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藥物“千金藤素”概念殺出!體外研究15393倍抑製病毒能力何解?成功率有多高?

2022年05月14日22:00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朱萍 北京報導 5月10日,北京化工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童貽剛教授一項研究獲得國家發明專利授權。專利說明書顯示,10uM(微摩爾/升)的千金藤素抑製冠狀病毒複製的倍數為15393倍。對此5月12日,童貽剛在接受《科技日報》專訪時解釋稱:“這個數字通俗地講,可以理解為不用千金藤素藥物時如果有15393個病毒,在用10微摩爾/升千金藤素藥物的情況下,病毒數將只有1個。也就是說,很少量的千金藤素就能阻止新冠病毒擴增和傳播。”

  受上述消息影響,5月13日中醫中藥股走強,多家與千金藤素相關藥企紛紛衝高甚至漲停,如華北製藥、步長製藥、雲南白藥等。還有因為公司名字含有“千金”,並沒有千金藤素的千金藥業被帶飛漲停;大理藥業5月13日亦“被”漲停,原因是有千金藤素產品的雲南白藥旗下子公司叫大理藥業有限責任公司,導致資金炒作。

  5月14日,一位中藥企業研發總監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從“微摩爾/升”這個單位上判斷,應該是體外試驗數據。另一位抗病毒企業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上述實驗數據需確認是否是體外試驗數據,這很關鍵。“消毒劑、氯奎、阿比多爾對病毒也都有體外抑製作用。我們的大眾或者從來沒有做過藥物開發的科技人員必須要對新藥開發有最基本的瞭解。但是反應了大家對新冠特效藥有特別高的期盼,都希望國產‘特效藥’早日出現。”

  上述抗病毒企業負責人指出,“千金藤素”目前只能稱為在研化合物,更不能稱之為“新藥”。童貽剛在接受採訪時也指出:“在國家重大專項的支持下,千金藤素這種藥物和數千種藥物一起很早就被納入到了我們課題組的化合物庫中。”

  實際上,到成藥還要做動物實驗包括藥理、毒理、藥物代謝等臨床前研究,然後再上1、2、3期臨床試驗。上述抗病毒企業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通常一個藥從臨床前到三期成功獲批上市的成功率約5%-10%。國外統計從學術機構的科學發現通過轉化醫學做成藥的成功率約2.5%到5%。“研發週期可能提速,但每一個階段都不能少。沒有充分的數據就無法證明其有效性和安全性。這對一個將來可能要大規模應用的傳染病新藥尤其重要。”

  對此,5月14日,童貽剛教授也在社交平台上發文指出,新藥到臨床及上市還需一段時間。

  15393倍!

  據報導稱,2020年1月開始,童貽剛團隊就利用獨有的藥物篩選平台對數千種藥物進行篩選。由於篩選平台不需要特殊實驗室、負壓操作等設備,所以我們篩選的速度快;也由於平台依靠的穿山甲冠狀病毒與新冠病毒在基因組和關鍵蛋白(S蛋白)上的同源性高,篩選出來的結果更可靠。

  童貽剛團隊於2020年2月最早原創發現千金藤素具有超強抗新冠病毒活性,同年3月發表的相關論文,現已成為ESI高被引論文。

  兩年多來,各國研究團隊均在不斷尋找抑製新冠病毒的有效藥物。科學家們通過論文、學術研討會等方式發現新的線索、不斷質詢印證、探索作用機理。

  與此同時,千金藤素的效果也被其他研究團隊證實。如2020年4月,日本國立傳染病研究所所長脅田隆字教授團隊發表論文證實了千金藤素抗新冠病毒的效果;2020年10月至2021年8月間,多個研究團隊在國際期刊發表了千金藤素抗新冠病毒研究進展。

  與此同時,童貽剛進一步聯合鍾南山院士團隊趙金存教授和石正麗教授團隊用新冠病毒對千金藤素的抗新冠病毒效果進行了驗證,確認了該藥物的抗新冠病毒效果。

  童貽剛指出,千金藤素抗新冠病毒的高活性數據是經得起比較的。“不論是我們團隊的試驗數據還是美國團隊的研究數據,都對包括千金藤素在內的多個化合物抑製新冠病毒進行了比較研究。”

