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速營”老大:我撐不住了,老婆快喊人救我

2022年05月14日14:24

  來源:環球人物

  走投無路的“亞速營”老大,

  只能把最後的希望寄託在妻子身上。

  27歲的金髮女子滿面愁容,懇求著天主教教皇方濟各:“請您與普京談談,救救我的丈夫……”

  女子名叫卡塔琳娜·普羅科彭科。在她看來,丈夫及其“戰友”的境況十分危急,已經到了只剩“最後一口氣”的地步。

·卡塔琳娜(左一)懇求教皇方濟各(右一)。
·卡塔琳娜(左一)懇求教皇方濟各(右一)。

  這場“救夫大戲”立馬引起世界關注——她的丈夫丹尼斯·普羅科彭科,是烏克蘭“亞速營”的頭號指揮官,如今被困在亞速鋼鐵廠中。

  俄烏衝突爆發後,他的名字一度在烏克蘭的網站上消失。外媒分析稱,這或許是“為了避免被俄羅斯利用”,畢竟在俄版維基百科上,他被認為是“烏克蘭新納粹的化身”。

  然而近期,走投無路的普羅科彭科,不僅開始頻繁露臉,還派老婆出場四處求救。

  老婆出國求救

  5月11日,梵蒂岡聖彼得廣場,卡特琳娜和另一名“亞速營”成員的妻子終於見到教皇。她們立馬開始訴苦:丈夫被圍困多時,缺吃缺喝缺藥品,已經陷入了絕境。

  “你是我們最後的希望!我希望你能拯救他們的生命,請不要讓他們死去。”卡特琳娜對教皇說。教皇則回應稱,自己會盡一切可能為他們祈禱。

·卡塔琳娜(左一)眉頭緊皺,似要落淚。
·卡塔琳娜(左一)眉頭緊皺,似要落淚。

  卡特琳娜是真急了。

  3天之前的5月8日,《烏克蘭真理報》採訪了她丈夫,問及亞速鋼鐵廠的情況,這名“亞速營”指揮官只用了四個字來概括:極其困難。

  當天,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還在新聞發佈會上說,烏克蘭不可能用軍事手段“解放”被俄軍控製的馬里烏波爾,因為烏克蘭沒有足夠的重型武器。同時他承認,被圍困在亞速鋼鐵廠內的烏克蘭士兵已經很難撤離。

·澤連斯基(資料圖)。
·澤連斯基(資料圖)。

  短短五分鍾的時間向教皇求救,當然不夠卡特琳娜發揮。更多“細節”,她一早就通過各大國際媒體放了出去。

  此前,她情緒激動地向記者展示丈夫的照片,表示不能只顧平民,“士兵的生命也很重要”。

·卡塔琳娜(右)向外媒記者展示丈夫照片。
·卡塔琳娜(右)向外媒記者展示丈夫照片。

  在她口中,被困的“亞速營”成員物資告急,天天吃的是發黴麵包,大口喝水都成了夢想。其中還有600多人受傷,但醫療條件堪憂,有的人只裹著繃帶,有的人幹脆截了肢。他們和“戰友”的屍體共處一室。

·5月10日,“亞速營”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照片,照片顯示受傷的“亞速營”成員處於肮髒的條件下,一些人失去了四肢。
·5月10日,“亞速營”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照片,照片顯示受傷的“亞速營”成員處於肮髒的條件下,一些人失去了四肢。

  她給丈夫發短信說:“堅持住,我們會竭盡全力救你!”

  她開始尋求歐洲、美國以及國際組織的幫助,用英語發言,請求他們執行敦刻爾克式的救援任務。

  “我們現在需要這樣做,因為人們每一小時、每一秒都在死去。”

  “我們需要一些勇敢的國家,給俄羅斯下最後通牒,並通過海上或空中拯救我們的士兵、平民和孩子。”

  然而,正當卡特琳娜輾轉各地為丈夫博取同情之際,有人扒出了她的“黑曆史”。她可不是倒霉才嫁了個“亞速營”成員的“傻白甜”,正所謂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婚前她就和同伴們行過納粹禮……

·卡塔琳娜(右)和同伴行納粹禮。
·卡塔琳娜(右)和同伴行納粹禮。

  繼承祖父仇恨

  派老婆出場的普羅科彭科實在神秘。有外媒稱,車臣總統、普京猛將拉姆讚·卡德羅夫懸賞50萬美元買他小命。

  至於他的人生軌跡,人們只能從過往報導的隻言片語中大致拚湊出來。

  他1991年出生,畢業於基輔國立語言大學的語言學院,主修英語教師專業,綽號“蘿蔔”——“亞速營”的下屬成員們後來也這麼稱呼他。

  作為基輔迪納摩足球俱樂部的狂熱球迷,他加入了“亞速營”,並在2014年指揮一個連,在烏東地區與親俄羅斯的人作戰。

·普羅科彭科(資料圖)。
·普羅科彭科(資料圖)。

  普羅科彭科野心勃勃。在2016年7月的一次採訪中,他表示,“(‘亞速營’的)使命是建立一支新型的軍隊”,要提高部隊的軍事能力,就得“從實踐開始,而不是從理論開始”。

