽藥業”)的生長激素為例,一個月注射粉針、水針和長效水針的費用分別為2000元、6000元、9000元左右。如果加上由於兒童有性早熟的情況需要注射抑製劑,那麼就還需要加上每月1200-1300元的抑製針費用。

5月10日,有家長告訴紅星資本局,已為孩子斷斷續續注射了4年生長激素,家庭該項花費超過20萬元。

而據新華社“新華視點”報導,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內分泌科副主任黃軻曾接診一位擔心兒子身高偏矮的家長,其陸陸續續在各種“身高促進門診”就診,一年下來花了48萬元,結果兒子只長高了1釐米。

紅星資本局瞭解到,生長激素已納入國家醫保報銷目錄,但僅限於兒童原發性生長激素缺乏症患者,據各地不同報銷政策,實際實施有所不同。

有來自上海的患者家長告訴紅星資本局,兒童原發性生長激素半缺乏的也可以報銷,但同時需要具備骨齡、身高等具體報銷條件,更多的情況難以報銷。

而國家藥監局曾於2021在官網刊文指出,“對於身材矮小的兒童來說,真正需要生長激素治療的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絕大多數孩子只需要進行均衡的飲食、規律的運動以及良好的睡眠,並不需要使用生長激素。”

雖然在家長端需求火熱,但是否打、打多少,在生長激素領域,目前仍是一個可左可右的話題。

醫院開藥極少

更大的市場在“院外”

在進入多個生長激素家長交流群後,紅星資本局沒有料想到的是,醫生處方用藥量會被家長屢屢吐槽——“醫生開的量太小了”。

多位家長直言,醫院以外,診所類醫療機構與中介,才是他們獲得增高針的主流渠道。

一位金賽藥業的售後服務人員告訴紅星資本局,從醫院經處方一次性能買到的生長激素只有極少幾支,但在一些醫療機構卻可以憑處方一次性拿到80多天的藥量。

生長激素水劑 截圖自金賽藥業官網
生長激素水劑 截圖自金賽藥業官網

5月11日,紅星資本局聯繫多個醫療機構,表明醫生處方中只開了幾支的量後,這些醫療機構均表示可以大量供應生長激素,供應量從1個月到近3個月不等。其中,健高兒科某分區診所告訴紅星資本局,“水劑可以開到84天。”

為何醫院難以開藥,而院外的“醫療機構”卻能根據醫院的處方輕鬆拿藥?

一位金賽藥業的工作人員告訴紅星資本局,造成這種拿藥量區別的原因是“藥占比”。每個醫院都有不同的“藥占比”政策,所以不是所有劑型都會採購進醫院,如果患者需要的劑型醫院沒有,可以到有資質的醫療機構購買。(註:通俗來說,“藥占比”就是病人看病的過程中,買藥的花費占總花費的比例。深化醫改以來,藥占比被調整為用於考核具體醫院的剛性指標。)

此外,紅星資本局採訪了多位醫生,他們都對此三緘其口。

滋生“串貨”市場

律師提示或有潛在危害

紅星資本局採訪採訪中瞭解到,一些中介也嗅到“商機”,投身為“二道販子”,他們經手的生長激素被稱為“串貨”。

一位來自襄陽的家長透露,原本售價116元/支的海之元生長激素,從外省的賣家處能拿到不到90元/支的價格,一個月下來用量多的情況能省2000元,一年就是約2.4萬元。

紅星資本局聯繫到一位“串貨”賣家,該賣家稱自己從門診拿貨,金賽藥業的水針能夠比原本千元出頭的單價便宜100元左右。

但是,很多終端消費的家長只知孩子打了生長激素能長高,卻不知生長激素也是興奮劑,至少在開藥層面應受到嚴格管控。

5月9日,長春高新證券事務代表對紅星資本局介紹,“生長激素作為興奮劑的一種,是國家嚴格管控的處方藥。”

