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幾年歐聯食白果 哥迪奧拿的問題在哪?

2022年05月05日13:45

  「我有過在歐聯賽場遭遇失敗,而且總是遭遇很大的打擊。」

  賽後記者會上,當被問到今場比賽是否是他生涯中最慘痛的失敗時,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用這句話說明了一切,「當年巴塞對陣車路士,我們兩回合的表現都很好,但未能進入決賽。」

  那場比賽,當托利斯Fernando Torres過掉華迪斯Victor Valdes的時候,隨同哥迪奧拿一起沮喪的是整個魯營,而在今晚,當球證奧爾薩托吹響比賽結束的哨音的時候,他所在的球場陷入了狂歡。

  場邊的球迷和場上的球員,創造了又一個「魔幻之夜」。

  當安察洛堤Carlo Ancelotti在首回合結束時,表示班拿貝球場需要做好準備,迎接又一個「魔幻之夜」。

  在那個時候,哥迪奧拿是更為從容的一方。

  他的球隊在首回合製造了4-3的比數優勢,而且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憑藉曼城今季的進攻火力,憑藉曼城在首回合製造的大量機會,他們可以在班拿貝球場收穫一粒入球。

  哥迪奧拿很可能也是這麼想的。

  所以今場比賽,他的球員在上半場踢得並不興奮。

  前15分鐘,他們只創造了一次威脅到高圖爾斯Thibaut Courtois的射門,來自於迪布尼Kevin De Bruyne的遠射,儘管後者並未為撲救伸展手腳:

  在首回合的這個時候,曼城已經攻入了兩球。

  在哥迪奧拿看來,「我們上半場的表現不是很好」,這的確有據可循,因為在上半場,曼城在進攻中的投入程度並不小。

  作為今場比賽需要限制雲尼斯奧斯(Vinicius Junior),而且有傷在身尚未徹底痊癒的獲加,他在進攻中還有這樣的套邊後上,參與進攻的職責:

  另外一個關鍵球員,就是在後場建立進攻時要幫助出球的貝拿度-施華(Bernardo Silva ),也要在進攻中大幅後上,來到左路幫助球隊打出最後一傳:

  如此大幅的移動,如此超額的投入,消耗的是球員的體能和精力,但不僅沒有換來入球,甚至連威脅進攻都寥寥無幾。

  很可能就是因為這一點,為哥迪奧拿在下半場的調整埋下了伏筆。

  下半場回來,總比數落後的皇馬明顯提高了比賽強度,威脅進攻的次數和強度明顯增加:

  高強度跑動驅動下的無球逼搶也開始上線:

  作為主攻一側,雲尼斯奧斯和賓施馬所帶來的左路進攻也比上半場提振了很多很多:

  於是在60分鐘區間,獲加倒下了。

  在賽前,哥迪奧拿接受採訪時就表示,他不喜歡冒險,但有些時候必須冒險,這指的就是獲加Kyle Walker的傷勢並沒有好到可以承受歐聯4強的強度,但為了限制雲尼斯奧斯這一點,他必須派上獲加。

  球員自己說可以盡力,但這帶來的就是一個潛在的換人調整,於是在獲加無法堅持的時候,哥迪奧拿決定用簡斯路Joao Cancelo改打右閘,再派上辛真高Oleksandr Zinchenko

  與此同時,他也用根度簡Ilkay Gundogan換下了迪布尼。

  在輸波結果已經確定的現在,這註定是一個充滿了爭議的換人決定。

  但從比賽的實際情況來說,迪布尼被換下並不奇怪,作為打在右中場,其實扮演進攻核心的比利時人來說,他無需在比賽中深度回防,同側的雲尼斯奧斯所帶來的防守壓力,由洛迪高高斯Rodrygo Goes和馬列斯Riyad Mahrez來解決。

  但即便如此,已經一身輕鬆的迪布尼也沒有為曼城的進攻帶來什麼貢獻。

  更何況,後備登場之後的根度簡還策動了曼城的入球攻勢,正是他的一腳斜傳,抓住了皇馬在雙線之間和橫向寬度上的空當:

  這粒入球的到來,符合了賽前所有人的預期:曼城可以在班拿貝收穫入球。

  正是這粒入球,讓曼城在比賽還剩最後20分鐘的時候收穫了兩球領先的優勢,於是哥迪奧拿的心態開始發生變化,他打算守住這個比數。

  這個動機下的換人調整,暴露了他對於足球的理解的狹隘。

  入球後的5分鐘,哥迪奧拿先用基亞利殊Jack Grealish換下了捷西斯Gabriel Jesus,隨後在第85分鐘的時候用費南甸奴Fernandinho換下了馬列斯Riyad Mahrez

  從球員特點來說,這顯然是加強控制和防守的兩步棋,而且基亞利殊在這種強度的比賽,最大的價值就是製造犯規,對於曼城來說,用符合足球的方式耗盡時間,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而換上費南甸奴,與洛迪高高斯組成雙防守中場,在哥迪奧拿看來,這就是在加強防守了。

  然而第89分鐘的這次防守形同虛設,讓皇馬直接殺進了右肋,洛迪高高斯和費南甸奴在後衛線身前又做了什麼呢?