  該項專利說明書中顯示,對千金藤素、西拉菌素、鹽酸甲氟喹這三種篩選出的抗新冠病毒有效化合物進行試驗,10 μM的千金藤素、西拉菌素、鹽酸甲氟喹在細胞感染72小時後分別能抑製病毒複製15393倍、5053倍、31倍,實驗結果均可重複。

  在2021年7月一篇刊登在《科學》雜誌的文章印證了這一結論:研究者將千金藤素與25個其他的候選化合物放在一起進行了比較研究,結果顯示,千金藤素抗新冠病毒的EC50(引起50%最大效應的濃度,數字越低越好)只需0.1 μM,遠低於其他候選藥。

  童貽剛在接受人民日報健康客戶端採訪時表示,現在只做了細胞水平的實驗,但是首先發現千金藤素能抑製冠狀病毒的團隊,後來才有多個國際團隊跟蹤驗證,並預期該化合物對新冠肺炎的預防和治療都是非常管用的。“因為從它的作用機理來看,它可以防止病毒的感染,即使感染之後,它也可以把病毒壓在一個非常低的水平,就是說可以壓到正常感染1/10000的水平。”

  “所以病毒基本上可能對病人不會有明顯的感染,或者感染之後可能也沒有什麼症狀。但這個目前是我們的猜想,因為現在它還沒有開展臨床的試驗,所以具體不知道療效會是什麼樣,但是根據我們的推斷和根據現有的一些藥物的比較來看,這個藥應該非常有前途。” 童貽剛進一步表示。

  資本狂歡

  受上述消息影響,5月13日多個中醫中藥股紛紛衝高甚至漲停,如華北製藥、步長製藥、雲南白藥等。

  而因為公司名字含有“千金”,千金藥業也強勢漲停,不過,5月13日,千金藥業董秘在投資者關係平台上答覆稱該公司沒有相關產品;另外,大理藥業5月13日亦“被”漲停,原因是雲南白藥旗下字公司叫大理藥業有限責任公司,導致資金炒作A股市場的大理藥業,所以此大理藥業非能生產千金藤素的公司。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髮現除了上述個股“意外”漲停外,還有多家上市公司有涉及千金藤素相關領域,如步長製藥具有一種鹽酸千金藤素的製備方法的發明專利;雲南白藥旗下雲南白藥集團大理藥業有限責任公司(未上市)可生產千金藤素;方盛製藥參股公司上海同田生物的主打產品包含千金藤素;華北製藥其千金藤素與專家團隊深度合作,今後有極大可能獲得專利擁有者的生產許可權。

  對此,一位醫藥行業資深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從“微摩爾/升”這個單位上判斷,應該是體外試驗數據。

  從目前看,該藥顯示的抑製新冠病毒能力僅僅是在體外研究上。一款候選抗新冠藥物,要真正成為抗新冠藥物,還需要曆經動物實驗、人體臨床試驗等層層驗證。

  另有從事抗新冠藥物研發的醫學教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千金藤素並非是原創藥物,同時抗新冠病毒作用機制也不清晰,也要看藥物在體外的抗病毒活性如何,要和已經上市的藥物或者正在臨床開發的藥物比較,需要用同一檢驗方法下進行對照。

  上述抗病毒企業負責人也指出,從論文到成藥過程是非常漫長的,期間還要做動物實驗包括藥理、毒理、藥物代謝等臨床前研究,然後再上1、2、3期臨床試驗。通常一個藥從臨床前到三期成功獲批上市的成功率約5%-10%。所有在臨床前或臨床實驗室階段還沒獲批上市的藥物,都不能稱之為新藥,應該叫藥物候選或者候選藥物,目前更準確地來說,千金藤素稱在研化合物更為合適。

  上述負責人稱,目前體外藥效好的化合物有很多,消毒劑、氯奎、阿比多爾對病毒也都有體外抑製作用。但到體內特別是人體內完全不是一回事,除了藥效外,也要評估藥物的安全性。但是這反應了大家對新冠特效藥有特別高的期盼,都希望國產“特效藥”早日出現。

  “突發的急性傳染病也有可能會自然消退的。但是目前科學界的共識是新冠病毒還會在相當長的時間內存在。目前歐美疫情也有反複。曆史上的大流行基本都是靠疫苗+藥物終結。但任何一種疫苗都不能做到100%防感染,防重症或死亡。還有大約2%的人對疫苗反應不佳。所以必須要有藥物,沒有有效藥物很難消除大家對新冠的恐懼。兩者都需要。”上述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作者:朱萍 編輯:徐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