據國家藥監局最新發佈的2021年興奮劑目錄名單,第二大類興奮劑肽類激素品種中,就包含多種生長激素和人生長激素。

此外,根據《反興奮劑條例》第十五條規定,“醫療機構只能憑依法享有處方權的執業醫師開具的處方向患者提供蛋白同化製劑、肽類激素。處方應當保存2年。”

也就是說,作為興奮劑類的處方藥在中介手上流通,或許並不合規。

此外,四川方策律師事務所律師郭剛告訴紅星資本局,現在由於醫院管控嚴格,將拿藥的過程一分為二,後續到醫療機構拿藥的這種行為更具有隱蔽性。“如果管控不當,犯罪分子大量買入興奮劑後,或有更多的潛在危害。”

龍頭企業年入80億,滲透率僅2.5%

市場空間超3000億

長春高新子公司金賽藥業在生長激素市場上是絕對的龍頭企業,其主要產品分為粉針、水針和長效水針,價格依次升高。

長春高新也由此被稱為“東北藥茅”、“生長激素第一股”。

圖據金賽藥業官網
圖據金賽藥業官網

長春高新最新年報顯示,2021年營收107.47億元,同比增長25.30%;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37.57億元,同比增長23.33%。在長春高新所有收入來源中,僅金賽藥業就實現營收81.98億元,更是幾乎包攬上市公司的全部淨利潤,達到36.84億元。

財通證券曾在2018年的研報中指出,金賽藥業3種劑型的產品梯隊優勢明顯,市場份額在70%以上。

因目前沒有已公佈的權威統計數據,若以金賽藥業70%的市場份額延續到2021年計算,推測2021年國內生長激素的收入在117億元左右。

財通證券還稱,金賽藥業市場滲透率卻僅為2.5%左右。從這一點出發,2021年,國內生長激素的市場空間在3279億元以上,遠遠高於實際市場營收。

龐大的市場空間尚未填滿,缺乏嚴格管控的醫療機構與個人,也因此有了盈利的可乘之機。

最貴品類自降2000元

長春高新降價搶市場

紅星資本局注意到,作為生長激素龍頭企業的長春高新,今年來仍在多舉措拓寬市場。

今年年初,重組人生長激素被納入廣東集采聯盟,金賽藥業在報名截止之前明確表示價格千元以上的水針不參與集采。其百元檔的粉針最終中標,中標價格為20-60元左右。

起初,市場猜測,將粉針納入集采,水針和長效水針正常銷售或許是金賽藥業獲取利潤的銷售策略。但此後,金賽藥業又主動降價長效水針,據米內網數據,原最高單價超5700元的長效水針最低降至3500元。

但金賽藥業並非無端調整。

長春高新曾在今年3月的投資者關係活動記錄表中透露,長效水針調整產品價格可以減少審批程序和公司相關管理費用支出。

而這一調整方向背後是:金賽藥業2021年生長激素產品整體收入增長40%以上,其中粉針占比10%左右,收入增長近40%;水針占比70%以上,收入增長30%以上;長效水針占比18%以上,收入增長110%以上。

粉針占比最低的基本格局下,金賽藥業長效水針的收入增長率卻在翻倍。

基於這一現象,近日,紅星資本局隨機諮詢了多名正在給孩子注射生長激素的家長,即便紅星資本局明確表示更傾向於注射水針或長效水針,但這些家長均無一例外地推薦了粉針,而理由均指向一個關鍵詞:便宜。

相比而言,長效水針是一週注射一次。作為國內唯一的長效生長激素品種,長春高新為抓住獨家優勢,大幅降價以拓寬市場實則勢在必行。“公司正在加大力度全力推廣長效生長激素,新的一年,長效的推廣力度會進一步加大,占比也會進一步提升。”長春高新稱。

除了長春高新外,從事生長激素生產的上市公司還有安科生物,但安科生物並未明確公開其生長激素藥品安蘇萌的營收情況。此外,還有海之元、珍怡、諾澤等生長激素品牌流通在市面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