  既然打定心思操起防守反擊,防守效果已然如此,如果還保有反擊能力,那還說得過去。

  但在連續的調整之下,曼城突前的隊員已經變成了科頓。

  這個賽季,科頓Philip Foden的表現非常出色,數據也非常漂亮,但在球隊逐漸被壓到後場30米區域的時候,科頓既不能成為柱蠆式,把球權穩在自己的腳下,也不能承擔反跑職責,用大範圍的跑動吸引皇馬中堅的移動。

  這樣一來,哥迪奧拿看起來是在打所謂的防守反擊,實際上卻變成了後場堆人,前場隱身的效果。想保住這個比數,只能等待時間耗盡、上天眷顧。

  可惜的是,上天眷顧的是皇家馬德里:

  關鍵的兩粒入球,洛迪高高斯成為了班拿貝的新英雄。

  攻入兩粒入球的過程中,洛迪高高斯的觸球次數並不多,他將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跑位、尋找空當、給曼城後衛製造防守壓力、搶在曼城後衛的身前完成搶點。

  這些工作,不會直觀地體現在數據上,但正是這些工作和關鍵時刻的兩次觸球,讓曼城所積累的兩球優勢,在轉瞬間蕩然無存。

  這就是哥迪奧拿無法理解的地方。

  進入加時賽之後,皇馬的進攻還在繼續,與此同時還在繼續出現的,是曼城防守中場球員和區域的無用和空虛:

  為了重新提起進攻端,哥迪奧拿在加時賽用史達寧換下了洛迪高高斯,球隊重新變回433,但基亞利殊和科頓支撐下的史達寧Raheem Sterling,還能打出什麼東西呢?

  大勢,在捷西斯下場的時候已經遠去了。

  於是憑藉賓施馬(Karim Benzema)的12碼命中,皇馬第一次佔據了總比數領先的優勢,而且將這個優勢牢牢地保持到了比賽結束的那一刻。

  同樣是需要保住比數,曼城只需堅持20分鐘,而皇馬需要堅持近30分鐘。

  曼城沒有做到,皇馬做到了。

  這背後的區別,就是教練對足球的理解。當安察洛堤的球隊需要入球的時候,他首先想到的是洛迪高高斯,當米利唐Eder Militao受傷,全隊需要保住比數的時候,他派上的球員是今季出場數少得可憐的華維迪。

  安察洛堤不會用中場球員代償前鋒職責,更不會用中場球員代償防守職責。

  前鋒再差,關鍵時刻也比能入球的中場球員要好,這就是洛迪高高斯體現出來的作用;後衛再差,關鍵時刻也比能防守的中場球員更能頂住壓力,這就是巴列霍上場的意義。

  這些道理,是哥迪奧拿所參不透的。

  關鍵時刻,他的球隊在一分鐘之內連續崩盤。

  陣地戰防守,向來是球隊奪冠的基本盤,因為進攻再強,逼搶再凶,控球率再高,總不會一直在進攻對手,總不會保持90分鐘的高位逼搶,總不會控球率直接達到100%。

  更何況,面前的對手是同樣強大的皇家馬德里。

  那麼,就需要做好無球時的所有東西,驅趕對手,壓迫對手,讓對手的進攻效率下降,清除危險,爭奪二點,這些都是足球的一部分。

  然而哥迪奧拿早就在採訪中說過,他的球隊基本不進行無球訓練:

  在聯賽,哥迪奧拿的球隊可以憑藉他喜歡的方式,早早收穫比數的大幅領先。

  很多時候,曼城的英超比賽只需要看前30分鐘,30分鐘到點兒關閉,第二天起床時,除了可能會錯過更多的入球之外,你不會看到讓你驚訝的結果。

  但在歐聯,你遇不到英超聯賽裡那樣的弱旅。

  窮盡表現出色的90分鐘,也只能在主場領先皇馬一球,而到了班拿貝的作客,想力保最後的20分鐘,卻成為了對手上演奇蹟的背景板。

  這是哥迪奧拿的宿命,而在宿命的背後,是他的畫地自牢。

  (牧子)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