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退休人”:不卷,也不躺平

2022年05月12日11:04

超9000萬老年人“退而不休” 靈活就業是主流

  【《中國新聞》報記者 程小路 王陽子辰 徐天子 報導】根據2021年末的統計數據,中國60歲以上人口數量已達2.67億,較“七普”數據增加334.1萬。老齡化進程明顯加快,越來越多的老年人選擇再就業,此前有數據顯示,我國有9000多萬的60歲以上老年在業人口。中國官方去年11月印發《關於加強新時代老齡工作的意見》,支持探索適合老年人的靈活就業模式,鼓勵老年人繼續發揮作用。

  當下,退休人員再就業不是什麼新鮮事。據本報記者採訪,有人在熟悉的領域繼續服務社會,有人轉換賽道開創新事業。“退而不休”為他們提供了積極的情緒價值,也帶來了物質回報。而他們的經曆也提醒著年輕人:探索人生的無限可能,從什麼時候開始都不晚。

4月19日,在北京西城區的某健身房內,李誌傑在上“Bodycombat”搏擊課。(王陽子辰 攝)
4月19日,在北京西城區的某健身房內,李誌傑在上“Bodycombat”搏擊課。(王陽子辰 攝)

從國企到健身房 把卡路里“燃”成財富

  4月下旬一個工作日中午,在北京兩家相距5公里的某知名連鎖健身機構門店裡,不少上班族利用午休時間來健身,李誌傑在快節奏的音樂伴奏下教搏擊操,管冬梅則在舒緩的旋律中帶領學員練瑜伽。兩人是團課教練,都是從國企退休“60後”,而且都已堅持健身20多年。

  退休前,李誌傑是一名國營機械設備廠的車工。今年61歲的他身形健美,但在20多年前,他的體重接近100公斤,“蹲下後再起身都困難”。從那時起,他開始運動減重,先是慢跑,去公園鍛鍊,但“練練停停,鍛鍊一會兒歇一個月”。後來他到健身房接受專業指導,建立系統的健身概念後堅持了下來。健身讓他徹底擺脫了肥胖,還帶來一次高光時刻——在2012年的一次北京市健美比賽中,李誌傑斬獲“元老組”冠軍。之後,不少健身房向他拋出橄欖枝。

  李誌傑一開始當私人教練,後來成了操課教練。他將中國武術、巴西柔術、韓國跆拳道等多種風格的拳術融入搏擊操課程中,讓健身充滿樂趣。

  採訪當天,約20名學員來上課,李誌傑帶操時邊做動作邊講解,同時不斷給學員鼓勁。“學員可以‘划水’(偷懶),教練可不能‘划水’。”

  管冬梅也是因為身體出了狀況而開始健身。退休前,她當過會計、做過行政工作,由於長期伏案,頸椎出了毛病。而開始練習瑜伽後,她的頸椎再也沒有疼過。

  愛上瑜伽後,她去考瑜伽師資質,發現要考人體解剖學。“學了之後發現特別有用”,管冬梅說,比如有的人劈叉做不了“橫叉”,是受到髖關節結構的限制,就沒必要硬練。理論結合實踐,她意識到,瑜伽動作受限更多是取決於身體構造,“和年齡其實沒什麼關係”。當瑜伽教練也是如此,管冬梅常駐的門店負責人薛少魁告訴本報記者,他招募教練的條件是必須通過專業培訓、取得相關資質,年齡並不是問題。

4月19日,在北京豐台區某健身房內,管冬梅(黑衣者)在上瑜伽課。(王陽子辰 攝)
4月19日,在北京豐台區某健身房內,管冬梅(黑衣者)在上瑜伽課。(王陽子辰 攝)

“勞動最光榮,開心最重要”

  團課時間靈活,李誌傑找到了最舒適的節奏,不至於太勞累,又能掙到一份和退休金相當的收入。管冬梅則成功創業,在通州開了一家健身加盟店,兒子負責日常運營。

  “開店前辦貸款,開店後管財務,這些我以前都做過。”管冬梅說,“年輕時多幹些活、吃點苦沒關係,以後都會成為對你有用的經驗。”

  “健身已經成為我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不運動就會感到不自在。”李誌傑說,“剛退休時總感覺自己被社會淘汰了,很迷茫;電腦、手機App,這些數字鴻溝跨不過又跟不上,加倍焦慮。最鬱悶的時候就是靠健身走出來的。”

