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總統大選初步結果出爐:小馬科斯高票贏得選舉

2022年05月12日00:12

菲律賓前總統之子小馬科斯,搭檔現任總統長女莎拉·杜特爾特-卡皮奧,兩位“總統二代”在總統及副總統選舉投票中以較大優勢勝出。

毫無懸念,小馬科斯以大幅領先票數在總統選舉投票中勝出。

5月10日,菲律賓大選塵埃落定。據菲律賓媒體10日淩晨公佈的初步統計結果顯示,在完成對92%選票的計票後,菲律賓聯邦黨候選人費迪南德·羅穆亞爾德斯·馬科斯,即已故前總統費迪南德·馬科斯之子(下文稱“小馬科斯”)以56.59%的得票率贏得總統選舉。此外,其競選搭檔、菲律賓現任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長女、達沃市長莎拉·杜特爾特-卡皮奧也贏得副總統選舉。但正式選舉結果還有待菲選舉委員會確認。在選舉結果得到最終確認後,小馬科斯將於6月30日正式就任菲律賓總統。

同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祝賀菲律賓順利舉行大選,表示中方希望並相信菲律賓國內各政治力量將繼續團結協作,共同致力於國家複蘇和發展。

本次大選備受矚目,甚至被稱為菲律賓近40年來最重要的一次選舉。不僅因為有10名候選人角逐菲律賓總統,更重要的是,本次選舉還成為了馬科斯家族的一次“回歸”。

對於本次投票結果,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周邊外交室主任周士新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這個結果是意料之中,“小馬科斯本就呼聲較高,他與同樣受歡迎的莎拉·杜特爾特-卡皮奧一同競選,形成了相互呼應的態勢,增加了曝光度,引發了更廣泛的關注。”

雖然選舉結果已定,但暗流湧動的菲律賓政壇,以及當前棘手的經濟問題都將考驗小馬科斯的執政能力。

小馬科斯優勢明顯

5月10日,經過約6750萬擁有投票資格的菲律賓公民一天的投票後,菲律賓總統選舉結果正式出爐。

除了選出新一任總統和副總統,選舉還將產生國會議員、地方長官與議員,涉及超過18000個職位。根據當前96%選票的計票結果顯示,小馬科斯已獲得超過3000萬張選票,得票率超過50%,遠超獲得約1456萬票的對手萊妮·羅佈雷多,與大選前的民調結果相符。

對於小馬科斯的獲勝,廣西民族大學菲律賓研究所所長陳丙先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主要出於三個方面原因,“首先,小馬科斯的能力和形象比較出眾。他不僅曾在北伊羅戈省任副省長和省長,從美國重返菲律賓後,又先後擔任國會眾議院議員和參議院議員,有豐富的從政經驗。其次,小馬科斯根據菲律賓家族政治長期存在的背景,所採取的競選策略的成功。第三,小馬科斯團隊擁有充裕的競選資金,以維護其龐大的競選團隊。”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劉暢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小馬科斯善於利用社交媒體,以此重塑年輕選民對其家族背景的印象,並展現其父馬科斯當政時期的主要政績,“相比起意識形態和歷史問題,如今的年輕選民更加關心民生、物價和基礎設施等務實性議題。”

在小馬科斯憑藉高票數當選的同時,他的競選搭檔、菲律賓現總統杜特爾特長女、達沃市長莎拉·杜特爾特—卡皮奧的得票率為57.04%,也以絕對多數贏得副總統選舉。就此,勝出選舉的小馬科斯和莎拉·杜特爾特—卡皮奧,將各自當選總統和副總統,這將是菲律賓兩大政治家族的一次成功的“強強聯手”,也是自1986年以來正副總統職位再次同時掌握在一對政治盟友手中。

對此,陳丙先認為,總統和副總統站在同一陣線,有利於國家的政治穩定。他表示,沒有反對派的掣肘,政府可以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國家建設上。

但與此同時,劉暢表達了擔憂,“小馬科斯和莎拉同時當選,菲律賓政治局面可能會失去一個總統和副總統層面的相互製約和泄壓閥,其壓力將更加明顯地傳導到國會等其他層面。”

說起小馬科斯,繞不開的是他作為“總統二代”的背景。現年64歲的小馬科斯,是菲律賓前總統費迪南德·馬科斯的兒子,於20世紀80年代初步入政壇。1990年代初,小馬科斯先後當選北伊羅戈省省長、眾議員和參議員。在2016年的菲律賓總統大選中,小馬科斯曾角逐副總統,最終以較小差距輸給羅佈雷多。