  他還放話,自己帶領的“亞速營”部隊,“可以在前線獨立行動,不會像其他子單位一樣在戰鬥中不斷讓人們失望”。

  有人認為,普羅科彭科的狂悖和狠勁,或許和其家族不無關係。儘管他出生於烏克蘭,但他祖父來自芬蘭的卡累利阿地區,曾在芬蘭國防軍服役。1939年,芬蘭和蘇聯之間爆發戰爭,他祖父去了前線,雖然倖存,卻自此就恨上了俄羅斯人。

  普羅科彭科繼承了祖父心中的仇恨。“你能想像失去家人是什麼感覺嗎?他所有的兄弟都死了……”

  他曾穿著製服、拿著武器拍了一張照片。照片上可以看到他的衣服上縫著曆史上東卡累利阿共和國的十字旗,這是尋求東卡累利阿獨立的卡累利阿民族主義者使用的象徵。

·普羅科彭科的衣服上縫有十字旗。
·普羅科彭科的衣服上縫有十字旗。

  2017年9月,普羅科彭科當上“亞速營”指揮官。兩年後,還是上尉的他獲得了一枚由澤連斯基授予的三級勳章。

  今年3月,他又被澤連斯基授予“烏克蘭英雄”稱號。因為此前不久,他指揮“亞速營”與俄軍第150摩托化步兵師交手。“亞速營”宣稱,他們打死了該師指揮官奧列格·米捷耶夫少將,並將所謂屍體照片發到網上以打擊俄軍士氣。

  “米捷耶夫戰死”的消息隨後得到烏內政部長顧問格拉申科的背書,但並未得到俄羅斯官方證實。

  而此後,這位“烏克蘭英雄”卻一度被傳要丟下部隊跑路。

  走投無路翻臉

  4月11日,俄媒報導稱,烏克蘭議會一名前議員在社交媒體上發文說,普羅科彭科拋棄他在馬里烏波爾的數千人部隊,試圖連夜逃離俄軍包圍圈。

  他的證據是,親俄頓涅茨克民兵曾在馬里烏波爾西南海岸附近,擊落一架前來接應烏軍指揮官逃跑的直升機。之後,俄軍也曾擊落一架企圖穿越俄軍封鎖的米-8直升機,其目的是要接走烏軍第36旅指揮官巴拉紐克和普羅科彭科。

·普羅科彭科(資料圖)。
·普羅科彭科(資料圖)。

  普羅科彭科自然不認,“否認三連”後又發視頻表示,將永遠不會向俄軍投降。他稱自己看不起逃兵和降兵,“他們選擇了恥辱的道路。這些人絕不應該被英雄化”。

  而為了不敗給俄軍,他手段頻出,連底線都不顧了。

  5月2日,德國《明鏡週刊》發佈了一段長達三分鍾的視頻。視頻中,烏克蘭一名女子表示,她此前在亞速鋼鐵廠工作,俄烏衝突爆發後便和丈夫孩子在這裏避難,結果就被“亞速營”劫持為人質,用作“人肉盾牌”。“亞速營”的人將她一家關了兩個月,不允許他們通過俄軍提供的人道主義走廊離開。

  即便真面目被揭穿,普羅科彭科也絲毫不臉紅。不久後,他通過社交媒體發佈視頻稱,他們已與俄軍優勢部隊作戰70天,“一直保持全面防禦”,為“‘亞速營’感到自豪”,世界對他們的“大力支持是他們應得的”。

·普羅科彭科(資料圖)。
·普羅科彭科(資料圖)。

  但5月7日,亞速鋼鐵廠的平民全部撤離,眼見自己的“護身符”沒了,他有點坐不住了。“亞速營”召開線上記者會,表示從鋼鐵廠撤離烏克蘭部隊是唯一可行的選擇,並要求基輔採取“果斷步驟”推進這一行動。

  結果,澤連斯基表示:兄弟們,我也無能為力啊!

  走投無路的普羅科彭科忍不住“開噴”了。

  他接受採訪表示,如果之前烏軍“更積極地阻止俄軍”,被圍困的局面本是可以避免的,都怪第36海軍陸戰旅的行動令人“難以理解”。

  “首先,他們一個營早在4月4日就投降了。結果,我們失去了‘亞速營’和第36旅之間唯一的聯繫。然後出乎意料的是,第36旅的指揮官在沒有任何人警告的情況下,決定直接突破一個沒有提前商定的方向,他就這樣失去了很多人。同樣,很多人就任性而為,最終淪為俄羅斯的俘虜……第36旅突然採取的這些不協調的行動導致了災難性的後果,才讓我們再也無法扭轉(局面)。”

·普羅科彭科(資料圖)。
·普羅科彭科(資料圖)。

  吐槽完同行,他又狠狠內涵了烏克蘭領導層。

  “這是第36旅指揮官的決定?或者他是被領導層的某個人推動的?我不知道。但無論如何,這完全不合邏輯——他們擁有絕對足夠的軍事裝備和彈藥來進行防禦,不知道為什麼會做出那樣的決定。”

  然而,“嘴炮”打得再厲害也沒用。對內求助無望的普羅科彭科,只能把最後的希望寄託在外界,派妻子去美西方賣慘。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