  現在,他會在空閑時用手機“搶單”,偶爾幫同事代課,“能幫到年輕人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兒”。

  在李誌傑看來,不管是健身還是做其他工作,退休後最好“要緊跟時代潮流,不斷積極進取。如果我天天在家,和社會脫節,一定會出現很多問題。所以,儘可能地融入社會,不要因為退休了就和社會不沾邊兒了”。

  身為長姐和母親的管冬梅考慮得更多,“我希望一輩子能獨立靠自己,不因為健康原因給家人帶來麻煩和負擔,同時能賺一點錢貼補家用”。

  作為“退休創業者”,管冬梅的經驗是,“任何行業都能創造財富,沒有高低之分。但有一點是不變的,那就是保持年輕心態,勞動最光榮,開心最重要”。

“老漂族”找新工作:職場不卷,也絕不躺平

  “健康”是現代人的剛需,和健身機構一樣,體檢中心的僱傭原則也是“技術優先”,年齡基本不是問題。

  在位於北京海澱區的某知名體檢中心,中醫師安阿姨每天從上午7點半到11點半要接待上百人,雖然忙碌,但68歲的安阿姨認為工作強度剛剛好,而且過得很有意義,“出來工作和在家待著不接觸社會,人的思維還是不一樣的”。

  安阿姨此前在黑龍江齊齊哈爾當醫生,後調到行政部門管業務,沒到55歲正式退休年齡就辦理了退養,之後開過診所。2018年,女兒把她接到北京。她不用帶孫子,也不愛旅遊,覺得“這個年齡待在家裡看看手機電腦電視,時間都荒廢了”,於是找了現在這份工作,一幹就是4年。

  安阿姨非常喜歡現在的職場氛圍,同事們來自五湖四海,多為退休醫生,“大家都是想找點事幹,主要是為了開心”。平時不用發論文、評先進,但中心經常組織培訓,讓大夫們更新專業知識,“還要考試,答不出來不讓上崗”。對此,安阿姨完全沒有壓力,“我之前搞臨床,雖然幹了七八年行政,但業務一直沒扔”。

  退休後工作不能“卷”,也絕不“躺平”。同樣因為跟著女兒生活而從東北移居北京的張阿姨認同這一點。她退休後經過培訓當了一名月嫂,挑選客戶時,她把目光對準了北京以外的地區。“深圳、成都我都去過”,張阿姨說,她喜歡去不同城市體驗風土人情,在各地僱主家住一個月,也不失為一種另類“深度遊”。

文化傳播使者、反興奮劑專家……換個賽道刷“經驗值”

  網紅博主成為年輕人青睞的職業,而老年人一旦跨越“數字鴻溝”,其知識儲備也許更具優勢。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6月,中國60歲以上網民達1.23億人。在此背景下,有退休者找到了新的從業途徑。

  65歲的退休公務員吳金光此前從事少數民族文化交流工作,2017年退休後,他積極更新微信公眾號“行走的記憶”和“金光工作室”,前者分享自己遊曆世界的見聞,後者定期請少數民族文化研究專家舉行線上講座。2020年,平台將他升級為“流量主”,公眾號從此有了廣告收入。有其他流量主表示,如果用心運營,平台的流量分成其實相當可觀。

  如果線下平台支持,以傳統方式做知識分享更受老年人歡迎。2015年退休的前外交官李哲現為北京外交人員語言文化中心的特聘教員,授課內容是他的發明專利——“琺瑯繕”陶瓷修復技藝。週一到週五,他課表滿檔,學員是來自世界各地的中國文化愛好者。

  67歲的宋雲曾是大學體育老師和教練,後到一家外企任工會主席。退休後,他回歸自己熱愛的體育圈,在中國賽艇協會反興奮劑辦公室工作,負責給運動員做“三品”(食品、藥品、營養品)防控,普及反興奮劑知識,幫助運動員完成反興奮劑教育參賽資格準入。“我和年輕的運動員相處很融洽,做上傳下達的工作也是我的長項。”宋雲說,“這幾年隊伍走到哪我就跟到哪,工作中還能鍛鍊身體,感覺很充實。” (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