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利歐、林毅夫等共議全球經濟與秩序:開放合作等是關鍵詞

2022年05月14日20:03

5月14日,“2022清華五道口首席經濟學家論壇”在線舉行,會聚全球經濟與金融界的頂級“大腦”,共議2022年動盪之下的全球經濟與秩序展望。在專家討論中,開放合作、有序競爭、保持定力、技術創新等是關鍵詞。

達利歐:各國之間要有序競爭、避免衝突

橋水基金創始人瑞·達利歐在主旨演講中表示,縱觀過去500年的曆史,他總結了三條規律:一是非常巨大的債務伴隨巨大規模的債務貨幣化,即中央銀行印鈔票來購買債務,這在全球三大主流貨幣中尤為嚴重;二是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有極嚴重的內部衝突;三是大國的崛起,隨著大國力量的加劇和增長,大國之間彼此無法認同彼此,有了不同的觀點,就會產生衝突。

“曆史告訴我們當這三大力量齊頭並進時,會有非常高風險的環境,這就是當今我們所處社會現實和環境所面臨的情況。”達利歐稱,包括全球流行疾病、洪澇災害等在內的自然之力也是影響國家興衰的重要因素,雖不頻繁發生,但一旦來襲影響巨大。

他還重點談了債務問題。“想要刺激經濟的發展,肯定是增加很多信貸、產生購買力,隨著時間積累,信貸產生債務。”他表示,一個國家走向繁榮的同時,背後可能是不斷推高的借貸,債台高築又會產生金融泡沫。當某個國家貿易份額不斷增加,且大多數貿易以該國貨幣結算,使得該國貨幣成為儲備貨幣,這將促使更多的借貸行為。接下來,面對財富分配的不平均,也往往會通過印鈔來試圖緩解矛盾。

“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衝突不斷地上升,接下來前方的路非常不明朗。”達利歐表示,各國之間要有序競爭、避免衝突,保持對話、合作共贏,共同為經濟發展與科技進步做出努力。

林毅夫:中國要保持動態的經濟發展和開放的態度

在主旨演講後的“世界經濟、金融與全球秩序展望”圓桌論壇中,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林毅夫談到,21世紀以來全球經濟版圖改寫,中國占全球GDP比重快速上升,面對當前美國壓製、地緣政治動盪等形勢,建議中國能夠保持動態的經濟發展,同時加快對外開放進程。

當前中國還處於迎頭追趕的狀態,人均GDP也僅是美國四分之一的水平。林毅夫分析稱,中國現在的技術滲透率有點像20世紀40年代的德國、50年代的日本、80年代的韓國,在快速地迎頭追趕。按照購買力評價,中國已是最大的經濟體,中國國內市場非常龐大,並且中國有很高的國際經濟占比份額,這些都是優勢,應該變優勢為寶,以此保持動態經濟增長。

第二點建議是中國積極保持開放,能夠成為全球化的推動者。現在中國能夠保持經濟8%的潛在增長率,並且每年可實現5%-6%的實際增長。如果能夠保持這樣高速增長,中國將會持續地助力全球經濟的發展,每一年繼續給全球的增長至少貢獻四分之一的增長甚至更多。中國現在還是全球最大的貿易國,貿易是雙贏的,其他國家和中國打交道做交易,他們從雙邊貿易當中獲益良多。

劉世錦:將氣候變化壓力轉為創新增長動力,要促進綠色技術創新

在圓桌討論中,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呼籲大家更多關注長期問題,關注真正推動經濟長期增長的結構性潛能。他談到,應對氣候變化是目前全球範圍內少有的能夠達成共識的領域,要將氣候變化壓力轉為創新增長動力。

他進一步稱,應對氣候變化的重心還是要促進綠色技術創新,系統性地用低碳、零碳技術替代原有的高碳技術。在採取了正確的目標和辦法後,不僅可以實現應對氣候變化的目標,也可以為全球範圍引入一場重大的技術變革,這樣為全球經濟增長提供動能。

“發達經濟體經濟比較成熟,但是綠色化、特別是數字經濟帶動的綠色化,對發達經濟體來講是新的改造機會,會產生大量的需求。”劉世錦表示。應對氣候變化需要國際合作,綠色新能源技術要開放,開放後國際貿易、投資、技術轉讓會更加活躍,同時發達國家在綠色創新領域比發展中國家有更多的資金和技術的支持,對全球的發展也會產生更積極的影響。

餘永定:調整中國海外資產結構,平衡中國國際收支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餘永定表示,要調整中國海外資產結構,平衡中國國際收支,應對國際貨幣體系新變局。從存量和流量兩方面,提高中國海外資產特別是外彙儲備的安全性。對於海外資產流量部分,他認為可以考慮從八個方面調整政策。

一是擴張性財政貨幣政策刺激內需帶動進口。減少貿易順差重要的條件是必須有內需,除了長期的結構性改革等,短期來看要執行擴張性財政貨幣政策。二是盡快取消殘存的、為鼓勵出口執行的出口退稅政策。三是增大對大宗商品、戰略物資的進口。四是少購買美國國債,更多進口美國產品,儘可能履行中美貿易協定。五是特定時期維持貿易逆差。六是實行浮動彙率政策,保持一定的資本管製。七是增加海外投資形式。通過把貿易順差轉化為海外投資也是一個調整的方式,同時應該明確海外投資家底和方向。八是發揮中國在基礎設施投資方面的優勢,但要小心債務陷阱。國際收支、海外資產負債要儘可能平衡,不要有過多、過度的美元資產,資產負債平衡要有反製能力。

李稻葵:“做好自己”是應對複雜形勢的最好方式,保產業鏈、穩住消費很關鍵

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稱,當前國際形勢極其複雜,國內的風險挑戰也非常多,“做好自己”是應對複雜國際形勢和嚴峻挑戰最好的方式。他表示,不談GDP、經濟發展等,只談“人民至上、生命至上”,非常好的一個測度是我們的人均壽命。

經濟發展的根本目的之一就是提高老百姓的平均壽命。李稻葵稱,值得驕傲的是,1949年中國人均壽命是35歲,而現在是77歲,過去30年中國每年的人均壽命提高了99天;在過去兩年的抗疫中,我們也挽救了數以百萬計的生命。對於後者的計算方法不同,以美國死於新冠疫情的人數乘以4(因為我國人口是美國的4倍),假如我們沒有做好防疫工作,過去兩年會有400萬生命的損失。

他進一步表示,生活水平提高是提升健康水平、增加人均壽命的重要因素之一,生活水平提高的關鍵在於經濟。當前抗疫的另一大關鍵就是保經濟,保生產線、保產業鏈本質上就是保住我們未來經濟增長的潛力,把我們潛在的GDP增長速度保住0.1%,相當於未來每年的增長能增加0.1%,由於消費和經濟基本同步,也就是人均消費每年增加0.1%。

李稻葵還提到,要穩住消費。“據我們的研究,今天消費下降1%,未來七八年都會下降,會有心理的陰影。比我們年長的人或者父母經曆過三年自然災害,他們有同樣的收入水平,消費卻比我們低多了。” 他表示,為了保居民的消費,物流一定要暢通,更重要的是,要對受影響的百姓直接給予現金補助。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程維妙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盧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