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定哈蘭德 是曼城拿下歐冠的最後一塊拚圖嗎

2022年05月11日14:13
哈蘭德正式轉會曼城。
哈蘭德正式轉會曼城。

  5月10日晚,此前宣佈與哈蘭德達成加盟意向的曼城,官宣了挪威中鋒的加盟時間:7月1日,即歐洲夏窗正式開啟日。

  至此,瓜迪奧拉多年的“尋槍行動”,正式告一段落。現役最強高中鋒,將令“藍月亮”正式告別無鋒時代。

  2000年起,哈蘭德的父親阿爾夫,曾在曼城效力3個賽季,22年後,子承父業的埃爾林,加盟的轟動效應顯然更勝父親。

  但在德甲,這位效率、脾氣和傷病同樣突出的“天選之子”,會讓曼城補上最後短板,捧起那座魂牽夢縈的大耳杯嗎?

兒時的哈蘭德就穿著藍月亮球衣。
兒時的哈蘭德就穿著藍月亮球衣。

  情懷加持,各方“贏麻了”

  2019年冬,當拉伊奧拉全歐洲兜售哈蘭德時,只有多特蒙德滿足了意大利人高昂的佣金,以及略有侮辱性質的解約金條款。

  儘管上賽季多特蒙德沒有在哈蘭德違約金尚為1億歐元時高點套現,但如今以6000萬歐元出手,仍舊不虧。

  身為上市公司,多特蒙德敏銳地將這筆收入計入了下賽季財報,利潤仍在3500萬歐元以上。

  儘管本賽季備受傷病困擾,但哈蘭德仍是多特蒙德提前鎖定下季歐冠資格的頭號功臣,挪威人在兩個半賽季里還為球隊拿下一尊德國杯,在多特出售了桑喬等主力後,仍保持了足夠競爭力。

  此外,在哈蘭德確定轉會當天,多特蒙德股價大漲7%,球隊旋即預支挪威人轉會收益,買下兩位年輕國腳阿德耶米和施洛特貝克,加上此前自由轉會的聚勒,球隊前後場均得到補強,並未傷筋動骨。

  對於曼城而言,曠日持久的哈蘭德之爭由群口相聲變成獨角戲,誌在必得的他們也展示出了贏家風範。

哈蘭德的父親曾在曼城效力。
哈蘭德的父親曾在曼城效力。

  儘管按照英超章程,哈蘭德最快6月上旬就可以報到,但他們仍尊重了德甲的財務章程,也讓自己逃開了本賽季的歐足聯財政公平法案審查——畢竟,計入下賽季的轉會費,至少要在2年後才會被歐足聯全面審計,即便在這一過程中曼城支付了額外費用,對於球隊近期英超和歐冠征戰並無影響。

  而對於經紀哈蘭德轉會事宜的拉伊奧拉團隊而言,儘管拉伊奧拉本人在交易正式達成前不幸去世,但轉會本身並未受此影響。

  雖然最終佣金+簽字費並未如西班牙媒體所說合計1億歐元之巨,但曼城仍支付了哈蘭德本人和拉伊奧拉團隊3450萬英鎊,毫無疑問,這已經遠超了當年博格巴轉會曼聯時,拉伊奧拉拿到的2000萬歐元。

哈蘭德是未來足壇的絕對巨星。
哈蘭德是未來足壇的絕對巨星。

  進退皆宜

  至於哈蘭德本人,曼城無疑是綜合權衡下的最優解。

  撇開子承父業的情懷光環不提,皇馬雖然意圖招徠新絕代雙驕,但弗洛倫蒂諾嚴格的成本和薪水控製,不但讓拉伊奧拉們不爽,甚至連堅持“兒皇夢”許久的姆巴佩,近期都流露出了動搖情緒。

  忙著跟球員畫餅的巴薩,眼下仍未走出嚴重的財務危機——在西甲嚴厲的工資帽下,只能通過多種非薪資渠道“找補”,參與競爭更多是俱樂部形象的宣示。

  至於拜仁和巴黎,在沒有解決各自鋒線頭牌去留問題前,引入新矛顯然不明智。至於曼聯,留在多特也有歐冠可踢,何苦去歐聯甚至歐會杯扶貧?

  而曼城除去提供了哈蘭德接近德布勞內的第一檔薪資,主力中鋒位置更是虛位以待。

  比起西甲雙雄,哈蘭德在曼城並不需要事必躬親,只需在關鍵場合展現射術即可,競技壓力和比賽負荷來得更輕。

  更重要的是,曼城允許哈蘭德在合同中加入違約金條款,當雙方第一份合同到期時,球員和俱樂部處理未來也更靈活。

  對於才21歲、巔峰期仍相當漫長的哈蘭德而言,這是一份“進退皆宜”的雙向選擇。

哈蘭德能否適應英超的對抗?
哈蘭德能否適應英超的對抗?