由於馬科斯家族的複雜歷史,小馬科斯在競選期間選擇通過社交媒體塑造政治形象。更重要的是,小馬科斯獲得了菲律賓國內多個政黨、政治人物和社會團體等勢力的支援。對此,陳丙先向記者表示,菲律賓大部分民眾既非政治精英,也非知識精英,他們更關心的是自己的生活,因此小馬科斯“自上而下”的競選策略無疑收效更高,能夠獲得更多民眾的支援。

“杜特爾特政府”路線的繼承者

小馬科斯成功當選菲律賓新一任總統。在高漲的人氣加持下,小馬科斯備受外界矚目。

在競選時,候選人普遍被昵稱為“邦邦”(Bongbong),其中小馬科斯被支援者稱為BBM(Bongbong Marcos)。小馬科斯常年經營出溫柔、隨和,甚至不怕示弱的形象。在競選期間,小馬科斯雖然沒有提出太多具體政見,只是以“團結”作為口號,但他是唯一表態有意繼承杜特爾特政府路線的主要候選人。

“小馬科斯在本次選舉中的政治綱領表態比較‘粗線條’。他一直強調的‘團結和希望’也沒有明確的指向性。這看似戰鬥力不強,但他通過打造政治家族強人的形象,抓住選民迫切改善民生的願望,符合菲律賓民眾對杜特爾特的認同感。” 劉暢向記者表示,從這個角度講,小馬科斯延續了杜特爾特的路線,也為自己爭取了更多選民的支援。

周士新認為,鑒於杜特爾特執政期間留下了不少政治遺產,因此小馬科斯繼承杜特爾特路線的表態將為他加分不少。具體而言,小馬科斯不會較大程度地進行修正,“無論是在吸引外資,促進產業結構轉型,發展基礎設施建設、實現創新經濟和擴大對外貿易等方面,基本都會沿用杜特爾特的路線。”

競選期間,小馬科斯承諾創造就業崗位、吸引外國投資、改善農業設施和數字基礎設施等,在外交方面則主張堅持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

“小馬科斯在處理內政問題上可能不如杜特爾特那麼強硬,他不會成為一位非常強勢的總統。”談到小馬科斯治理國家的前景,周士新表示,相信小馬科斯會搭建有經驗和能力的班子。

此外,在經濟方面,陳丙先還認為小馬科斯將繼續推進杜特爾特任內的“大建特建”基礎設施建設計劃,通過加強基礎設施建設來掃清阻礙菲律賓經濟發展的障礙。

經濟複蘇挑戰嚴峻

選舉期間,不少民眾向媒體表示,自己最關心的問題是恢復經濟、改善民生和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這並不難讓人理解,因在新冠疫情期間,菲律賓經濟受到多重衝擊。

5月5日,菲律賓財政部國庫署發佈數據顯示,截至3月底,菲律賓的未償債務攀升至12.68萬億比索(約合人民幣1.6萬億元),創歷史新高。其中本國債務占69.9%,外債30.1%。具體來看,本國債務達到8.87萬億比索,比2月增加了5.4%;外債為3.81萬億比索,比2月增加了3.6%。

在安邦智庫宏觀經濟研究中心魏宏旭看來,菲律賓債務高企主要是出於應對疫情和經濟恢復,擴大財政支出所致。他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此前,菲律賓政府方面強調增加基礎設施建設投資以改善營商環境並吸引外資的政策,使得其積累了一定的公共債務。以擴大財政支出增加投資的方式,將進一步推高公共債務水平。”

智庫ING銀行的數據顯示,3月菲律賓貿易逆差已擴大至49億美元,環比增長40%,同比增長81%。受貿易逆差和美聯儲加息影響,從年初至今,菲律賓比索兌美元貶值3%。

貨幣貶值的同時,菲律賓通脹飆升至新高。據菲律賓國家統計局發佈最新統計數據顯示,由於石油和電力價格上漲推高了其他商品的成本,菲律賓4月份的通貨膨脹率達到4.9%,為2019年1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魏宏旭向記者表示,對於應對通脹,菲律賓能採取的措施並不多,即使加息也不會解決根本問題,“製約菲律賓經濟的主因,目前來看還是疫情。菲律賓的服務貿易和旅遊業在疫情下受到影響較大,使得菲律賓的對外貿易逆差不斷擴大。”

雖然遭受債務和通脹的雙重壓力,多位經濟學家預測,菲律賓第一季度經濟會實現增長,2022年前三個月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中值估計為6.7%。

“儘管今年面臨一些新的困難,如能源價格上漲、通脹上升等,但整體經濟發展情況仍相對平穩。”魏宏旭向記者表示,未來經濟發展的趨勢仍取決於大選之後新政府的經濟政策,例如財政政策上是否會收縮,以及疫情防控的進展。

(作者:胡慧茵 編輯:李瑩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