  踢法、傷病仍是隱患

  牽手是既成事實,新問題旋即而來,瓜迪奧拉是讓哈蘭德逐漸融入曼城現有傳控體系,還是圍繞哈蘭德開發B計劃?

  目前來看,前一種可能性顯然更大。自2017年夏天開啟了“四億妄為”的買買買模式以來,各個位置上鳥槍換炮的曼城,基本完成了瓜帥的傳控改造,球隊多位主力目前都處於23-29歲的全盛期,且默契和自信是英超乃至全歐第一檔的存在。

  唯一的缺憾,也只是阿圭羅離隊後,缺少一位效率可靠的真9號。其間,無論是邊鋒群斯特林、福登、馬赫雷斯和熱蘇斯,還是本職中場的德布勞內和京多安,都曾頻繁客串,雖然球隊產量一直高企,但射門轉化率卻並不可觀。

  截至週三,曼城和利物浦雖然在英超同進89球,但曼城的進球效率並不及對手,在每場創造絕對機會能力略遜於對手(3.2比3.6),浪費機會能力卻更高(單場錯失機會1.7次比1.6次)。

  而與此同時,利物浦本賽季已有薩拉赫、若塔和馬內聯賽進球超過15個,而曼城則一個也沒有。

  多點開花固然讓對手更加難於防範,但關鍵時刻缺少一錘定音的主攻點,也是不爭事實。尤其在對壘皇馬兩戰,總能把機會轉化為進球的本澤馬,幾乎以一己之力摧垮了瓜迪奧拉的理想神殿。

哈蘭德為多特拿下德國杯冠軍。
哈蘭德為多特拿下德國杯冠軍。

  但一個常被人忽視的事實是,儘管有著令人豔羨的中鋒身板,哈蘭德卻不是傳統中鋒踢法。

  挪威人更喜歡在反擊中大步流星突破後完成爆射,本賽季小禁區內得分尤其是頭球破門比例,才逐漸達到尋常中鋒占比。

  但很顯然,空間對於秉持傳控的曼城,永遠是奢侈品。哈蘭德首先要做的,是在小禁區內爭頂、策應,甚至拉出禁區進行策應和傳導,而這些均非哈蘭德的長板。

  這也就意味著,此前兩個完整賽季各條戰線進球都超過40個的挪威人,將面臨出道以來最緩慢的節奏,和最頻繁的身體接觸。

  而英超的對抗尺度,絕非德甲可比——在多特蒙德兩年半時間里,哈蘭德大傷小病多達10次,累計缺勤超過100天。

  這也就意味著,不管瓜帥願意或者不願意,只有一名真9號的曼城,仍然需要一位可靠的後備。

  歐冠大結局?言之過早

  在最薄弱的位置上,補上未來足壇最頂尖的兩人之一。曼城的操作在何時何地,都可以打出滿分。然而,曼蘇爾家族和瓜迪奧拉心心唸唸的歐冠,果真就此觸手可及?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即便記性再差的球迷,也不該忘記去年8月梅西加盟巴黎聖日耳曼時,坊間一片大巴黎終結歐冠懸念的浮躁。

  但一年下來,不進反退的巴黎事與願違,歐冠再度被皇馬教做人,聯賽也踢得磕磕絆絆。整個春天,“MMN”都在刺耳的噓聲中度過。

  同樣,曼城看似最缺的是中鋒,但球隊深度問題顯然不是人員,而是思維和心態。

  這支以傳控為圭臬的新貴,固然給予球迷完美觀感,卻始終無法在攻守中取得平衡。上賽季,滴水不漏的迪亞斯和斯通斯,護航曼城在英超後發先至,更在歐冠悶死一眾進攻強隊首次觸及決賽。

  然而,沉醉於整活的瓜迪奧拉,無後腰的433被圖赫爾揪住狠打,著實咎由自取。

哈蘭德此前和京多安交換球衣。
哈蘭德此前和京多安交換球衣。

  而上週的歐冠半決賽,再度證明這支曼城的短板不是進攻,而是防守。

  這不是球員個人能力的問題,是全隊心態的問題。德布勞內“我們只能踢比對手多進一球的足球”,實在過於天真,倘若主作客進球規則仍在,曼城連加時賽都等不到。

  6分鍾被連下三城的曼城,缺的是一位能在逆境時罵醒隊友、不屈不撓的領袖,而不是前場巨星的一味堆積。

  如今,善打硬仗的老將費爾南迪尼奧離隊卻已進入倒計時,身為曼城隊長之一,巴西人的離去又意味著又少了一個能團結隊友的人。

  搞定哈蘭德固然好,但曼城離歐冠,從來不只是一個哈蘭德的距離。

  更多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